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河南国企去“僵尸” 沉疴痼疾焕发新动能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 / 高金霞


从拉网式无缝隙督导、“上门找问题”,到清单管理、挂图作战的“六个一”工作法,及现场办公办交流、边问边答,继2017年全部完成全省企业剥离办社会之后,河南国企改革又全面拉开了声势浩大的上千家去“僵尸企业”的改革大幕。

相关数据显示,自2017年9月开始处置“僵尸企业”以来,通过兼并重组、债务重组、破产重整、破产清算等方式,河南国企改革已完成全体总目标的50%,去“僵尸企业”500余家。

据了解,根据全省总目标推进速度,河南一直在大步向前,欲在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省属国企去“僵尸企业”;9月30日前,完成全省各地级市、县去“僵尸企业”的全部工作。

沉疴痼疾阻碍经济发展

所谓“僵尸企业”,是指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或资不抵债、已经丧失自我发展能力与市场活力、以政府财政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经营的企业。它占用了大量实物、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成为地方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拦路石”。

相关数据显示,通过摸底排查,河南共有1055户国有“僵尸企业”需要处置。其中,省属僵尸企业205户(省管企业168户、省直企业37户),市县属“僵尸企业”850户。河南能化集团、平煤神马集团及郑煤集团、安钢集团“三煤一钢”企业,成为河南“僵尸企业”的重灾区,总户数达90多家,占省管企业的5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以上河南“僵尸企业”中,历史跨度最长的达近30年,还有十几年处于僵尸状态的企业,成为沉疴痼疾,一直悬而未决。

“去僵尸企业是实行供给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内容,大量的‘僵尸企业’占有资源,恶化着资源的优化配置,对健康经济的侵害非常大。”河南省政府国资委主任李涛接受媒体采访如是表示。

相关人士认为,“僵尸企业”之所以“僵”而不死,主要是依赖非市场因素生存。已经成为国企提质增效、可持续发展的一大障碍。“僵尸企业”会进一步蔓延成“僵尸经济”,使得社会与市场丧失活力,落入“僵尸经济陷阱”。

要么“入土为安”,要么“置之死地而后生”。

李涛说,“僵尸企业”处置工作事关国企改革攻坚战的成败,事关广大国企职工切身利益,事关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调整,必须加快推进。

2017年河南省提出牢牢抓住“僵尸企业”处置这个牛鼻子,奋力发起国有企业改革总攻坚,用1年时间完成全省“僵尸企业”的处置任务,以此带动企业产权结构、组织结构和治理结构的深化改革。

为更快更好地推进“僵尸企业”处置工作,河南省国企改革办,在事前进行了立足于全地域、拉网式、无缝隙督导。聚焦难点、狠抓落实,列出工作重点和问题清单,对各市、县与省管企业按要求,总结工作,剖析问题,研究举措,提升工作的精细程度,对“僵尸企业”分类实施,一企一策。

2017年4月,河南省国资委、省财政厅、省人社厅、省高法等12家单位联合下发了《关于省属企业处置“僵尸企业”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以来,又相继出台了《关于省属企业处置“僵尸企业”的若干意见》《关于建立“僵尸企业”职工安置实名制信处采集报送机制的通知》等相关配套政策性文件。

“要在摸清底子、掌握情况的基础上,在坚持少破产清算、多兼并重组的大原则下,实行区别对待、分类指导。该重组的重组,该出清的出清,该转让的转让,该破产的破产。”2017年6月,河南省省长陈润儿在国企改革专题会上,开出处置“僵尸企业”的药方。

针对“僵尸企业”处置中存在的债务处理难、资产处置难、人员安置难、破产退出难等问题,河南综合施策,形成了“僵尸企业”处置“1+N”的政策体系。

让“僵尸”重生 焕发新动能 

去“僵尸企业”并不一定等于关闭或死掉。重生焕发新动能,更为难能可贵。

作为年营收及资产“双千亿”的企业,平煤神马更是河南“三煤一钢”传统大型国企的代表。从去产能、产业转型升级,到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走在河南国企改革的前列。

在这次处置“僵尸企业”过程中,平煤神马依然大步流星地向前推进,又成为河南去“僵尸企业”的闪亮新名片。其下属“僵尸企业”17家,截至目前已全部处置完成。

据了解,平煤神马下属“僵尸企业”以建材、化工、环保设备、制革等行业为主,而建材是重中之重。结合行业特点与实际,在河南去“僵尸企业”“一企一策”的总原则下,平煤神马采取分类处置,以“重组救活为主,破产退出为辅”的基本准则,通过破产、股权转让及兼并重组,积极实施去“僵尸企业”。

结合产业转型升级,改造提升一批。来自平煤神马提供的材料显示,该集团紧紧抓住平顶山地方政府“退城进园”的政策机遇,利用政府返还的近20亿元资金,在尼龙化工、精细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新上一批产业升级项目,逐步把橡胶轮胎、飞行化工、三梭纺织等长期困难单位转产搬迁到产业集聚区,并分流安置职工1万余人。

与国家战略相结合,“走出去”发展一批。平煤神马主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联合中国机械工业公司,积极与俄罗斯伊尔库斯克石油公司开展项目合作,有效盘活集团下属蓝天化工公司长期闲置资产。

其次,与降低企业杠杆率相结合,托管经营一批。以选择内部关联优势企业,通过契约形式,进行托管经营。例如,“僵尸企业”蓝天化工由尼龙化工托管、新乡正华由氯碱发展托管,不仅降低了重组带来的投资风险和主业杠杆率,而且进一步整合了内部资源,有效提升和改善了“僵尸企业”的经营状况。

事实上,从去产能、混合所有制到“僵尸企业”处置,平煤神马一直与产业转型升级相融合,以经济效益和发展前景好的新项目建设,从根本上解决资产处置、人员安置和发展动能转换等问题。

截至目前,平煤神马下属的飞行化工公司、橡胶轮胎公司等困难企业通过建设新项目,成功实现了转型与新旧动能的转换,许多职工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开封炭素公司新项目盈利能力显著增强,对煤炭等主业实现反哺。

平煤神马的成功经验,只是河南处置“僵尸企业”的典型案例之一。

相关材料显示,通过现场办公会与督导,省级领导亲自深入一线等方式方法,河南省管企业与地级市、县地方国企,现已完成处置“僵尸企业”500余户。安阳、鹤壁、固始等地市、县,及省管企业的平煤神马集团、交通厅下属企业等也已完成。

“当前成绩的取得与工作推进,来自于多方努力与付出。”负责“僵尸企业”处置工作的河南省国资委经济合作处处长马恒坤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河南全省处置“僵尸企业”,实行周报统计,从省管企业到地方政府,都很辛苦。

例如,“三煤一钢”企业建立了主要负责同志亲自抓、分管负责同志具体抓的工作机制。河南能化集团实行“专案、专人、专班”管理,有力促进工作开展。

各地市、县,对“僵尸企业”处置工作进行安排部署。绝大部分省辖市成立以市长为组长、分管副市长为副省长的工作领导小组、 成立专人专班、 细化分解目标、强化督导考核。省高院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指导各级法院,加强府院联动,积极支持各地、 各企业依法破产和涉案诉讼的处理。

河南省财政、人社、 国土、 工商、税务、金融等部门也在资金支持、社保政策、人员安置、清算注销等方面积极协调解决问题,开辟绿色通道,有力支持了“僵尸企业”处置。

南阳市更是制定了土地、职工安置和社保等方面政策,对“三无两有”企业职工安置费列入财政预算。平顶山市把“僵尸企业”分为商贸、物资、盐业、县(市)属四类,逐户分析研判,现场研究解决问题。新乡市出台了《关于处置国有“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处置“僵尸企业”的10条专项支持政策。洛阳市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破产审判促进“僵尸企业”出清的指导意见》,稳妥推进“僵尸企业”出清工作。

根据规定,河南剩下50%的僵尸企业,省属企业原则上6月30日前完成;市县原则上8月30前基本完成,9月底要组织全省验收,完成好的给予表彰,完成任务差的要予以问责。

难以偿还的历史欠账

“僵尸企业”的处置并非一帆风顺,因涉及领域广、要求高、程序复杂,人员安置、资产处置及债务处理一直成为困扰企业的难题。

以平煤神马为例。其下属17家“僵尸企业”中,大量职工需要安置,该集团在充分尊重职工意愿的基础上,通过解除劳动关系、内部退养、转岗分流、自谋职业等多种渠道安置职工。

为此,平煤神马内部专门设立了一只50亿元的创业基金,给内部分流员工提供再创业的启动资金。目前,已有不少分流员工使用这笔基金进行创业。

原则上,按照豫国资文﹝2017﹞16号文件规定,安置职工费用可以申请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或省财政资金解决。但目前相关部门还未出台具体办法、明确标准,资金补助支持全由企业自己解决。 

不仅是平煤神马及其他省管企业,受这一难题困扰的还有各地级市、县的政府部门。

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僵尸企业”大多是三十多年改革剩下的老顽固、硬骨头,有的资产债务体量大、处置损失难以承受;有的信访稳定隐患多难以化解;有的官司缠身处置工作难以推进;还有的是分流安置职工既缺钱又无空间。

而剩下的市、县400多户“僵尸企业”,虽然总体的资产债务总量没有省属企业大,但涉及的职工人数几乎是省属企业的10多倍,达11万余人,还有7万多离退休人员尚未实现社会化管理,无形中又增加了处置的难度。

首先是历史欠账太多。有些地市、县需要给几万职工补缴几亿,甚至是10亿元以上的社保与住房公积金。在每年财政收入有限的现实面前,拿出这样一笔安置费,地方财政资金缺口太大、太过吃力,这也是很多政府部门一直拖延、想逃避的原因所在。

其次是债务处置。一个僵尸企业要破产,就等于大量投资收不回。作为传统工业企业,每家僵尸企业欠外债20亿元至30亿元的占多数。

作为集团总公司,平煤神马当初为支持下属子公司经营发展,以“统贷统还”的方式,向银行担保贷款,再由平煤神马分给下属企业。时至今日,当初的下级子公司成为僵尸企业,在无力偿还的情况下,根据“谁家孩子谁抱走”的原则,全由平煤神马集团总公司一力承担。如此一来,如果处置不当,银行催还贷款,不仅会导致集团资产负债率陡然升高,威胁资金链安全,也将给集团带来巨额亏损。

不仅仅平煤神马,还有世界500强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以及河南其他集团总公司是亟须解决的。

有人曾呼吁,河南相关部门落实豫国资文﹝2017﹞16号文件规定,出台具体实施细则,对于“僵尸企业”欠集团总公司统贷统还的借款,协调相关银行与相关集团总公司进行审核给予确认,达成贷款分割划转协议,由具有金融牌照的资产管理公司向金融机构购买债权集中处理。

其次,对于各“僵尸企业”欠集团总公司的债务,给予国企改革发展基金以注入资本金在一定年限后回购的方式解决。

就像空头支票一样,相关文件规定的具体实施细则,迟迟没有出台。

马恒坤向《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与银行协商、沟通。而“统贷统还”的问题,已成为去“僵尸企业”卡脖子工程,一直无法达成共识。

对于银行而言,当初谁担保贷款,理应由谁还款,合情合理,合法合规。任何一家银行都不愿接受无辜的坏账。

“目前来看,想让国家再出台一些新的政策,基本不太可能。”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欣新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为避免出现逃债现象,及企业危机向国家金融危机转化,减免债务方面的政策是不太可能的。

王欣新表示, 按破产法条例,在财务方面几乎没有调整的空间。集团总公司担保了就应承担保证责任与法律责任。

陷入两难的资产处置

大量僵尸企业处置后,就剩下大量的不良资产。

作为集团总公司而言,在投资收不回、又欠大笔外债的情况下,僵尸企业的资产就面临着进入法律程序进行核销,也意味着变相提高了集团总公司的负债率。

按照现有的财务制度,哪一年处置僵尸企业哪一年核销,破产一家核销一家。但在当前集中处置僵尸企业的情况下,每家大的集团总公司都面临着十几家、甚至是几十家的僵尸企业破产压力,资产处置带来的经济损失,将使企业雪上加霜。稍有偏差,是否会形成大“僵尸企业”,还有待探讨。

“假如按财务规则处置,就提高了集团总公司负债率,会使企业受不了。如果放任不理,又不符合国家当前国企改革的大方向与财务政策。”马恒坤表示,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题。

事实上,河南国资委一直在探索寻求解决办法。他们甚至在思考,中央四大资产公司及地方国有资产平台公司,能不能对债权或资产进行收购。也就是说,“僵尸企业”破产带来的损失暂时移交给资产平台公司,集团总公司在经营状况好转后,以5年或6年时间,逐年分期付款,再慢慢把以上不良资产进行回购。

马恒坤说,这样就大大减小了不良资产对集团总公司的财务影响。

“这是一种可以考虑的方法,也要看具体情况。”王欣新向《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资产处理有很多方法,有的做得好,有的做得不好。方法本身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合法与否,只要法律允许的都可以。

他说,至于做的过程中,就要因地制宜,因企业制宜。具体条件,就是保障所有人的权利关系,这是一个不断探索和完善的过程。

对于当前国企去“僵尸企业”,王欣新有着自己的见解。

他说,我们国家现在是市场经济,不管是民营还是国企,原则上都在市场中充分竞争,优胜劣汰。从这个角度而言,是不是国企都不应当有什么特殊的待遇,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其次,国企会涉及一些特殊的问题。例如,破产后的职工安置、社会接收问题等,在一些特定问题上,考虑历史的成因及现实问题,国家可能会给予一些特殊政策。

但从经营角度而言,一般性原则应该是充分竞争。现在的国企,在经营贷款方面,已经受到一定的特殊待遇了,所以在经营过程中,不应该现给特殊政策,估计国家也不会考虑再给什么新的政策。

当然,在退出过程中,一些特殊问题,在过去的政策中也都考虑到了。如果说需要再完善的话,不是完善对国企退出机制怎么做,而是完善整个市场的退出机制问题。

例如,简易注销程序、进入破产程序后怎么解决税务注销问题,如果企业进行挽救过程中,怎么给予税收的优惠等问题,这些是整个市场所有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是中央政府正在考虑解决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