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鲁政委:三大攻坚战之“精准扶贫”

查看: 195 | 评论: 0 | 发布者: guanjiayu |原作者: 鲁政委 |来自: 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放大 缩小
十九大报告提出:“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特别是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在精准脱贫方面,十九大报告要求:“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那么,为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及金融机构将投入多少资金,这对中国宏观经济又有哪些影响?

一、扶贫的资金来源

扶贫的资金来源可分为财政扶贫和金融扶贫。其中,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包括中央专项扶贫资金及地方专项扶贫资金;金融扶贫则以国开行及农发行为主,发放精准扶贫贷款。

首先,从财政转系扶贫资金分布看,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呈“六四分”,即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佔比60%,地方财政专项资金佔40%。具体而言, 根据财政部网站消息,2017年中央和地方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规模预计将达1400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中央财政安排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860.95亿元;有扶贫任务的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省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规模达到540亿元。

其次,从金融扶贫来看,农发行和国开行是金融扶贫的主力军。以2016年为例,国开行发放精准扶贫贷款1500亿元,农发行则发放扶贫贷款4883亿元。从贷款体量上看,在2016-2020年期间,国开行官网新闻稿中提供的数据表示,将为脱贫提供1.5万亿融资支持;农发行官网新闻稿提供的数据则表示,预计将投放扶贫贷款3万亿元。

二、扶贫的未来投入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目标。那么,按现行的标准中国需解决多少农村贫困人口?要解决这一贫困还需投入多少专项财政资金及金融贷款?

从当前贫困人口看,截至2016年末,中国仍有农村贫困人口4335万。而早在2015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就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实现现行标准下的农村人口全部脱贫。这意味着,未来四年内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平均每年减少1100万人口。那么,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还需投入多少专项财政资金?

观察歷史数据,财政资金的减贫效应呈边际递减状态。

具体而言,2013年中央和地方共投入602亿元专项扶贫资金,共带动1650万农村人口脱贫,平均每人投入3647元;2016年中央和地方共投入1067亿元,仅带动1240万农村人口脱贫,平均每人需投入8604元。这意味着,在进入脱贫攻坚阶段后,人均脱贫所需要财政资金将呈递增态势。按照线性外推,本文推算出2018年-2020年期间人均脱贫所需财政资金,同时假定2017-2020年期间平均每年减少1100万人。若由此线性外推测算,则2018-2020年期间中国还需投入5520亿元专项扶贫资金,其中2018年预估投入1583亿元。

此外,根据国开行及农发行专项扶贫贷款投放计划可知,2018年-2020年,国开行及农发行将分别投放9500亿及1.9117万亿的精准扶贫贷款。

综上,为实现全面脱贫目标,预计2018-2020年中国将增加5520亿元的财政专项支出;同时国开行、农发行也将相应需要增加2.9万亿元配套扶贫贷款。

三、扶贫的宏观经济效应

扶贫的终极目标是提高贫困人口的收入。对于贫困农民而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即暂时的生活补助或现金补助并不能从根本上帮助贫困农民脱贫,而是需要增加贫困农民自身发展能力。据此,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全面阐述了精准扶贫的基本方略,要求实施“五个一批”: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脱贫一批。

具体而言,生产脱贫,是指制定贫困地区特色产业规划,出台专项政策统筹使用涉农资金、重点支持贫困村、贫困户因地制宜发展种养业和传统手工业等;易地搬迁脱贫,是指对居住在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等地区的农村贫困人口,加快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生态补偿脱贫,是指国家实施的退耕还林还草、天然林保护、防护林建设、石漠化治理、防沙治沙、湿地保护与恢復、坡耕地综合整治、退牧还草、水生态治理等重大生态工程,在项目和资金安排上进一步向贫困地区倾斜,提高贫困人口参与度和受益水平;教育脱贫,是指加快实施教育扶贫工程,让贫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社会保障脱贫,则是对贫困人口中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由社会保障来兜底,统筹协调农村扶贫标准和农村低保标准,加大其他形式的社会救助力度。

扶贫对于投资的作用。从政府扶贫专项资金的影响看,在结构上,中央及地方扶贫专项资金拨付将部分减少固定资产投资预算内资金;但从总量上看,划拨与扶贫专项资金仍会有相当部分流入与扶贫工作相关的固定资产投资,客观上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会有一定支撑作用。从金融扶贫看,根据农发行扶贫贷款流向计划看,扶贫贷款将主要流向移民搬迁、粮棉油产业链、农村基础设施及生态保护、职业教育、转移就业等方面。这意味着,金融扶贫的资金流向对房地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也有一定支撑作用。

2016年农发行及国开行共投放扶贫贷款6383亿元,2017年增至一万亿元。在此基础上,本文假定农发行和国开行扶贫贷款节奏保持平稳。2018年国开及农发行扶贫贷款将新增至一万亿,这相当于2016年固定资产投资完成总额的1.7%。分结构看,按照农发行扶贫资金流向结构计算,2018年用于移民搬迁的扶贫贷款金额将达1133亿元,相当于2016年房地产投资完成额1%的金额;用于粮棉油产业扶贫贷款将达到3236亿元,其中有一部分会形成第一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扶贫贷款将达3560亿元,相当于2016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总额的2%。

扶贫对于消费的作用。扶贫的终极目标是增加贫困农民收入,而贫困农民收入增加后,其消费支出也将随之增加。中国当前的贫困线以2011年2300元不变价为基础,即农民人均纯收入需达到2300元。假定2018年脱贫人数为1100万人且脱贫人口净增2300元,这意味着扶贫产生的净收入增加值将达到253亿元。而数据显示,2013年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佔其净收入比重为69%。一般认为,脱贫人口边际消费倾向明显高于农村居民平均水平,因此我们假定脱贫人口边际消费倾向在69%-100%之间,这意味着2018年将新增消费175亿元至253亿元,这相当于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值的0.5%,同时相当于2016年全国消费品零售总值的0.07%。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扶贫工作或提振中国消费0.07个百分点,其中提振乡村消费0.5个百分点。
鲁政委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编辑:管佳宇)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