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金埔园林流动性承压六年三闯IPO 流动性紧张

来源:  《投资者网》       作者:吴微      发布时间:2021-4-25 19:05  |  

3月30日,在距离提交招股书近9个月后,金埔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埔园林”)再次回复了交易所的意见,更新了招股书。算上2015年6月的那次申报,这已是金埔园林六年内第三次申报IPO了。

2015年7月,在齐鲁证券的保荐下,金埔园林提交了招股书,拟主板上市。不过,那次尝试在预披露更新之前就终止了。从此后证监会发布的《2016年6-9月终止审查首发企业及审核中关注的主要问题》中可以看出,金埔园林第一次的IPO尝试因公司2015年的营收下滑而被迫终止。

在沉寂数年后的2019年6月,金埔园林又在广发证券的支持下在创业板提交了招股书。金埔园林的这次申报也不顺利,此次申报的保荐券商广发证券因其他项目的违规,投行业务被迫暂停6个月,从而影响了金埔园林冲击IPO的进度。为了追赶IPO进度,金埔园林的第二次申报也在提交招股书后不久终止了;2020年6月,金埔园林又在长江证券的陪伴下,再次申报创业板上市,在回复两轮交易所的问询后,金埔园林将于4月底上会。

为市政单位以及企业做园林绿化的金埔园林,为何如此锲而不舍、执着地要完成公司上市呢?

存货减少藏玄机

金埔园林主要从事园林绿化行业,公司的收入由工程施工、规划设计以及苗木销售等三部分构成。在2018年-2020年期间,工程施工为金埔园林提供了最主要的收入,公司收入的95%左右均来自于工程施工业务。

不过在园林绿化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在招股书中,金埔园林就披露了包括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园林”,002310.SZ)、深圳市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汉生态”,300197.SZ)等15家竞争对手。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金埔园林在收入规模与公司施工资质方面均没有明显的优势。

与很多工程施工类企业相似,金埔园林的工程施工与规划设计业务主要依靠投标或分包的形式获得。在获得工程施工项目后,金埔园林会针对工程采购原材料、聘用工程施工公司。从金埔园林披露的正在进行的项目情况来看,公司主要的项目集中在安徽泗县、江苏丰县等少数县城。金埔园林披露的近50个主要工程项目,其中的大部分已在2020年竣工,仅有7个项目的竣工时间在2021年或2022年。

《投资者网》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在长期工程施工收入的确认方面,一般有按照工程进度确认收入和公司利润或按照完工后的最终验收时点来确认工程全部收入和公司利润这两种会计处理方式。金埔园林目前采用按照工程进度与客户确认等结合的方式来确认公司的收入与利润,已经完成但客户未确认的工程进度,金埔园林则会计入存货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金埔园林的存货就是公司待确认的收入。

不过与2018年、2019年相比,2020年金埔园林的存货却大幅减少。2018年、2019年金埔园林的存货余额分别为4.08亿元、4.26亿元,到了2020年存货余额仅有5488.59万元。虽然金埔园林也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公司在手订单尚未确认产值的金额为6.12亿元,但公司2021年待确认的收入(存货)却大幅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金埔园林2018年-2020年以来公司收入、利润的高增长或难以继续保持。而针对公司收入的持续性,金埔园林也在招股书中进行了阐述。

其实金埔园林2020年取得的9.32亿元营收也来之不易,受疫情影响,在2020年前几个月,金埔园林的工程无法施工。而为了保持公司2020年收入的增长,与2018年、2019年相比,2020年金埔园林关联交易的收入在当期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也大幅上涨。

2018年、2019年,金埔园林关联交易的收入仅为5561.63万元、3926.82万元,在当期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7.98%、4.73%;而到了2020年,关联交易为金埔园林提供了1.17亿元的收入,在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12.60%。缺乏正在施工的项目、公司收入或会出现波动,这或许是金埔园林着急完成IPO的原因之一。

对赌压顶投资人着急退出

除了公司收入或会出现如2015年公司首次申报IPO那样的变动外,在金埔园林发展的过程中,公司进行多轮股权融资,实控人与多个增资方签署有对赌协议,财务投资人在持股8年后着急变现,可能也是金埔园林执着于完成上市的另一个原因。

早在2011年1月,金埔园林就利用自身的股权进行了融资,引入了包括深圳市海盛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盛投资”)、北京泰和汉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和汉华”)在内的多个投资机构或自然人的增资。

在完成2011年1月的那次增资后不久的同年3月份,金埔园林又接受了苏州新区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高新”)、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铧创”)以及深圳市招商局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科技”)等有国资背景的投资机构的增资。

2012年3月,金埔园林还接受了珠海铧创、南京高科新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新创”)、南京高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小贷”)以及自然人曾新宇在内的4名股东近亿元的增资。在这些股东的增资过程中,金埔园林还与股东海盛投资、珠海铧创、苏州高新、招商科技、高科新创、高科小贷及自然人股东曾新宇之间签署有对赌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金埔园林的股东招商科技在等待逾8年后,于2019年2月公开挂牌拟转让其持有的金埔园林5.68%的股权,转让底价为3375万元,这笔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一个多月后仍未能成交。金埔园林最终联合自然人孔爱民、杨东涛等以及公司员工共同出资设立了南京金麟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金麟”),并让南京金麟以底价受让了这笔股权。

2011年3月,招商科技以1800万元的交易对价取得了金埔园林的股权,按照8年的持股年限来算,招商科技这笔投资年化后的收益率仅为8.17%,比一些定期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高不了多少。而在招商科技转让这笔股权后的2019年6月,金埔园林就第二次提交了招股书。

流动性紧张急需上市补血

金埔园林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工程施工,而下游客户又主要是市政单位,这些客户在回款方面一般有较长的流程。因此,金埔园林在为下游客户完成工程项目的过程中需要大量占用公司自有现金,受此影响,现金流十分紧张。补充园林工程施工业务营运资金,缓解公司流动性压力,这或许也是金埔园林着急上市的动力之一。

在2018年-2020年期间,金埔园林的资产负债率呈明显的上涨趋势,由2018年的56.43%上涨到了2020年的63.89%。而受疫情影响,2020年其流动性更是捉襟见肘,当期公司的速动比率仅为0.99倍。

从资产负债表来看,2020年金埔园林的货币资金仅能勉强覆盖公司当期的短期借款,2020年末货币资金账面余额为1.61亿元,而当期公司的短期借款余额就高达1.50亿元,此外,金埔园林还有1202.47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以此来看,2021年金埔园林将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而为了缓解公司的流动性压力,报告期内金埔园林还向关联方高科小贷借了月利息超过10%的借款。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埔园林股份制改制的过程中,包括实控人王宜森在内的6名自然人股东暂未缴纳个人所得税,2019年4月他们向国家税务总局南京市江宁区税务局提出了缓缴申请,承诺分红后补缴相关所得税。不过受金埔园林的流动性影响,2019年、2020年公司均未进行现金分红。

除了流动性压力较大外,金埔园林的资产尤其是流动资产中的应收账款还存在大规模减值的风险。2018年-2020年期间,金埔园林应收账款在公司总资产中的占比由41.94%增长到了50.88%,应收账款已成为公司资产重要的构成部分。

在金埔园林巨额的应收账款中,其账龄呈明显的上涨趋势。2018年金埔园林应收账款中仅有34.52%应收账款的账龄在1年以上,而到了2020年,这一比值就上涨到了58.84%。此外,在2018年-2020年期间,金埔园林2-3年的应收账款余额也大幅上涨,由2018年的1846.81万元上涨到了2020年的1.97亿元。

应收账款难以回收也造成了金埔园林大量拖欠下游工程施工公司的付款,2018年-2020年期间,金埔园林应付账款余额在公司总负债中的占比均超过了65%。此外,因工程款问题,金埔园林还与多家工程施工企业存在合同纠纷,企查查信息显示,2018年-2020年金埔园林就有9个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纠纷被裁决。

为了缓解公司的流动性压力,在金埔园林的募资计划中,拟募集3.6亿元用于补充园林工程施工业务营运资金,在总募资计划中的占比超过了80%。外界由此担心,金埔园林是否会在募资到位后进行现金分红,以帮助公司股东缴纳个人所得税?对此,《投资者网》也咨询了金埔园林公司方,不过对方以不方便为由未予回复。

六年间三闯IPO,金埔园林在执着完成公司上市,为财务投资人提供变现渠道的同时,或许也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司的经营之上。公司管理层应想尽办法,为公司找到更多回款快、经济效益好的项目,以缓解公司因工程压款而造成的流动性压力。

(编辑:于思洋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河南南阳考察调研
李克强:让更多人才脱颖而出
郝鹏出席《信物百年》开播暨上线仪式
绿色,扮靓地球!
青豫直流工程累计外送清洁电量100亿千瓦时
热烈庆祝企业观察网改版升级
融媒体更多

有一种不公平正在带坏你的公司,它叫“能者多劳”

蜜雪冰城胜出下沉市场,是否预示着当下的风口?!

投票倒奶只是表象,偶像选秀乱象是该治治了!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