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向非:公众诚信也有塔西佗陷阱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评论员 / 向非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的一系列“朝令夕改”——从“特金会”到中美贸易战,再到恢复对欧、加等传统盟友加征钢铝关税——令观察者们眼花缭乱。有人继续感慨特朗普的“商人气质”,认为这是他在以自己的信誉为谈判交易赢得最后筹码;也有观察者认为这是有意识地“搅浑水”,其背后是特朗普独有的压力测试和深谋远虑。

而更多普罗大众看到的,则是“说了不一定算”的美国新总统——在中文网络,特朗普已经开始被部分网民喊作“特离谱”。

公众不是观察家,某一事件一旦进入公众视野,群体主流反应和认知是建立在社会平均受教育程度基础上的,很多时候,这些认知与观察家们的看法并不一致,甚至可能相去甚远,但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世界。

以10年前肇端于美国的世界金融危机为例:当年,这些华尔街精英以金融创新为名,将高风险的次级贷款包装成“漂亮”的金融产品,并“甩锅”给公众,引发公众信任危机,虚拟经济随之坍塌,全球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新兴经济体发展减速接踵而至。从“占领华尔街”到民粹思潮全球蔓延;从日渐其盛的社会极化到多国政党右翼化,轰轰烈烈的全球化钟摆从此转入逆行……

所以,善治者会非常重视那些进入公众视野的事件及后续处理,因为这是塑造社会人心和传播价值观的重要节点,其所承载的信息和价值会辐射周边,成为社会共识、思潮乃至传统。

儒家经典会说“刑不上大夫”。撇开今天的法制平等观念和阶级分析视角,其实,儒家强调的,是维护“大夫”作为“士”之载体所承载的精神价值。宁使承载这些价值的身体向隅自裁也不当众辱杀,是在社会和乡邻中维护“士”的价值观,以避免多年构建的价值体系的崩溃和失序。

从这个意义上看,特朗普政府当下的诸多做法,对公众和社会人心的影响便值得关注: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以孤立视角评判发展得失,频繁引用贸易保护主义条款阻断全球价值链;以单边主义视角退出“巴黎协定”“伊核协议”,并不顾他人感受只从自己战略出发迁馆耶路撒冷等,加之内政外交的朝令夕改,令短期交易心态和功利主义价值取向向公众弥散。

商业上也是如此,一个缺乏长远价值理念、太看重眼前利益的功利主义营商环境,注定是低效的、不经济的。大到世界局势,小到一个村庄,莫不如此。

举个例子。有朋友清明时曾到杭州龙井问茶,随便进了一家农户后,他指着一款茶询价,店主随口说每斤500元。再指旁边两款茶问,分别报价是800元和1200元。

朋友说,他听完报价后,心理活动非常复杂:面对热情的店家,以及外行根本无从判断等级的龙井茶,他觉得这一领域店家是否有诚信太重要了,“因为我没法知道,为什么这三款茶的价格不是300元、500元和800元,而是500元、800元和1200元”?

在无暇货比三家的情况下,这个朋友以止损思路买了500元那一款,喝着也还挺好,手里也有店家递上的名片,但并不会电话续买——因为还是不敢信任。

同理,龙井村卖茶的这位店主的利益也没有得到拓展:因为国内诚信大环境仍未达标,他的诚信(或不诚信)都无法被证明,因而至少失去了这一单扩大生意的可能。

这让笔者想起以前在香港工作时的一件事:几个朋友相约去离岛玩,需坐船。在众多船家中随便选了一家,买了船票,等船时便去附近饭店吃饭。从饭店并不能看到船家,但大家也都很踏实,没人担心船家会弃我们而去。

向公众传递诚信,营造诚信的大环境,会令商业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非常轻松:能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交易,发个名片就能源源不断地卖茶,打个电话也就能随时喝茶,而不会像我们每天看到的世界新闻一样,担心有约不赴,或签好的协议作废。

以契约精神为核心载体之一的市场经济中,设若各交易主体均能秉持诚信原则入场,必将大大降低交易成本;对于单个交易主体而言,诚信无异于黄金。正如有学者所说,一切可以通过交易获得的要素,都不会必然构成企业核心竞争力,而作为市场最稀缺资源的诚信,恰恰是最具价值而又买不来的。

“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都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相反,一旦某个企业因为诚信而成为人们青睐的对象,他做的好事自不必说,偶尔失误也能得到适度宽容。

“塔西佗陷阱”从来不会远离企业。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