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青啤内忧外患 复星接棒

查看: 342 |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原作者: 孟楠 |来自: 投资时报

放大 缩小


有啤酒的地方,就有故事。

青岛市登州路56号,坐落着拥有逾114年历史的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啤酒”)。尽管这位中国本土啤酒行业老祖宗在历史上总不乏资本助力,但其扩张的“故事”却始终波澜不惊。有市场人士甚至戏言:就像喝一杯淡啤,总归提不起劲。

不过,这一次或许真不同以往。

2017年12月20日,复星国际有限公司(下称“复星国际”)发布公告称,其旗下公司复星产控(全资子公司)、鼎睿再保险(持股比例86.93%)、葡萄牙忠诚保险(持股比例84.99%)、StarInsurance(实际控制的AMERI TRUST GROUP旗下保险公司)和中国动力基金(私募股权公司)分别与朝日集团控股株式会社(下称“朝日集团”)签订协议,以总投资66.17亿港元收购后者持有的青岛啤酒2.43亿股H股,占青岛啤酒总股份的比例为17.99%。其中,交易价格为每股27.22港元,仅为当日收市价每股40港元的68.05%。

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本次交易预计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复星国际由此将接替朝日集团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而上述复星国际旗下公司分别持有青岛啤酒的股份比例为11.34%、0.53%、2.55%、0.32%和3.25%。


不过,这笔看似重磅级的交易金额,在以并购为主要模式的啤酒行业发展史上,可谓是小巫见大巫。

以啤酒行业国际巨头百威英博为例,30年前,从其实际控制人、有“巴西高盛”美誉的3G资本收购巴西最大啤酒厂开始,百威英博先后以217亿美元和58亿美元收购了墨西哥和韩国的最大啤酒厂。2015年,该公司更以1045亿美元天价收购了全球第二大啤酒公司南非SAB米勒,其在全球市场的份额更是超过30%。目前,全球平均每销售的3瓶啤酒中就有1瓶标注百威英博。

那么,复星国际能否在其擅长的并购领域为青岛啤酒带来改变?二者结合后将如何协同发展?

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表示,公司会毫无保留地开放分享复星国际推动管理激励机制优化的经验,在营销领域加强复星体育、娱乐资源的嫁接,在酒店、餐饮、商业地产等领域开放协作。

不过,无论青岛啤酒是否真正迎来“3G资本”式的扩张,还是复星国际此举是否志在拓宽自身的“护城河”,在二者的结合预示着啤酒行业格局将发生改变的同时,这家以栈桥标志享誉市场的企业仍面临着“低端产品卖不过华润,高端产品落后于百威”的困境和尴尬。

青岛啤酒的“内忧外患”

告别了连续三年的业绩萎靡,2017年,中国啤酒行业乍见起色。然而,昔日心魔依然存在—利润必须依靠产品提价方能缓慢上升,而营收则难见爆发式增长。

青岛啤酒作为曾经的行业老大、中国啤酒的“代言人”,即便在复苏的日子里也未能抢沾雨露:其行业位置被华润啤酒取代以来,与后者的差距已愈拉愈大。

2014年,随着中国啤酒行业进入下行通道,青岛啤酒业绩亦随之下滑。Wind数据显示,2015年和2016年,青岛啤酒营收分别为276.35亿元和261.0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分别为4.87%和5.53%;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13亿元和10.4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则分别达13.92%和39.09%。

业绩逐年萎缩或意味着青岛啤酒的市场份额正被竞争对手不断蚕食。

来自欧睿国际数据显示,2015年和2016年,青岛啤酒市场份额两年内下降0.8%。虽然丢失的份额比例很小,但同期华润啤酒和百威英博却分别逆势增长2.0%和1.9%。同样,2017年上半年,青岛啤酒营收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15%和7.43%,且啤酒销量增长近2%,但华润啤酒和百威英博啤酒销量增长则分别为2.9%和2.7%。而业绩方面的增长速度更是远高于前者。

毫无疑问,青岛啤酒腹背受敌局面正进一步加剧。

根据欧睿国际统计,2016年中国啤酒行业前五名华润啤酒、青岛啤酒、百威英博、燕京啤酒和嘉士伯的市场份额之和是73.3%,各自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5.6%、17.2%、16.2%、9.3%和5.0%。

面对主要竞争对手华润啤酒和百威英博的高速扩张,青岛啤酒市场份额行业第二的位置也岌岌可危。

不仅如此,华润啤酒在行业内一骑绝尘的股价走势以及百威英博强大的并购优势,使得青岛啤酒即便在复星国际成为其二股东的利好刺激收获了许久未见的近30%的涨幅,其市值也仅为华润啤酒的65%,长期以来的横盘走势亦令其仅剩下“百年老店”这一金字招牌。

业内人士表示,比起一直用低端产品打市场的华润啤酒,青岛啤酒的优势是品质和品牌。但与百威英博相比,青岛啤酒的品牌溢价空间已相当有限。而这恰恰是制约青岛啤酒发展的屏障。

经历了前总裁彭作义去世及其继任者金志国的离任,青岛啤酒错过了2000年至2006年行业并购整合的黄金时期。而华润啤酒则夺得先机,跑马圈地的同时,在2006年一举成为中国啤酒销量第一的公司。

在低端产品必须依靠全国性渠道布局的前提下,青岛啤酒在与华润啤酒的竞争中,则只能依靠大本营山东地区实现近半数的营收,在面临其他区域市场份额被抢占的情况下,一旦山东地区份额出现些许“闪失”,其业绩势必承受更大的压力。

相对于低端产品竞争力的缺失,青岛啤酒进军中高端领域的道路亦遭遇着进口啤酒的各路阻击。依靠其旗下明星产品“夜店之王”百威和被《速度与激情》系列电影免费打CALL的科罗娜的普及,以百威英博为代表的“外来者”成为消费升级的最大受益者。从2012年到2016年,百威英博的中国啤酒市场份额从11.6%增长至16.2%。

由此可见,青岛啤酒产品体系头尾两端的短板,恰好是在行业格局形成过程中,并购“故事”的缺失所致。

两任投资人均难得志

对于身处“内忧外患”的青岛啤酒来说,与复星国际的合作或许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其前第二大股东百威英博和朝日啤酒在作为财务投资人过程中的郁郁不得志却着实值得警惕。

事实上,早在30年前,被誉为“现金奶牛”的青岛啤酒即被海外资本所关注。彼时,缔造了“中策现象”的印尼富商黄鸿年,在考察青岛期间即有意收购青岛啤酒,但鉴于是时政策所限未能如愿。

直至2002年,青岛啤酒才迎来第一任财务投资人百威英博。好景不长,2004年,后者因全资收购哈尔滨啤酒而导致与青岛啤酒之间的《战略性投资协议》失效,最终于2009年两者之间的合作以百威英博转让股权而告终。

但与青岛啤酒分手后的百威英博却以哈尔滨啤酒为起点,并通过参股华润啤酒拓宽了渠道,从而开启了中国啤酒市场的并购之路,其市场份额亦对青岛啤酒步步紧逼。

而“接棒者”朝日集团则时运不济,不仅未能在中国实现规模扩张,与青岛啤酒一同错过行业并购的最佳时期,还因财务投资人的身份而未能借力后者品牌以及渠道优势。甚至在其意图通过中高端产品抢占市场时,青岛啤酒还针锋相对抢先布局。

2016年,朝日集团陆续出售所持有的绿源农业、绿源乳业以及康师傅等资产,将战略重心转移至欧洲,并先后耗资逾百亿欧元收购了百威英博旗下8个啤酒品牌。而转让其所持有的青岛啤酒全部股权后,据《投资时报》记者测算,若不计少量分红及汇率因素,相对于收购之初的投资,朝日集团仅落得年利润率不到3%的回报,要知道在2016年,朝日集团可实现了逾千亿元的收入并录得17%的净利润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受让百威英博股权的另一位接棒者—新华都创始人陈发树,不仅未采取任何增持计划,还在2016年将其所持青岛啤酒的全部股份出清。而在此期间,陈发树转向进军与青岛啤酒同为百年品牌的云南白药,并耗时近8年,以总投资254亿元成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

要知道,有着深厚护城河的百年老店一直让众多民营企业垂涎三尺。

与青岛啤酒境遇相反的重庆啤酒,在嘉士伯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之后,通过生产和销售嘉士伯旗下知名品牌乐堡啤酒和1664啤酒,不仅在2016年实现扭亏为盈,其近20%的净利润增速亦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而嘉士伯则通过先后布局拉萨啤酒、新疆啤酒、兰州黄河、宁夏啤酒组成了中国西部啤酒版图,并盘踞一方。

股东关系并不好处

30年前,正就读于复旦大学的郭广昌,为了能够品尝当时“一口难求”的奢侈品青岛啤酒而辛苦肚子一天。这份“美好生活,来一杯青岛啤酒”的情怀则最终以复星国际成为青岛啤酒的二股东而得以实现。

作为第三任财务投资人,复星国际其实与其前任们在青岛啤酒的角色一样。但相比其海外“买买买”打造的全球高端消费布局,“啤酒”这一挂上高端标签、定位为大众化的品类,亦在其“生态”结构中略显突兀。

在双方协议落地后,郭广昌表示,相比于青岛啤酒百年传承,复星国际显得年轻、充满活力。受益于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大发展时代,复星国际有幸在25年里形成了独特的全球布局资源和“产业投资+产业运营”的商业模式,聚焦“健康、富足、快乐”三大理念,为各类投资企业持续提供赋能和价值创造,“这其中包括35次和国有资本的合作,每次合作都很愉快”。

然而,复星系旗下的永安保险管理层近期却出现动荡:2017年12月6日,复星集团副总裁蒋明被永安财险解除了总裁职务,而同一天的董事会临时会议上,一份议题为“关于罢免陶光强同志担任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的议案被否决。

12月20日,永安财险公布的四份变更投资风险责任人的报告显示,永安财险直接股票投资风险责任人、无担保债券投资风险责任人、境外投资风险责任人、不动产投资风险责任人均变更为现任董事长陶光强。

坊间,关于“永安财险高管层不和”、“为争夺经营权内讧”等传言不绝于耳,对于上述管理层变更原因,复星集团和永安财险分别给出“年龄问题”和“工作需要”的解释。

该公司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陕西国资委旗下公司和复星系旗下公司持有永安财险的股权比例分别为45.02%和40.68%,且在董事会各占据4个名额。随着蒋明的离任,管理层结构又将发生变化。

而复星系参与混改的三元股份情况亦不容乐观,尽管在前者的助力下三元成功收购法国健康食品百年品牌St-HUbert全部股权,但始终难以摆脱业绩下滑的局面。三元股份三季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41.21%,而其股价自2015年8月以来一直低位横盘整理。

除此之外,复星系的海外并购版图整体亦处于收缩状态。Wind资讯显示,近日,复星集团出售了其在澳大利亚悉尼的一个房地产投资项目。而在2017年11月,该集团还计划出让其位于伦敦的金融城项目。据了解,两个地产项目涉及的金额约为19亿元。

从海外“买买买”到缩减版图回收资金转身布局中国资产版图,对于复星系来说,具备“现金奶牛”属性的青岛啤酒自然再适合不过。而这已不是复星系第一次接触该类型公司,近年来与其传出多次“绯闻”的不乏古井贡、舍得以及老白干等“老字号”,但结果均未能如其所愿。

在“酒”领域的多次折戟,令复星系拓宽自身“护城河”的并购道路上始终缺少该类企业的成功“故事”。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一方面,民营企业参与该类企业股改一直处于劣势;另一方面,复星系自身并没有丝毫的酒类背景。

基于上述种种,尽管海外并购实力首屈一指,但作为青岛啤酒的财务投资人,即便在并购领域的“不确定性”与“确定性”之间,复星国际这次选择了后者,但能否就此弥补其因版图收缩而丢失的“护城河”?与青岛啤酒“携手”后是同进还是同退?这一切依旧是个谜。

毕竟青岛啤酒的“资本故事”始终绿水长流,而敬“它”的资本总是择日而终。

(编辑:王星)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