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划转国资充实社保基金的改革意义重大

查看: 3365 |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特约评论员 / 周煜祺

11月18日,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下称《方案》)的通知称,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老龄化加剧,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压力不断加大,为充分体现代际公平和国有企业发展成果全民共享,现决定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从划转对象看,中央和地方企业集团已完成公司制改革的,直接划转企业集团股权;中央和地方企业集团未完成公司制改革的,抓紧推进改革,改制后按要求划转企业集团股权;同时,探索划转未完成公司制改革的企业集团所属一级子公司股权。

在划转比例上,首先以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转轨时期因企业职工享受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为基本目标,划转比例统一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

在步骤安排上,2017年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开展试点。中央企业包括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管理企业3至5家、中央金融机构2家。2018年及以后,分批划转其他符合条件的中央管理企业、中央行政事业单位所办企业以及中央金融机构的国有股权,尽快完成划转工作。

中国的老龄化问题已经扑面而来是不争的事实。从老龄人口和老年抚养比来看,我国这两个数据都在不可抑制地上涨:
截至2016年年底,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突破了2.3亿,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达到16.7%。其中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突破了1.5亿,占总人口比重已经达到10.8%。

按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老龄人口超过14%是“老龄社会”,21%以上是“超老龄社会”。可以想象,中国很快就将进入超老龄社会。

我国人口的老年抚养比也在不断增高,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总抚养比为34.2%,到了2015年已经攀升至37%。其中老年抚养比也从2008年的11.3%持续上升至2015年的14.3%。20世纪90年代,当时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5∶1,5个参保人养1个退休人员;现在抚养比已降到了2.8∶1,即2.8个人养1个人。这对养老保险基金的支付压力、可持续发展都带来了严峻挑战。

与此同时,我国人口的平均寿命则在不断增长。从1981年的67.9岁提高到2016年的76.5岁。这意味着,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将更深,养老负担将更大。

中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的时期,必须正视养老保障面临的两大难题:一是地区之间的保障能力差异较大;二是整体养老保障能力的长期趋势很不乐观。

诚如财政部前部长、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所言,我国的社会养老保险体系存在诸多问题,养老保险体系高度碎片化,公平性和可持续性都不足,效率也比较低,而且养老保险的理论基础相对薄弱。当前我国社会养老保险体系的可持续性已受到巨大挑战,改革的再一次顶层设计已经摆在面前。

中国需要从战略层面高度重视老龄化问题,对现行体制进行迅速、有力的改革,以保障养老保险的可持续性。而要缓解这一复杂的系统问题,中国恐怕要在拨付国有资产充实社会保障方面有较大的改革。从以人为本的立场出发,充实社保资金是最大的公共服务保障之一,其最终解决还是要靠出售国有资产。

事实上,以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这个想法已经提了20多年。自1999年9月十五届四中全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提出“要采取多种措施,包括变现部分国有资产、合理调整财政支出结构等,开拓社会保障基金的筹资渠道,充实社保基金”之后,我国一共实施了三轮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的政策,分别是2001年的“减持国有股筹集全国社保基金”、2009年的“转持国有股充实全国社保基金”、2017年的“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截至目前,A股市场共有1056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然而,目前国家通过国企上市首发股票划转10%充实社保基金,累计仅2300亿元左右。

从历史眼光来看,以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这是中国从无到有建立和充实社保基金缺口的最终解决方案。历经20多年的讨论、利益博弈、政策形成、推动落实的复杂过程,这一方案终于以制度化的方式落地。这一政策的落地,很好地展示出国内政策形成和决策落地之不易。

虽然目前关于本次国资划转社保基金的规模尚无公开数据,但中金公司曾测算,如果把国有企业股权每五年划拨10%给社保基金,至2030年划拨至40%后保持不变,那么需要划转的资金总规模相当于16万亿元。此前,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显示,中国社保基金缺口10万亿。如果这两个数字测算都属实,那么划转国有资本足以弥补社保基金的缺口。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