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廖群:美国税改效应目前不应估计过高

查看: 269 | 评论: 0 | 发布者: guanjiayu |原作者: 廖群 |来自: 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放大 缩小
12月2日凌晨美国参议院以51票贊成,49票反对的微弱多数通过了税改法案。舆论普遍称这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重大立法胜利。的确,这是一个对税收进行全面改革的法案,是美国30年来最大的税改法案。

这一法案对于美国经济的正面效应是显然的,对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及全球经济也将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效应与影响到底有多大,其实目前还是一个疑问,不应估计过高而有待于观察。

对于美国经济的短期效应,即在明年的效应,取决于参议院与众议院两个税改法案版本的折衷进程与结果。首先是折衷达成,即法案最终版本通过的时间。特朗普称最终版本可望在今年底推出。鉴于目前到年底只有不到4週的时间,且中间还包括圣诞节,这似乎过于乐观。合理预期应在明年3月共和、民主两党准备中期选举之前,而实施日期还会更迟一些。更重要的是折衷后最终版本的减税细节之一,即企业所得税下调实施的时间。目前众议院版本是通过后立即实施,而参议院版本是推迟一年后于2019年实施。企业所得税从目前的35%调降至20%,应该说是这次税改最大的改革,对于经济增长的刺激也是最大。与此相比,个人所得税的调整虽然牵涉很广,但税率下调幅度要小得多。如果按参议院版本,企业所得税的下调于后年开始实施,则整个税改对于明年,即2018年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将大打折扣。当然,最终版本不一定就採用参议院的时间表,但也不至于完全按众议院版本所定的那样通过后立即实施,最有可能的是取中间的时间,即明年3季度开始实施。这样,税改对于明年美国经济的刺激不会太大。于是,明年美国GDP增长将得益于税改在今年復苏势头增强的基础上进一步加速,但也不会超过2.5%,可能比今年快0.1至0.3个百分点。美国CBO(国会财政预算办公室)的测算是,若税改于明年1季度实施,将提升2018年GDP增长0.1-0.45%。

至于中长期效应,就要看最终版本中各项税率的下调程度了。关于税率下调造成的减税总额到底是多少,目前没有看见估算数字,但肯定比税率下调幅度所显示的要少。如企业所得税率从35%降为20%,幅度很大,但由于当前的实际有效税率仅为22%,实际减税的幅度要小得多。据报导,参、众两院的法案均预计未来十年的联邦赤字增加1.4万亿美元。不知这1.4万亿美元就是税改造成的赤字增量,还是其还包含了财政支出增长,如基础设施支出与军事支出增加对赤字的影响。似乎是前者。如是,则税改法案意味着每年的减税总额为1,400亿美元。考虑到今年美国GDP总额为19.3万亿美元左右,这相当于GDP的0.72%。如果假设企业与个人将此0.72%都分别用于投资与消费,并不对其他支出项目产生挤出效应,则其对于GDP增长的推动作用至少是0.72%,若考虑乘数效应还将更多。但从近10年美国推出了4轮QE,总额超过3.5万亿美元,不可谓不多,而经济增长速度仍只在略超2%的水平来看,这一假设难以成立。当然,QE释放出来的钱大部分停留在金融机构而没有流向实体经济,这次减税释放出来的钱直接到了企业与居民手中,情况有所不同。但如果实体经济的需求不足,企业与居民手中的钱也不一定就进入实体经济,而会转化为存款又进入金融领域。所以此次减税的实际效果最终如何还要看美国实际经济的需求强度,目前很难过度估计。

另外,这1,400亿年度减税额,或1.4万亿10年减税额的可推行性或可持续性也是问题。特朗普的经济刺激方案除了减税之外,还有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同时又要增加军费开支,雄心不可谓不大。可是,这其中很显然的一个问题或矛盾,即财政平衡与政府债务规模如何处理,现在却很少被提及与讨论。但现在不提与不讨论,不意味着就以后一直不提不讨论。这个问题迟早是要面对的。首先,如果财政收入与支出不变,算上1,400亿美元的减税,明年美国的财政赤字将佔GDP的4.2%,已远超3%的警戒綫。如果再算上基础设施开支与军事开支的增量,肯定就要突破5%而向6%靠拢了。这是否是可容忍的呢?记得前一段特朗普政府说经济刺激方案不会增加赤字,会以减少其他的财政支出来对冲减税额与基础设施与军事开支的增加额。如果是这样,则其他财政支出的减少必将降低经济增长速度,那经济刺激方案的效应就在很大程度上被抵消了。如果不是这样,即不增加赤字的说法已不算数,则就产生政府债务问题了。目前美国的政府债务/GDP比例已超105%,远高于当年欧盟定的60%的警戒綫,也比目前大多数欧盟国家的这一比例为高。当然还可以更高,但高到甚麽程度呢?对此,目前似无很多的疑问,但估计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人提出质疑。鉴于在美国每次提高国债上限都要国会批准及美国目前两党的政治斗争现实(参议院税改法案仅微弱多数通过),这一比例不可能没有限度。如有限度,特朗普的经济刺激方案,包括这次的减税规模,就要不断地受到国会的质询与制约,而结果很可能要麽是减税的实际规模减少,要麽是其他财政支出的减少,最终都将对冲经济刺激的效果。当然也不能排除国会同意上限不断提高的可能。但若是如此,欧洲债务危机的教训将会不断提醒企业与居民警惕而降低投资与消费意愿。

基于以上分析,笔者认为现阶段不宜对减税法案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的效应估计过高。

至于对我国的影响,可以确定的是,一方面,减税法案将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加速,进而全球经济与贸易復苏加快,有利于我国的出口及对外投资。但另一方面,负面影响可能更多,包括在华美资工厂撤回,资本市场流出加快,加息压力增大,人民币贬值压力回升等。但出于同样的理由,这些影响的大小目前也很难预计,不应过于担心。

我们应且行且看,待美国减税法案更多的细节锁定并其实施过程中的效果显现后再作进一步的评估。
(廖群  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编辑:管佳宇)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