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崔克亮:企业改革,一场未竟的长征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评论员 / 崔克亮

国企改革可谓中国改革开放的重中之重。

和其他领域的改革一样,肇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这场旷日持久的国企改革,也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以现代发达经济体的经济运行方式及其企业运作模式作为参照系,促动国企由命令经济下政企不分的“生产车间”逐渐向真正的市场经济主体转变。

笔者认为,过去40年的国企改革主要实现了两大突破:一为“抓大放小”及民营化改革,一为股份制改革。

时至今日,国企改革中依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的主要问题则是:

尚未形成完整、统一、高效、有序的市场体系;尚存在一些影响充分公平竞争的垄断领域、垄断行业、垄断环节;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理应发挥的“决定性”作用,常因政府不当干预而受到阻滞;使国企成为真正的市场竞争主体的目标并未完全实现;现代企业制度及法人治理结构亦不尽完善。

事实上,无论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还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5年9月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都对国企改革做出了导向现代企业制度和国资监管新体制的“顶层设计”,而“知易行难”的历史惯性和根深蒂固的利益格局,则常常非磅礴之力而难以撼动。

去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和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又对今后的国企改革做出了新部署。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恰逢中国经济发展面临异常复杂的内外部挑战,这尤需全国上下继续焕发出40年前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改革勇气,推动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而国企改革在这场促动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结构转换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关键性作用。

40年潮起潮落,国企改革又一次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

再次出发的国企改革,自当总结过去40年改革的经验教训,汲取世界发达国家国企改革的先进做法,把握信息时代新经济创新发展的脉动,在更高层次上取得更大突破。

首先,应不断解放思想,探求真知。在中国40年改革开放历程中,有三次较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可以说,每一次思想解放运动都使得中国改革向前跃进了一大步。中共十五大前后,正是由于以打破所有制问题上片面的公有崇拜为内核的思想解放,才促进了国企股份制改革的大发展。当前,我们应该在“两个毫不动摇”的前提下,继续在企业所有制问题上解放思想,深化认识,唯此才能推动国资国企改革取得新突破。应该认识到,国企改革的核心目标,是增强国有企业的竞争力和国有资本的影响力、控制力。在现有市场环境还不够完善的条件下,以及供给侧改革和推进混合所有制发展的语境下,国有资本结构优化调整和国有企业瘦身健体,仍然是国企改革题中应有之义。

其次,应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把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落到实处。政府应致力营造统一、公正、透明的市场环境,而把配置资源主体交给市场,把市场竞争主体交给企业。同时,积极稳妥地发展混合所有制,增强国有企业的市场活力。政府对企业的调控和监管,应更多运用基于市场原则的经济手段和法律手段,避免行政干预。同时,应着力完善资本市场、产权交易市场和各类市场中介机构,逐步形成国有企业灵活进入和优胜劣汰的机制。

再次,应继续加大国企公司制改革力度,切实使国企成为真正的市场竞争主体。积极推进现代企业制度的构建和完善,形成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依循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改革逻辑,落实和增强资本在企业中的话语权。承认国有企业家的市场地位,保护和弘扬国有企业家的改革热情和创新精神。

复次,要继续加强人大、审计和社会公众对国有企业的法律监督、财务监督和行为监督。

最后,要探索社会化企业的发展路径和监管模式。随着以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时代的到来,协同经济应运而生。协同经济是继“集中计划(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市场)经济”之后的一种新型“社会协同(市场)经济”体制,其微观基础就是社会化企业。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和共享经济的兴起,中国社会化企业已不断涌现,这将给中国的国企改革带来新命题、赋予新内涵、开拓新境界。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国有企业要通过改革创新,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这注定是一个任重道远的历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