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戴拉:优步预计2019年前将上市

2017-11-14 10:33| 原作者: 尔夫 |来自: 腾讯证券

摘要: 科斯罗萨西还从根本上重塑了公司的文化,因为这家大型初创公司正准备上市。当优步在伦敦的运营执照被取消时,科斯罗萨西做了一件有悖于优步公司文化的事情:道歉。 ...
据CNBC报道,优步(Uber)首席执行官戴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周四说,Uber整个董事会内有足够多票数支持IPO。公司计划于2019年前上市,该决定得到了全体董事会和前CEO Travis Kalanick的认同。Khosrowshahi表示,Uber现在正在重组董事会,董事会现在主要就控股方面仍存分歧。

或巨额资金支持 或2019年上市

“如果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将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缺点,就像聚光灯照着我们一样,没有任何优势,”他在担任首席执行官后的首次高调亮相中表示:“但现在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优步前CEO)和整个董事会都同意我们上市。现在的一切数据已经为上市做好了准备。”

卡兰尼克此前曾表示,优步应该“尽可能晚地上市”。这位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在监管部门对该公司的公司文化的严格审查过程中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周四,他没有立即回复CNBC的置评请求。

科斯罗萨西说,虽然优步尚未盈利,但在某些领域还能够吃得开,而且该公司只是在填补其他投资的亏空。他在纽约时报的DealBook会议上接受专栏作家和CNBC主持人Andrew Ross Sorkin的采访时说,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优步(美国)将不会盈利,这取决于竞争对手Lyft的表现。

科斯罗萨西说,2019年的IPO目标不是来自潜在投资者软银施加的压力,软银将最终成为长期投资者。此外,优步还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Saudi Public Investment Fund)获得了35亿美元的投资,该基金可能会被软银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合并。优步还得到了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Saudi Arabia's sovereign wealth)的支持。

科斯罗萨西:我不关心曾经发生了什么 我关心我们要做什么

自8月底正式加入Uber以来,科斯罗萨西已经掀起了波澜。他接手的公司并不容易管理。当他接手时,优步正受到监管调查和工作场所文化调查的影响,这导致了关键员工的离去。

“我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了。胜利会在一个组织里隐藏到腐烂,我认为优步曾经是胜者,我认为曾经的胜利成为了我们一些坏行为的借口,”科斯罗萨西说。

科斯罗萨西说,他早些时候忽略了询问他是否对优步CEO职位感兴趣的电话,他当时希望避开媒体的议论。他说他曾经认为自己是惠普的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和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等“行业巨头”的后备选择。

科斯罗萨西说:“我真的很担心被泄密,这一切都在发生,我真的很高兴我的成为优步CEO的消息直到最后都没有被泄露出去。事情从来都没有像媒体说的那么糟糕。”

科斯罗萨西说他已经读过一些关于优步办公室内性骚扰的指控,但是他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前并没有要求去看公司工作文化报告。他说他曾经考虑过一旦他加入公司就会开始谋求上市。

“当我获得这个职位的时候,我不想偏袒任何一方。我对过去发生的事情没有兴趣。我对公司、员工、品牌以及我们如何前进感兴趣,”科斯罗萨西说:“别告诉我已经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我们要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卡兰尼克与重要的优步投资人发生了争吵,将公司董事会分裂。在优步的改组中,像软银这样的主要投资人和Alphabet的Waymo等潜在对手也一直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董事会引领的方向非常糟糕,”科斯罗萨西说:“我们正在重组董事会。这将是一个很大的董事会,但没关系。我们以合适的价格将软银作为战略投资者,这将是一件好事。”

公司董事会内部纷争严重

优步内部的一大纷争是,某些股东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控制董事会其他成员的构成。科斯罗萨西说,许多公司都有多个股东类别,并能够进行长期投资。但至于优步的情况,这种类别需要简化。

科斯罗萨西说:“你在这里有两拨人,他们不会团结一心而只会互相攻击。在某种程度上我告诉董事会的是,‘如果我们要互相攻击,至少让我们用常规武器代替核武器来进行攻击。’这不关乎一个人的权力,这关乎整个公司的存亡。

科斯罗萨西说,他架空了仍然是董事会成员的卡兰尼克的权力,后者欣然接受了。

“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就为自己不使用特拉维斯的才华和他的见识而感到愚蠢。”有几个星期我们不说话,也有几个星期我们一周就讨论10次,” 科斯罗萨西说:“我想他知道为什么’,那就是我早该拥有我自己的空间了。他跟我明确表示他想参与到公司的业务中,我告诉他我希望让他参与进来。”

新CEO带来的改变

科斯罗萨西还从根本上重塑了公司的文化,因为这家大型初创公司正准备上市。当优步在伦敦的运营执照被取消时,科斯罗萨西做了一件有悖于优步公司文化的事情:道歉。

科斯罗萨西说:“我认为我们在处理痛监管机构的关系方面普遍不成熟。”

但科斯罗萨西并没有在优步的另一场战斗中服软,那就是同Alphabet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的一场诉讼。

“这件事将上法庭,”科斯罗萨西说:“我认为,他们的损失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科斯罗萨西还反驳了所有优步司机都应该是公司员工而不是合同工的提议,他说司机们都喜欢做自己的老板。他指出,优步在他的任期内做出了一些改变,包括允许付小费,以让司机更高兴并提高他们的薪水。

“问题的一部分是保险的成本,最大的赢家其实是保险公司,”Khosrowshahi说:“相信我,我们并没有在美国司机身上赚很多钱。”

(编辑:管佳宇)

最新评论

关于企业观察网|关于《企业观察报》|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合作|

业务合作电话 :010-68718028     传真 :010-68718091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2号院     邮编:100048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11-22 07:02 .

返回顶部
企业观察网24小时联系方式
 : 397771540
《企业观察报》监督举报电话
 : 010-6871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