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新经济巨头期待回归A股 证监会抓紧“修路”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做强做大新兴产业集群,实施大数据发展行动,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等,成为2018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关注点。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全国政协委员、网易CEO丁磊,全国人大代表、58集团CEO姚劲波等新经济企业掌门人也在本届两会上纷纷提出新经济发展的倡议。同时,这些新经济的代表纷纷表态,如果政策允许,愿意回归A股。

一边是企业发声愿意回归或者愿意直接在A股上市,另一边则是高层对独角兽企业表示欢迎。两会上,有媒体向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追问道:“百度、腾讯等‘独角兽’回归A股的问题,目前来看是不是并不容易?”

“你这个问题很尖端。”姜洋表示,“我们只负责把路修好,愿不愿意开车是市场的事。我们的任务就是修路。”对于“修路”的时间表,他表示,“要看修什么样的路,修土路快得很,修高速公路就很慢,我们就按照政府工作报告抓紧修路。”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证监会对新经济企业上市制度改革有很多创新。

而一系列密集动作释放出A股市场拥抱“新经济”的积极信号。早在2月底,券商界被传出获得监管层指导,如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四个行业有“独角兽”,可立即向发行部报告,对合规者可“即报即审”。

高新科技企业会成为今年深化IPO改革的首批受益者。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在两会期间的公开表态,监管层正在完善新经济企业境内市场发行上市的准备工作,真诚邀请新经济企业能够留在境内。

实际上,就在2月9日,富士康股份已经宣布正式冲关IPO,虽然公司成立未满3年,也存在重组前扣非净利润为零等硬伤,但证监会确实开了“绿灯”,从富士康股份报送招股书到证监会反馈意见挂网,仅历时8天。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前证监会主席肖钢也表示,A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服务独角兽企业上市,是新股发行核准制度的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姜洋在3月6日经济界别小组讨论发言会上还提到了下一步证监会的工作重点:一是以服务国家战略和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深化改革上市发行制度,深化主板和创业板改革,加大对“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二是在保持IPO发行常态化的同时,继续稳步推进股票发行制度改革;三是大力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推进新三板改革和区域性股权市场,积极研究推进股权众筹融资试点,目前正在制订办法,统筹各层次资本市场定位分工;四是高度重视私募股权投资,支持私募基金健康发展;五是推动交易所债券和银行间市场协调发展;六是引导期货和衍生品市场健康发展,平稳推出原油期货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CDR重新浮出水面。目前,有关CDR的具体落实细节尚未公布,其对A股市场行情以及投资者的影响也仍是未知。

所谓CDR就是,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s,中国存托凭证,是指在一国流通的代表外国公司有价证券的可转让凭证。

对于已经在海外上市的企业,即可以像360那样,先在海外私有化退市、拆除VIE架构,再回A股IPO或借壳,但这种方式流程繁琐,耗时长,且仍需遵守A股的IPO或借壳重组规则。而如果能用另一种方式,直接发CDR,对于很多中概公司或者尚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而言,则将非常简单,且不折腾。比如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就表示,对于海外新经济企业回归A股,CDR的方式更合适,这也是国际惯例。

2016年6月21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2015年报》,称未来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公司在境内发行股票,可考虑推出可转换股票存托凭证(CDR),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彼时,学界和券商界倾向于将CDR看做一个“转换器”,在换手操作上将比普通股票更为复杂。时任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曾公开表示,CDR是一个长期持有的凭证,它只有把公司的股份卖掉才能变现,不是要去炒的,也不是要换手的。他认为,CDR更多地类似一种集合理财,不以转让为目的的而是长期持有的。

但一个共识是,“以人民币结算”给了国内投资者更多的选择,客观上可以造成A股资金的分流和流出,但是对债券市场的总体影响尚不能确定。
 
(本报记者张郁综合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