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5G之战与大国之争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高金霞

2018年,是全球各国对移动网络5G部署进入白热化的一年。

5月21日至25日,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3GPP在韩国釜山举办了5G第一阶段标准的最终会议,确定5G商业化相关标准技术,第一版5G标准或在6月美国正式出炉。国际标准的就位,也意味着全球5G进程将快速提升。

根据各国公开报道显示,中国运营商表示将在2018年组建大规模试验网,最快2020年正式商用5G网络;美国四大运营商亦公布各自第一阶段5G部署时间表,集中在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欧盟也确定开放5G频谱,并要求在2018年开始预商用测试。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爱立信为代表的瑞典、三星为代表的韩国、诺基亚为代表的芬兰,及高通为代表的美国,都在竞相争夺未来移动网络5G技术标准的话语权。

其中,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暂领风骚,也成为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压制的对象。

那么,在这场日趋白热化的5G竞速角逐中,世界竞争格局现状是什么?什么是5G标准,由谁来确定?

5G不仅是技术标准

5G的全球通信标准不仅是一项技术标准,而是关系到产业发展和国家战略。

就像十五年前,基于PC和互联网的标准,从架构到核心协议均由美国来定义,使得美国在整个互联网产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英特尔、IBM、微软、Google等企业成为全球PC和互联网的主导,在影响世界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同时,也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5G的真正推手应该是工业,因为它能提供更高的可靠性、更快的速度。长期看,5G将不仅仅应用在手机上,还将为数以十亿计、未来需要接入网络的设备——从无人驾驶汽车到智能城市设施,提供无线连接。

5G标准由诸多技术组成,编码是非常基础的技术。国际业内人士一致认为,谁在基础标准研究方面确立优势,谁就能在未业的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

“自己掌握通信标准,自己建设通信网络,对信息安全、甚至国家安全都可以带来极大保障。”相关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5G相关标准中,世界各大阵营曾一度就信道编码标准展开激烈争辩。

此前,3GPP组织确定5G标准化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启动R15为5G标准,于2018年6月完成独立组网的技术标准确定,具体包括支持增强移动宽带和低时延、高可靠物联网,完成网络接口协议;第二阶段启动R16为5G标准,于2019年12月完成满足ITU(国际电信联盟)全部要求的完整的5G标准,才算最终“盖章”定论。

在今年5月21日至25日的韩国釜山会议上,来自芯片组、手机和设备供应商、移动运营商等约1500名标准专家参加会议,讨论内容包括,提供超高速数据和超低时延的5G无线接入技术,以及用于5G终端的一致性测试方法等。并于6月,在美国举行的3GPP会议上最终确定5G第一阶段标准。

所谓3GPP组织,于1998年成立于3G时代,由多个电信标准组织签署《第三代伙伴计划协议》,并制定了3G时代全球适用技术规范和技术报告。由此,一直延续到4G时代,再到5G时代。

作为开发5G通讯标准技术的组织,3GPP目前有超过550多家公司会员参与,由16个工作组组成,负责制定终端、基站和系统端到端技术的标准规范。

“包括华为、爱立信等几大国际通信设备商、高通及Intel等话语权较大,担任各小组的主席、副主席等职务。”通信独立分析师付亮接受媒体采访表示,目前,华为、中兴、大唐、小米、酷派、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几十家中国企业或机构,均是3GPP的伙伴。

3GPP组织的工作方式是以达成共识为目的。技术提案是否通过,取决是否有人反对,而不是按比例的少数服从多数。

为保证全员通过,参与5G技术研发的公司之间,竞争已趋白热化。为了拉票,拥有重要专利的5G通信设备厂商,以给对方减免部分专利授权费等方式来争取和斡旋。很多公司基于自己利益最大化,在投票中都有可能更改自己的立场。最终形成统一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运营商和消费者而言,4G 并不会消失,而且应用已经足够好。游戏、音乐等在3G就已经足够。

中美之争

经历2G时代的一无所有、3G时代登上舞台、4G时代基本并跑,在5G时代未雨绸缪,奋力追赶。与中国70年建国大业一样,中国移动通信史也经历了积贫积弱,到自强不息的发展历程。

在5G相关标准中,世界各大阵营一度曾就信道编码标准争辩激烈。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阵营支持Turbo,以美国为代表的阵营支持LDPC,中国也以Polar来抗衡。

2016年,中国在信道编码领域首次突破。以华为主导的Polar码方案击败美国高通主推的LDPC方案,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LDPC成为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

编码是5G标准中最基础的技术,为中国在5G标准中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奠定了基础。

“中国政府已将5G放在国家战略的高度,对5G发展给予大力支持并进行了全面部署。面向未来,中国和全球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朴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中国在5G的谋篇布局早已开始。

2013年,中国就由工信部、发改委和科技部联合成立了5G推进组,全面推进5G需求、技术、标准、产业、应用及国际合作等工作。同时,中国早已将5G发展纳入到国家顶层设计之中,并制定了清晰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曾向媒体表示,中国于2016年9月完成第一阶段,即关键技术验证测试;2017年12月完成第二阶段,即技术方案验证测试;2018年启动的是第三阶段系统验证测试,制定并发布第三阶段试验第一批规范,成为5G预商用设备研发与测试的重要依据。

事实上,中兴一直充当了中国5G先锋的角色,这也被认为是其遭受美国制裁的重要原因。

在2014年4G还未普及时,在荷兰举办的5G World Summit上,中兴就在业界率先提出Pre5G概念,提前部署5G技术,让4G网络获得大幅度的性能提升,用户使用4G终端也能获得接近5G的体验。很快,中兴联手多家运营商,与中国移动、高通等合作Pre5G网络部署,并在全球60多个国家部署110多个网络,与意大利Wind Tre、比利时Telenet、西班牙电信、韩国KT等多家运营商签订5G战略合作协议。

2015年,中兴通讯正式发布基带射频一体化Pre5G基站。年底,中兴的Pre5G实现了小规模商用,一度引发业界关注。2017年2月,中兴发布了全球首款Gigabit Phone千兆手机。并荣登3GPP 5G新空口标准主编席位,直接在在制订5G标准的组织崭露头角,并计划于2020年Q3提交完整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另一大通信设备商华为,推出了首款3GPP标准的5G商用芯片,可用于CPE终端产品。

华为与中兴优秀表现,使美国感到威胁。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及美国CNN和CNET等媒体纷纷刊文表示,中国在5G布局上咄咄逼人,通讯科技已超越美国将赢得5G竞争。

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的一纸禁令,直接打乱中国原定于2020年5G商用计划。

为避免中兴同样遭遇,以引领移动网络5G的开发和设计,华为在今年的4月21日宣布所有产品退出美国市场。材料显示,2017年华为研发预算增长17%至143亿美元。超过爱立信和诺基亚的总和,后者去年的研发支出分别为46亿美元、60亿美元。 

无线技术公司Inter Digital Inc的计算显示,去年5G标准的方案提交中有34%的方案来自中国公司,成为提交方案最多的国家。

根据无线专利开发商InterDigital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初,华为向规范制定小组3GPP提交了234份提案,高于排在第二位的爱立信的214份。
对于华为在5G的突破与崛起,美国特朗普政府已清楚地表示,不希望看到华为及其中国同行主导电信设备行业,担心中国会通过这些设备,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或对其发动网络攻击。

“目前中国正快速稳步推动5G商用进程。2019年下半年5G初步具备商用条件。”工信部在2018年4月22日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发布的《5G发展前景及政策导向》表示。

东北亚大国之战   

暂时领先不等于永久超越。

近年来,全球各国都在对5G加紧布局。目前5G已经进入国际标准研制的关键阶段,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纷纷明确了5G商用计划的“时间表”,全球5G频谱共识也已初步形成。

5G的话语权,是最终获批的核心专利数。去年,美国高通就公布了5G的专利收费计划,对每台使用其专利的手机收费2.275%到5%。也就是说,国内大多数安卓厂商每卖出一台售价3000元的手机,就需要向高通支付68元到150元的专利费用。

高通从3G时代就占据了通信技术专利的有利地位,其“标准必要专利”在4G时代的3GPP标准中,以10.5%的份额占据了第一的位置。意味着,只要是3G/4G/5G手机,就会无可避免地使用高通的专利,需要向其支付专利许可费用或取得专利交叉许可。

事实上,各厂商都早已开始布局5G,并申请相应专利。截至今年5月,韩国三星电子以1254项专利,成为3GPP申报5G标准专利公司名单的第一位。

反观中国企业,中兴在5G领域战略布局专利,全球超过2000件。但并未全部获得欧洲电信标准化组织(ETSI)的认可。华为于年初发布首款3GPP标准5G商用芯片和终端,并在国内外实现多个5G部署,但5G专利数仍然居于其他国家企业之后。

中国在5G道路上任重道远,美国压力也很大。

电信分析师付亮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美国目前供货商减少,使得竞争不够充分。全球设备本来就没有多少家,剩下的企业垄断性更强,报出的价格更高,应对运营商和客户需求的动力会更弱。”

除此之外,美国布局5G,频率分配是另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在频率分配方面,在中频部分美国还需要进行协调。”相关业内人士表示,美国目前分配的频率比较高,更容易受到雨、雾、建筑物和树木的干扰,需要更多的天线来维持信号,某种意义上,并不适用无线蜂窝网络,所以走不长远。

另一方面,虽然美国非常清楚5G的价值,甚至想自己建设5G网络并租给电信运营商使用,但能否实现或是电信运营商有多大精力投入建设,现在尚不明朗。

跳出中美5G之争,观全球竞争格局。除中国、美国是5G应用大国外,就是欧盟各国。

2016年,欧盟发布了“5G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将在2018年开始预商用测试,到2020年,每个成员国家至少选择一个主要城市完成5G部署,并在2025年之前完成主要公路和铁路的5G部署。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第一张5G预商用网络由中兴通讯中标。

同一时期的美国已开始为5G分配频率,中国也已发布5G系统在中频段内频率的使用规划。而欧洲国家还在为关于无线电波频谱的分配而“争论不休”:一方面欧盟议员已经决定,在20年时间里释放5G无线电频率,而另一方面,众多业内机构却表示需要更多的投资。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欧盟是个分散的体系,所以想在这部分问题上达成一致确实存在困难,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业界对欧洲部署5G的情况却有很多消极的声音。“欧洲在5G承诺和部署方面明显落后于中国和北美。”CCS Insight研究主管本伍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欧盟各国在5G领域落后其中一个原因是投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表示,欧洲近些年经济较为低迷,互联网整体业务发展情况并不乐观,从运营商网络投资方面,投入和产出比不高。

王志勤说,欧洲在发展3G、4G的时候,在频率拍卖方面,政府收取了比较高额的频率占用费,对企业造成一定的成本压力没能抢占先机,所以5G发展缓慢也是挺自然的事。

相较于欧盟的分散与缓慢,亚洲在5G开发上迎来新的机遇。

2018年5月28日,中日韩三国信息与通信部长级会议在东京召开。会议前一天,日本总务相野田圣子与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部长苗圩举行会谈,双方就积极推动中日两国企业在5G技术研发方面的合作达成一致。

目前全球比较领先的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在以国家力量对5G进行持续投入。以美国为例,Verizon等运营商计划在2018年就“商用”5G;日本、韩国则利用冬奥会、奥运会举办的契机加快推动5G成熟。

纵观世界5G发展水平,相关人士作出预判,以中国华为、韩国三星、瑞典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为代表的东北亚将会占据领先地位,中日韩在技术实力、经济能力上有优势,对5G发展拉动经济也寄予了较大希望。

以上业内人士表示,世界其他地区市场规模不够大,一般情况下很难超越东北亚的发展水平。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