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016,科技公司走向市场两极

原作者: 作者/ CHRISTOPHER MIMS 翻译/本报记者贾紫璇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一说到科技,都知道我对这几年的现状颇有微词。但是我相信2016年将会是座分水岭。天上不会再掉免费的馅饼,相反,情况将变幻莫测但仍然会很吸引人,科技板块将会跌跌撞撞地展现出真正的魅力。如果你认为目前私人科技公司市值的微小波动已经足够能反映现实状况,那我这正好有些烫手的网络零售商Jet.com的拟上市股票要卖给你。马上到来的2016年将会是暴风骤雨的一年,因为初创公司的赢家和输家将在这一年见分晓。真正的金蛋和银蛋——估值超过100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将卷走更多的现金,而大量其他公司的市值将一泻千里。

这并不是什么坏消息。实际上,这是值得令人欣慰的好消息:市场显灵了。如果市场系统本身存在缺陷,那么缺陷就是拟上市初创公司的股票市场相对流动性不足,而且能够真正反映出这些公司经营业绩和潜力的信息相当有限。如果分析师能够如人们所愿透过重重迷雾描绘出市场的真实状况,并且,非传统投资者注入市场的资金能够合理配置,那么一大批现在大名鼎鼎的初创公司将会一蹶不振。不过这才仅仅是个开端而已。

2016年,一些初创公司可能无以为继。全行业进行转型合并的时机已经成熟,像无店铺经营、广告技术和金融科技,或金融技术。上一次科技泡沫的教训告诉我们,创造性破坏的对象并不仅仅是现有企业;在“为了新而新的”新经济的发展过程当中,误入歧途不顾后果的发展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当大量初创公司被市场无情抛弃后,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将从残酷的现实中汲取教训,成长为下一代的科技巨人。

人们常常吹捧科技财富的创造者们将会取代传统媒体。就像脸书(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他的目标之一是创建世界上最伟大的报纸。那么谁会是这份报纸的内容提供者呢?杰夫·贝索斯的《华盛顿邮报》和马云的《南华早报》如何?

随着利润空间越来越小,这一年的媒体领域发生了太多的收购,但CEO们拿着鸡毛当令箭似的盲目扩张完全不顾市场本身的需求。

预测算法——大数据的结晶——已经无处不在,而我们早已习以为常。它让最资深的放贷人能够分辨你是否是良性风险,它也是天气预报比过去更精确的原因。

当这些算法背后的代码和要求运用它们的知识扩散时,我们正在大步流星地跨入新世界的大门,跨过很多商业行为从占卜到科学预测的门槛——从其内部运作到客户行为方面收集正确类型的数据。这并不是说CEO们可以像抚摸水晶球那样轻易地占卜任何他们想要预测的任何事情。大数据的棘手之处在于你根本不知道对于某个期望结果,应该具体预测哪些因素。但是如果你的业务领域内还没有雇用所谓的精算师,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数据科学家,那么你可能想要问问自己是否愿意被拥有这些人的公司所干掉。

正值假期窗口,三星电子发布了首个性能优越、相对便宜、面向消费者市场的虚拟现实系统——Gear VR

遗憾的是这个系统仅支持三星手机,不过大量来自OculusHTC和其他厂家的虚拟现实设备将在2016年初面世。即使你不想成为早期尝试者,你也可能知道某些人会购买并使用,这意味着2016年将是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首次体验虚拟现实的一年。

我们都很清楚:虚拟现实棒极了。但它很有可能在使用时会造成恶心呕吐或比较轻微的头晕,大家在穿戴虚拟设备时迟早会体验到这种效果。你会尝试在虚拟现实中玩游戏,想在游戏中待好几个小时——但是能否这么做,取决于你的大脑会不会感到不适。不幸的是,虚拟现实技术在短期内很可能无法令人满意。

今年我几乎写了一个专栏的文章,对分析师发表的趋势图冷嘲热讽,因为X轴描绘的未来市场和Y轴的可能结果都是事后诸葛亮,并没有什么意义。科技是不可预测的分离游戏,而非线性连贯的增长或减速。所以,下次在电脑上看到那些自信的数值预测时一定要注意——仅仅有图表分析是远远不够的,它们并不会比其他成套的假设靠谱多少。

即便如此,就算我再看好数据分析业务的竞争优势,我也没法跟迈克尔-戴尔说到一块儿去,因为他说大数据将是下一个“万亿美元”行业,那么这个时刻什么时候能到来呢?所以,我们根本用不着搞清楚趋势图中的X轴,该来的早晚会来。

(来源:《华尔街日报》,作者系《华尔街日报》科技专栏作家)

 

(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