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供给侧改革是苦口药而非强心剂

原作者: 本报记者 /张郁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CFP / 供图

        “供给侧改革”这一经济术语近日成为热词。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央首次提出“供给侧改革”,9天内中央高层5次提及“供给侧改革”,并已进入公共决策的讨论阶段。如此密集的发声,可见“供给侧改革”对未来中国经济格局的影响力。

        11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强调“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扩大内需”;11月15日,习近平在G20安塔利亚峰会上强调要“重视供给端和需求端协同发力”;11月17日,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时再次指出,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11月18日,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再提“供给侧改革”。

        那么何为“供给侧改革”?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的解释是,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从生产和供给端入手,增加有效供给,从根本上解决供求不平衡,并理顺供求结构的失衡,如投资比重过重,消费与服务不足。

        如今,“新常态”之类话语背后预示社会对于经济预期的改变,即高增长已经过去,也慢慢认可光靠需求端管理无法真正带动中国经济走出困境。那么,强调供给端,能否快速拉动中国经济?

        当前中国的问题不仅仅在于经济下滑,更在于此前高速增长遗留下的历史问题,过多投资带来过剩产能以及债务积累情况,以及由于资源配置机制的不合理,给予各种僵尸企业生存的空间,还有亟待淘汰的落后产能等。在此趋势下,提速经济恢复增长并不是第一要务,整顿以往经济弊端才能使经济真正盘活,否则在海外经济低迷人民币外流趋势之下,中国经济或有金融震荡的风险。因而,短期来看,很难直接见效。

        换句话说,供给经济学并不是经济强心针,而是苦口药。


        过时的需求刺激


        前面30多年的发展,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所没有的。到了2000年后,中国的学者们等根据前面的经济成功实践,提出了以注重需带经济的思路。投资、消费、出口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这也是属于“需求侧”的三大需求。

        所谓需求带经济,就是公司等通过各种方式来增加投资、加大商品和服务的他国销售,并以上述三种方式来带动市场总的需求增加。市场需求增加,那么就需要有相应的供给,供给的增加也就是人们收入的增加,社会上的工作岗位也会增加。理论上讲,这样的思路并没有错。

        事实上,在过去的经济模式中,中国分析经济喜欢强调需求的三驾马车,认为需求不足导致产出下降,所以拉动经济增长。

        这种分析模式的好处在于简化,可以直白看到经济各部分在GDP中的构成以及作用,其缺点在于忽略了经济逻辑,更多是从结果不是从原因来解析经济增长。也正因此,在以往强调需求端框架之下,中国经济在投资拉动的狂潮中一骑绝尘,与此同时各种呼吁扩大消费以及扩大出口拉动经济口号也层出不穷。

        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及以后,政府推出4万亿人民币的刺激计划,并通过货币政策,不断释放流动性。过去5年里,11次下调利率,22次调整准备金。这些政策的确给下滑的经济,从需求端注入强刺激,为经济企稳带来活力。

        然而,在过去的10年间,按照这条思路走下去的中国却出现了一些问题。央行将新印的4万亿人民币投到了市场,从而让市场有足够的资金。有了资金,公司等都可以拿到钱进行投资。但是这些所投项目中,多数都是不顾及市场本身的需求变化的。

        接着,过高的通胀率出现了。由于超量资金投进了市场,并且还有大量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一时间,房价飞快上涨,物价也是快涨。相应地,工资也跟着大涨,但是工资的涨速始终没有赶上房价、物价涨速,结果原本健康的以需求带经济模式出了问题。

        事实上,能够带来经济增长的唯有投资,而能够带来优质经济增长的唯有有效投资。在经典增长理论中,这本是常识,生产能力的扩张只取决于劳动力、资本的积累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而不是消费的扩张。过去依赖需求端看似三驾马车,其实主要是依赖投资拉动经济。

        可见,如果不按照市场的规律,即便是遵循了以需求为主方向,也终究是会失败。此次“供给侧改革”,其实就是一个新的思考角度。

        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世贤的话说,“经济新常态下,必须重新审视我们的宏观经济管理政策,不能单纯强调需求管理,只能在扩大总需求的同时,从解决结构性矛盾入手,加强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这是解决社会总供求平衡的根本措施。”


        “供给不顺、需求不足” 成为突出矛盾


        由此可见,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因并不复杂——实践证明,单纯的需求管理难以帮助中国经济走向复苏。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力图持续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刺激需求。2015年以来,央行已5次降息降准、发改委新批基建项目超过2万亿人民币,但经济颓势难改。无论是2009—2010年的“四万亿”,还是目前的投资刺激,均收效不佳。这表明,中国经济面临的不是短期的、周期性的、外部的冲击,而是中长期的、结构性的、内部的压力。刺激政策对前一种情形或许有效,但对后者却束手无策。

        虽然供给在短期内对于经济尤其是数据的改善并不明显,但是就如同一个患者,不能总是依靠刺激和起搏器来维持生命,而需解决身体机能,理顺自身免疫系统,需要标本同治。“供给不顺、需求不足”成为目前经济的突出矛盾。因而从需求侧走向供给侧,是中国不得不选择的改革。

        正如11月18日习近平在亚太经合会议中所指出的:“要解决世界经济深层次问题,单纯靠货币刺激政策是不够的,必须下决心在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方向作更大努力,使供给体系更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

        供给经济学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滞涨时期,有着西方国家大政府与高赋税的时代背景,因此供给经济学主要呼吁减少管制以及降低税负。对比之下,当前中国的问题不仅仅在于经济下滑,更在于此前的过多投资带来过剩产能以及债务积累情况,这是与里根时期的美国情况并不相同,因此虽然都是关注供给端,但要解决的问题却并不雷同。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认为,明年中国经济依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从全球看,美国经济危机问题先是传导到欧洲,随后传导到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现在又传导到资源出口国,这个传导还没有结束。但是,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结构性问题大于周期性的问题,包括五大行业产能过剩,像钢铁、煤炭,绝对供大于求,还有房地产库存问题、地方财政问题等等。

        祝宝良认为,供给侧改革实际上就是产业政策问题,有两种含义,中期解决结构性问题,长期解决生产要素问题。解决僵尸企业问题,需要通过兼并重组。对于房地产问题,祝宝良建议成立一家类似于房地美的政策性银行,低利率贷款,让农民工可以买房。

        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则认为,理顺供给端的不平衡,减少供给端的摩擦和打破垄断利益,充分发挥市场力量变得日益重要。“互联网+”正是这种市场力量,正在不断改变供给端的不平衡,并刺激新的需求,已经渗透在老百姓“衣食住行”的各个层面。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看来,供给侧改革的目的是侧重于企业微观机制的重构,提高要素和资源优化配置,进而提高经济效率。当前迫切需要进行的供给侧改革包括三方面:一是建立有效的过剩产能退出机制,减少“僵尸”企业,让资源要素重新流动起来。二是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特别是钢铁、石化、有色、建材、煤炭等上游产业,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必须及时有效地推进国有企业改革;三是建立企业家激励机制,加强产权保护,营造一个企业家能够有创新、创业激情的激励机制和环境。


        供需同行创新是根本动力


        中央提出加强供给侧改革,体现了当前经济问题的准确判断。中国面临的问题显然并非简单的需求不足:一方面产能过剩,另一方面国民蜂拥到日本买马桶; 一方面国内奶粉行业陷入困境,另一方面澳洲、德国的奶粉被国人买得断货。

        中国经济真正的问题在于供给侧的结构性缺陷:要素价格扭曲导致资源不能有效配置,一些行业过度投资过度发展;政府管制太多、法治薄弱,严重抑制了创新活动,减少了有效供给;中国企业普遍停留在低成本竞争阶段,中国目前的供给现状是低端供给过剩、高端供给不足,无法适应居民消费升级的需求结构。

        而强调“供给侧改革”并非意味着拉动总需求的改革不重要了。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时指出,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这足以说明需求的重要性。

        而就传统意义上而言,单纯强调和推进学者们主张的供应侧改革实际上会带来严重的休克疗法效果,即通缩压力,而不改革则会出现潜在成长力的不断下降。那么,中国供给侧改革具体而言究竟是改什么呢?最近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的解释是,目前最为清晰的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包括交易成本、各种税费、融资成本、社会保障成本等。这有利于增强企业创新能力、提高供给质量与效率、改善供给结构,最终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经济增长取决于有形资本与智力资本的积累,以及劳动力质量与努力程度。里根之后,真的产生了一段经济腾飞的日子,主要原因就是众所周知的科技创新。美国经济结构从八十年代起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以“硅谷”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得到长足发展。各种大型新兴技术研究机构和产业集群不断涌现,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源。

        从市场学的理论上来说,市场可以塑造和创造,根本动力是创新。供给,如果是对生产力和效率的突破,也可以创造需求。比如iphone的成功,创造了巨大的智能手机和产品市场,彻底改变和颠覆了我们的需求。但这种需求创造,需要极其强大和真正有实质的创新性。苹果以前,几大手机和软件制造商其实已经 “创造”了多年,但终究因其创新内涵不够而不能成为有效需求,有些公司甚至惨遭淘汰。

        对于供给经济学的适用性,马云做了非常深刻的阐述:“中国经济前30年,加大基础设施、出口,这是政府拿手好戏,银行的钱掏出来。消费,把老百姓的钱掏出来,那是企业家的本事,那是创新的体现。我们要用观念去不断打开这个消费和内需拉动的东西,这一定是企业家的作用。未来20年到30年,中国必须以消费拉动,而消费拉动一定是企业家。”

        李克强总理提出:“大道至简。”中国历史上,但凡一个时代的政治比较“简”,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就会被后世称为“盛世”。这其实就是供给经济学的精髓。

瓦力翻译译 :The so-called demand with the economy, is the company through a variety of ways to increase investment, increase sales of goods and services in other countries, and more than three ways to stimulate the market's total demand.via 百度翻译

(编辑:admin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