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美国税改法案的最后冲刺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从规范治国到打破常规

美国税改法案的最后冲刺



近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共和党税改法案。据了解,本次参议院通过的税改法案有两个版本,两院领导人都表示,将尽快达成最终一致的税改法案,并争取在年底前提交总统签署,正式生效。 

据报道,随着参议院通过其版本的税改计划,共和党已经站在了实现一大立法胜利的门槛上。国会两院领导人都表示,对消除两院版本的差异有信心。

报道称,两院在许多重要方面已有共识,比如,两院都希望将企业税由现在的35%调低至20%、对企业利息开支扣除设置最高限额等。两院也都认为减税总额不应超过1.5万亿美元。

同时,参议院已经在其最后的版本中向众议院“靠拢”,包括将物业课税额设定为1万美元。在对企业海外收入进行一次性征税方面,参议院也大部分采纳了众议院的立场。但两院在包括废除“奥巴马医改法”的个人强制购买保险条款、购房抵押贷款利息扣除等7大方面仍分歧较大。

中信银行首席经济师廖群认为,对于美国经济的短期效应,即在明年的效应,取决于参议院与众议院两个税改法案版本的折衷进程与结果。首先是折衷达成,即法案最终版本通过的时间。特朗普称最终版本可望在今年底推出。鉴于目前到年底只有几周的时间,且中间还包括圣诞节,这似乎过于乐观。合理预期应在明年3月共和、民主两党准备中期选举之前,而实施日期还会更迟一些。

美国《世界日报》刊文称,美国会参院日前通过的税改法案使企业税大减,降低富人的税率,但将重创重税、高支出,而且大致上倾向民主党的地区,而纽约市及其邻近地区是最明显的例子。根据穆迪分析公司的经济分析,该法案若立法通过,可能使纽约部分地区的房价下滑10%或以上。

世界银行《世界纳税指数2017》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实际应缴税费在利润中的占比在2017年为67.3%,美国为43.8%,印度为55.3%。

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认为,从当前中国企业的税负来看,即便美国不行动,中国企业也需要减税。除税收过高之外,让中国企业痛苦的还有劳动力成本迅速上升,劳动生产率低下等等。跟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已经不存在。在以往的静态平衡中,中国制造企业已经不占优势,现在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又打破这种平衡,争相减税。如果中国跟着不采取行动,在下一个静态平衡中,中国企业必然处于劣势。

许善达撰文指出,过去我们的税收理论,都是对一个封闭的经济体而言的,很多政策效应都局限于一个封闭的经济体里面。我出个什么政策,就能起到什么作用。当一个经济体开放了以后,是与若干个开放的经济体紧密相连的,原来封闭的税收理论、税收政策就不再适合新的多个开放的经济体了。我们不能光让企业提高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同时也要考虑国家税收政策在全球的竞争力,这就需要我们及时对原来的税收政策作出调整,甚至需要重新规划和设计。这正是当前我们面临的、迫切需要研究和处理的重大问题。

鹏华基金宏观策略分析师张华恩认为,中国虽然存在减税压力,但是近年来我国不断完善税制,包括营改增、上调小微企业纳税标准、清理非税收入等,直接或者间接减少了企业税负。而且由于中美税制差异,企业所得税占美国全国财政收入约5%,而企业所得税占中国财政收入约18%,因此,中国企业所得税大幅减税的可能性不大。除此之外,个人所得税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改革也有望在未来几年出台落实。

税务总局数据显示,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累计减税10639亿元,其中,2016年5-12月减税4889亿元,今年1-9月减税5750亿元。

美国税收制度改革是美国的主权行为,但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主权政策会有溢出效应。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司长廖体忠认为:“我们不主张一个国家主权政策的制定不考虑其他国家,而仅仅只考虑自己,我们认为这是错误的,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税收竞争。我们主张国际合作、协调。这不仅是中国的观点,也是G20杭州峰会所有国家领袖的观点。”

当然,面对来势汹汹的美国税改,中国也应当未雨绸缪,做好相关研究与政策储备,合理预判、自信应对。

全国政协委员、会计审计专家张连起认为,要保持定力,步子要更加实与稳。要避免税务战思维,防止过度夸大美国减税的溢出效应。同时,要瞄准我国实体经济的堵点、痛点,继续推进减税降费落地生根。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国税改客观上会对中国造成压力,促使中国进一步优化税制、减轻企业负担。虽然我们不能照搬美国的做法,但其中的精神有共通之处,那就是应该尽可能降低企业负担。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授部副主任董小君建议,可以打包各类减税措施,形成“一揽子”税改方案。一是加快直接税改革进程,推动我国税制转型。二是全面整理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条款,降低名义税率。此外,应全面整顿税外收费,包括正税清费,渐进式推进行政零收费;完善使用者付费项目的定价机制和相关管理制度;与行业协会、中介组织等全面脱钩; 分门别类整并政府性基金;继续降低社保缴费水平。

(见习记者管佳宇综合编辑)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