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凯风:再塑中日经贸行稳致远之势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评论员 / 凯风

5月上旬,中日韩三国重启对话,时隔两年半后在东京举行第七次领导人会议。中国总理也在时隔八年后,对日本进行了正式访问。中日关系出现重大转圜。

“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中日关系近年历经坎坷,甚至一度到了缺乏政治互信的程度。能够走到今天重新坐在一起,可谓大势使然。

东亚特别是中日之间出现这样新局面的原因,一是随着中美日俄韩朝之间各双边和多边关系的新变化,相关国家基于各自政经形势考虑而进行的新的战略权衡与调整;二是在逆全球化的大形势下,中日韩对于自由贸易及多边开放理念的深刻共识。

经贸关系是国际和区域关系的晴雨表与压舱石。面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抬头,东亚特别是中日则愿意通过共同行动,改善双边关系,推动区域合作。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双方重新坐到一起,事实上也是两国自2008年发表《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以来,从企业到民间,内在涌动的强烈合作需求的必然结果。多项统计数据显示,中日经贸、科技、人文领域的合作交流已重现增长势头。随着中国国力的日益增强,这种势头已由过去相对的“一方通行”转变成“双向通行”,尤以经贸合作与交流最为突出。

2017年,中日贸易额重新回到3000亿美元规模,比上年增长10.1%;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再现增长,为32.6亿美元,超过2012年水平,累计对华投资达1087.6亿美元,位居外商累计对华投资额榜首。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最新调查,在华日企已进入扩大投资的新阶段,约有40%的日本企业计划扩大中国业务,其中食品产业达54%,中高端制造业也开始扩大生产和销售。

中国对日直接投资额也呈增长态势,至2017年底达34.4亿美元。中国企业在日开疆拓土案例日渐增多,涉及制造、金融、电气、通信、软件和网络等众多领域。中国共享经济企业竞相进驻日本。一些有市场前景但缺乏资金的日本中小创新型企业得到中国资本的输血。同时,中国还成为日本最大旅游客源国,2017年中国访日游客达735.6万人次,约占访日外国游客总数的1/4。

不得不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五年来在世界各国收获的积极响应与合作大潮,是推动中日经贸关系前行的重要原因。在日本,有关“一带一路”的研讨从未中断,许多日本企业及工商、金融界人士和经济学者都表示,日本应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发展两国更加紧密的经济关系,提出未来中日两国企业可以在“一带一路”沿线的第三国市场开展合作。

如果说,此前日本经济界对转型中的中国经济还非常担心,那么现在,用日本学者的话说,这种过度担忧已基本消失,日本企业开始更多关注中国经济的潜力和成长性。毕竟,这样一个经济规模和增长速度兼具的邻近大国非常难得——即使按6%的增长速度,中国一年就可以形成相当于瑞士、瑞典两个经济体合计的体量。

“向西看”正成为日本许多地方规划经济发展战略的热门词汇。日本眼中的中国已从“世界工厂”变为可以合作乃至“搭车”的巨量经济体;另一方面,日本对自身的经济现状也有清醒的认识,包括劳动力供给不足、巨额国债、创新效率不高、国内消费不振、企业不肯在国内投资、社保压力过大、受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影响等,因此更看重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与交流。

同样,日本这个人口居世界第十,国土面积为世界第六十三,却在世界经济第二、三把交椅上已坐了大约40年的邻居,对于中国下一步的经济社会发展乃至国际战略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目前日本经济正处于战后最长景气周期。据测算,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后,日本可能产生的经济效应和投资,规模可达约30万亿日元。日本在经济高速增长期(1953-1973年)建造的交通和公共设施已陆续进入更换周期,加之从东京到名古屋的磁悬浮列车、全国性减灾防灾设施建设、城市再生计划和智能城市建设,以及一些地方弥补高速交通缺环的建设等,都将产生巨大的投资和基建需求。

与此同时,日本拥有雄厚的技术、人才和市场,在城市管理、环境治理、乡村建设、地方振兴、应对人口减少和老龄化、产业转型和服务业发展、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物联网,以及制造业技术创新工艺等方面,都拥有十分宝贵的经验,可资中国镜鉴。两国还共同面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且有着较高的共识。因此,合作前景十分广阔。

中日两国彼此互为重要的外部发展环境。两国对对方的实际需要,是中日经贸关系前行的基础,也是中日友好的基石。

古人说:“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只有继续塑造中日经贸行稳致远的“大势”,方能深化中日关系,赢得地缘和全局的战略主动。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