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当AI学会了看相算命,画风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查看: 134 | 评论: 0 | 发布者: yusiyang |来自: 36氪

放大 缩小
自从 AlphaGo 在围棋对弈中连胜人类最强棋手柯洁等人之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这几个词大家已经不再陌生,大家也意识到 AI 的强大,于是,许多人就开始在 AI 上做文章。


其实,AI 一直是科技公司重要的下一步。

像是百度的「All in AI」战略、华为的「AI 芯片」军备竞赛,还有马斯克扎克伯格、霍金等人为 AI 是否会对人类产生威胁而在社交网络上沸沸扬扬的口水战等等。


可以说,今年的 AI 圈子变得更加热闹,而全球从事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也相当稀缺,不少企业开始上演了「重金求贤」的戏码。

但也因为 AI 圈今年突然火爆,渐渐地,这个圈子的画风部分 AI 的画风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儿。

AI看相,你内心藏着一个怎样的自己?

前段时间,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设计出了一款 AI ,号称可以根据人脸的照片来判断一个人的性取向,其判断男士性取向的准确率达到 81%,判断女士性取向的准确率则为 74% 。


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呢?还是那一套,大数据以及算法。

这个 AI 通过对美国约会网站中的 35,000 多张照片的面部特征进行深入分析,以及基于大数据和视觉分析,可以一眼看出你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


据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介绍,他们发现,男同性恋比男异性恋脸部更阴柔、更具有女性特征,女同性恋反之。除此之外,男同性恋比男异性恋下巴更窄、鼻子更长、前额更大,女同性恋比女异性恋下巴更宽、前额更小。


不知道看到这些总结,那些娱乐圈的小鲜肉内心是怎么想的。

还有更神奇的。

2002 年,好莱坞经典科幻大片《少数派报告》中的一个场景让人印象深刻,未来的警察能够借助「先知」对未来进行预测,提前赶到并阻止重大犯罪行为,使得罪犯在行凶之前就得到惩罚。


《少数派报告》剧照

据说借助 AI 算法,这个场景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实现。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统计学教授理查德·伯克开发了一种新的算法,能够预测哪些人会在未来犯罪的风险高:

通过收集从 2009 年到 2013 年约 10 万件家庭暴力的案例,使用了机器学习的方法,将这些数据「喂」给电脑程序,包括年龄、性别、邮编、第一次犯罪的年龄以及一长串先前可能相关的犯罪记录,从而估计哪些人会重蹈覆辙。


2016 年,上海交通大学的两位科学家研发了一个神经网络系统,能够通过脸部识别技术辨认罪犯:

研究员使用了 1856 名男性的身份证照片,他们的年龄在 18 到 55 岁之间,其中一半的人有犯罪史,90% 的照片用来训练 AI 算法,剩下的 10% 用来检验算法效果。


最终得出的结论是:

犯罪分子与遵守法律的公民相比,他们长相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更大。

Google 的三名研究人员愤怒地发表万字长文,批评这项 AI 研究存在「外貌歧视」,是「科学种族主义」,并从历史、伦理出发,对「相面术」及其在机器学习时代的新形态进行了批评。


无论是「AI 判断性取向」或者是「AI 预测犯罪」,都是基于面部细节进行的视觉分析,乍一看似乎有点道理,实际上却是「伪科学」。

在今天,「相面术」一直是民间玄学,虽然有不少人相信面相可以反映一个人的内在特性,但普遍来说缺乏根据,可以说,这些看脸的 AI 预测是披着科学的外衣,做的却是算命先生的事情。

当AI学会了看相算命,画风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被神化的大数据

要说 AI 这个话题,就难免要和大数据挂钩,大部分的 AI 都是通过收集回来的数据,配合研究人员制定的算法或者自我学习来产生最终的结果。

虽然 Google 的研究人员愤怒地指责了 AI 预测,但最先证实大数据强大的,也是 Google 。


2009 年,H1N1 爆发几周前,Google 的工程师们在 《Nature》(英国著名科技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成功预测了 H1N1 在全美范围的传播,甚至具体到特定的地区和州,而且判断非常及时。

这个预测震惊了不少人,但随后几年 Google 的预测却屡屡碰壁,到了 2014 年,美国著名的《科学》期刊刊登了一篇名为《谷歌流感的寓言:大数据分析的陷阱》的文章,提出了大数据分析有分析侧重性,会导致在推导因果关系时容易出现误差。


Google流感预测失准

在《大数据时代》一书中,舍恩伯格的确总结了相对传统小数据的三大特点:非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非精确性,而是混杂性;非因果关系,而是相关关系。

比如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Bing Predicts 是微软在 2014 年推出的 AI 预测引擎,它成功预测了 2014 年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以及 2014 年巴西世界杯 15 场淘汰赛的结果,被称作机器版的「章鱼保罗」,而它在川普和希拉里的总统竞争中,完全将宝压在了希拉里身上,达到了 87% 。


此外,包括 Unanimous A.I. 在内的多个美国大大小小的 AI 都预测希拉里会胜出,但结果我们都知道,川普成了最后的赢家。

虽然还有一家叫 MogIA 的 AI 公司成功预测了结果,但其创始人 Sanjiv Rai 也不得不承认,目前AI系统对「讽刺表达」、「反话」的识别能力有限,网民们的言论可能被系统错误解读的。


比如,即使特朗普的 Twitter 账号下有大量的网民互动,这不代表这部分网民倾向于支持特朗普,但相关话题的活跃度会被 AI 系统归入民意预测依据。

还有算法设计者潜意识中的信念和偏见是否会被写进能影响我们做决定的算法当中,也是大众对 AI 预测产生质疑的原因之一。


Geek君有话说

在这两天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各位科技大佬们不约而同地构思着 AI 的未来。比如马云认为 AI 虽然会替代一部分人的工作,但要相信人的创造力,会有新的工作需要人类的;谷歌 CEO 劈柴哥(Sundar Pichai)希望 AI 能让电脑适应人类。


劈柴哥在乌镇

不可否认,未来 AI 会在人类社会中担任更重要的角色,就像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温斯顿教授认为那样:

AI 就是使计算机去完成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

但算命看相这些玄学,应该不包括在内。


(见习编辑:于思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