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郑永年:从美国惨案谈枪支管理的困局

2017-10-12 11:45| 原作者: 郑永年|来自: 凤凰网

摘要: 美国枪支合法持有,是民众反对暴政的最大保障的确属于早期美国的文化,在美国南部州至今也还很有根基。但是仅凭这一点也不足以支撑国会长期在禁枪法案上保持现状。 ...
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10月1日晚间发生史上最严重枪击案,事件导致至少59死527伤。截止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宣称,此次袭击与国际恐怖主义无关。此前,IS宣称对袭击负责。枪手为64岁的史蒂芬·帕多克,其在警察进入房间前就已开枪自杀。警察在其房间里发现至少10把步枪。

正角评论:事件一出,舆论的焦点又再次集中在了美国的枪支泛滥上。中国的著名歌手王力宏在微博上晒出:“禁枪,在美国气氛不稳定,而枪还泛滥的情况下...太危险了。 需要多少无辜人民丢命?禁枪吧!刻不容缓!别让黑暗和邪恶压倒正面和光明的能量。这次别灰心,这次别摇头或叹气...这次希望能够禁枪,给世界和平一点希望!”更是引发了数万人的讨论。

中外舆论对于美国的枪支泛滥总的来说有三派主流观点,第一类观点最激烈,就是以美国步枪协会为首的利益集团背景深厚(连布什父子都是其成员),长期花巨资游说立法委员来保证枪支的合法销售。包括高晓松在内的很多极具影响的娱乐明星,都宣称美国的枪支泛滥和一系列利于枪支生意的法律都是这个号称美国权力第四极的美国步枪管理协会造成的。这次恶性枪击案后,大量媒体也将美国的枪支泛滥归结为这个协会长期游说的结果。

第二类观点则正好相反,他们认为,拥有枪支是民间反抗暴政的神圣权力。美国之所以无法禁枪,并不是因为什么游说集团或邪恶势力为了军火生意的某个阴谋,而是美国的百姓觉得这是自己的神圣权力。2014年4月,政府以保护动物为名,动用警力围捕内华达州当时67岁农场主邦迪的牲畜。邦迪的儿子前往交涉还被警察打伤。

当时有媒体声称政府此举是因为美国一位民主党参议员想强行征收邦迪家的土地,结果激起了西部牛仔们的愤怒,各地的牛仔持枪自发组成民兵前往保卫邦迪的家园,最后使得奥巴马亲自出面,被迫取消了对邦迪家土地的强行征收。第三类观点则相对理性,保卫民众的权力需要的是法制,并不是枪支,美国实际上是全球唯一一个枪支泛滥的大国,不可能美国之外的其它大国都可以随意欺压百姓。枪支应该被禁,因为枪支泛滥的危害远大于它在民权上带来的象征意义。郑老师能为我们解读下这三类观点么?

郑永年这三个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是都过于极端。美国的枪支问题牵涉到个人权力、利益集团和法律等因素。我在普林斯顿读书的时候,班上来听课的一位同学就告诉我,他有7支不同类型的枪支。他也介绍了美国普通人拥有枪支的情况和原因。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如果那么简单,美国人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他们又不笨。

很多娱乐明星和媒体将美国的枪支泛滥说成是美国步枪管理协会NRA的操纵,这种阴谋论的说法很容易获得普通不明真相群众的支持,尤其是美国之外的民众。中肯地说,美国步枪管理协会确实一直努力游说国会反对禁枪,但是它没有强大到可以左右立法部门的地步。媒体上大量流传着他们有大量的竞选资金和庞大的会员等故事,形容他们是可以左右立法和总统选举的权力第四极,实际上没有那么夸张。

刚刚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是一个禁枪派,但是奥巴马并没有被枪支管理协会“左右”而败选。NRA的美国总统竞选赞助经费也不到2000万美金,这个数字相对于美国总统竞选超过13亿美元的花费,根本谈不上有巨大影响力。再者,利益集团的游说之所以有效,大多是因为他们可以找到法律的和宪法的依据,那就是持枪是美国人的传统权力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种权力传统,利益集团的游说不可能起到如此大的作用。

美国枪支合法持有,是民众反对暴政的最大保障的确属于早期美国的文化,在美国南部州至今也还很有根基。但是仅凭这一点也不足以支撑国会长期在禁枪法案上保持现状。持美国应该从治安的角度废除枪支合法拥有观点的人,是没有看到枪支管控真正的症结。这个症结与美国过于分散的警察制度有关。

美国的枪支管理现状是受其特殊警察制度的制约,而不是司法法令的制约。美国在建国之前,来到这片大陆上生活的最初移民是没有社会公共治安保护的,警察体系的缺位使建国前的美国各邦都不可能有任何枪支管制的法令。最早的美国警察是以县级司法官和地方保安官的形式出现的。当时,北美殖民地大部分居民分散居住在广大的农村和小镇,为了管理这片广袤的土地,殖民地总督任命一名官员为县司法官,并为他配置几名半职业化的警察。

这就是当时北美英国殖民地警察组织的基本形式。县司法官除了要维持正常的执法活动外,他们还要负责征税、指导选举,在有些地区,他们甚至还要负责桥梁修理、道路维护等工作。直到美国建国近60年之后的1830年,因为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发展,美国在波士顿才诞生了县级治安体系的重要补充,专门负责城市治安的城市警察。由于各个城市与乡镇之前既不存在县级治安力量,也不存在城市警察体系,美国各州州长就会任命一名州警察局局长,组建州警在州内各主要交通道路巡逻维护交通治安。所以美国州警其实被称作州骑警(State troopers)或者高速公路巡警(highway patrol officers)。

联邦政府又根据纳税等各种公共职能,成立了联邦邮警,税警等分别隶属各个联邦政府部门的特殊警察。依照这四类原则组建起来的警察体系,并不互相统属,很多时候虽然配合,但是更多时候各自为政。州警只对州长负责,县警只对自己本县人民负责,城市警察则只对市政府负责,联邦警察对各自对应的联邦各部门负责;他们的编制没有统一规划与协调,各类警察机构会随着各自负责对象的预算缩减而缩减甚至消失。

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美国至今存在很多没有有效警力维持秩序的近似治安真空的地区,而且因为经济原因美国还会随时产生新的近似治安真空的地区。占美国警察体系最大比例的城市警察,其编制大小是随市政府的税收拨款伸缩的。洛杉矶就有地区因为税收不足,撤销了当地城市警察,改由县警察体系直接管理。县警察体系虽然属于常设机构,但是人数往往不足,州警又重点只负责交通要道的治安,所以当时的洛杉矶撤销了城市警察的地区治安就下降得很厉害。

那些在电影大片里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FBI,其实是隶属美国联邦司法部的警察体系。他们的总人数仅有2万多人,只有我国北京市正式警察人数的一半左右;现实生活中的他们不仅谈不上无处不在,美国大部分区域的日常治安对FBI来讲都属于鞭长莫及。如果彻底禁枪,除了税收情况较好的大城市居民,很多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居民就会被剥夺保护自己的基础屏障。

禁枪作为一个公共政策,明星们可以尽情作秀,但公共政策的制定者们却不能单单凭借天真的动机来行动。且不说禁枪法案能不能最终通过,假定禁枪法案能够通过,这也不是一个能有效执行的法案。就美国目前的警察体系,根本无力短期内收缴大量犯罪份子的枪械。犯罪份子本身更不会守法交枪,但守法公民却无法再合法拥有枪支。人们担心,一旦这个情况出现,美国的犯罪案件一定不会减少,而是巨增。

有一本介绍美国大学的著作《大学之路》过去两年在国内非常畅销,作者在其中就专门提到,将鞋脱在门外是留学生非常忌讳的习惯,这样很容易暴露给告诉犯罪份子这里住着亚洲留学生。美国的“城堡法”规定,只要是非法进入居民房屋,居民有权直接射杀。亚洲留学生会成为目标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非洲裔的人认为亚洲留学生有钱,但是亚洲留学生一般都没有枪。倘若所有的普通百姓家里都会被认为没有枪,或者有枪也买不到子弹,那么美国的犯罪份子在那些缺乏警力的区域一定会更加猖獗。

很多媒体在网上宣传美国的枪支购买近乎完全自由,其实是夸大了美国枪支管制的漏洞,还有很多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宣传NRA通过了法律让持枪者免于背景调查其实属于讹传。美国公民合法购买枪支是需要做背景调查的,符合有犯罪记录或者精神疾病者等很多条件的公民也被禁止合法持有枪支。举个例子,某个媒体为了吸引眼球,说NRA推动的法令荒谬到了容许精神病患者持枪。

实际的情况是,如果一个本身拥有合法持枪证的人,在接受心理医生咨询的情况下,只要没有确诊不能持枪,他的持枪证并不会被剥夺。因为如果凡是找心理医生咨询的人都会被记录并剥夺持枪证,会造成大量公民根本不敢轻易找心理医生咨询,结果就是那些本可以让心理疾病得到控制的合法持枪公民在没有医生的帮助下病情恶化,最终酿成恶果。

美国的枪支管理确实存在很大的漏洞,也跟社会安全带来了极大隐患。但是我们在看待这一现状的时候,必须考虑到其对应的整个社会制度与公共政策在执行过程中会遇到的实际问题。很多法令在制定和执行时也存在很多难以界定的灰色地带。

正角评论: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一个坚定的禁枪派,但是他在任内几乎没有能够推动一项有效的枪支管理法案。反对他的人说奥巴马本身就是一个只说不做的人,所以他的禁枪更多是表演性质,奥巴马实际并没有拿出过任何一个经得起考验的方案。支持他的人则表示,奥巴马在任期间,饱受白人团体的抵制,NRA就是其中代表,所以他没法推进枪支管理的法案。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作为一个“禁枪”总统,奥巴马任期内美国两家最大的公共交易枪械制造商Sturm Ruger和Smith&Wesson的股价分别上涨了700%和450%。 

郑永年:奥巴马任内的八年,美国治安状况在恶化。根据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大城市的治安不断恶化,枪击案比例持续攀升。奥巴马之所以不断表态要禁枪,其实是对其任内治安状况恶化的一种推卸责任的被动反应。奥巴马是知道美国枪支管理制度的复杂性的,他花最大的努力,也不见得能够通过。奥巴马真正努力推动的法案是医改法案。虽然医改法案最后被新上任的特朗普总统废除,但是在奥巴马任期内就确实得到了推进。   

美国大城市治安的恶化是奥巴马8年任期里难以回避的劣绩。因为在其任内没有采用有效手段缓解经济危机,奥巴马任内8年的美国就业人口比例为冷战结束后美国历史最低,并且这一记录保持了8年。

美国的媒体宣传的所谓奥巴马在任期内将美国失业率从10%降低到了5%,其实是经济学家们玩的统计游戏。美国经济学家们计算失业率的统计方法是将失业半年以上没有能够获得工作的人踢出统计范畴,不计入失业人群。媒体的粉饰太平并不能改变实际的经济困局,在奥巴马执政的8年,美国25岁以下实际失业率长期高达20%,很多年轻人几乎放弃了找工作的努力。

同时,奥巴马由于要讨好美国少数裔,来获得稳定的选票,在任期还常常纵容非法移民;例如2014年他用总统令延长非法移民遣返期限,2012年推出“追梦人”计划,让16岁之前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获得合法的工作准证,变相地一次性合法化这部分非法移民。美国在奥巴马时期非法移民数急增至2000万左右。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这些拉美裔和非洲裔的非法移民进一步加重了美国城市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在美国治安存在问题地区,持枪家庭对武器需求量的上升主要原因应该是这个时期治安恶化的反应,不应该解释为担心今后买不到枪而进行的囤积。

正角评论:截止此时,据美国FBI的说法,这起枪击案目前来看并不是恐怖主义行为。恐怖组织IS却宣称对此事负责。很多中美的网民都表示,当一个独狼式的袭击都能够造成如此危害时,恐怖主义份子能造成的危害就更值得美国人民胆寒了。那么既然更有效的枪支管控因为美国特殊的制度短期内看不到太大希望,美国是不是在未来只能长期陷入这种安全恐慌只中呢?

郑永年:美国911恐怖之一事件之后一直在致力于国际恐怖主义对美国构成的威胁。这当然很重要。不过,美国忽视了内生的恐怖主义,并且把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在穆斯林群体。也就是说,美国的恐怖主义定义过于狭义。我觉得对恐怖主义需要重新定义,应当包括那些类似拉斯维加斯这次枪击那样的事件,同时也应当包括国际的和内部的。欧洲恐怖主义的趋势越来越呈现出内生性。如果这样,那么人们需要一种全新的、全方位的反恐机制。但这样一个机制正是西方主流社会所恐惧的。

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在发生恐怖主义事件之后,人们似乎具有共识,即要全尽全力反恐。但当政府开始要在暴力机器方面集权的时候,人们又开始担心政府的滥权。有人说,西方人对政府的担忧甚于恐怖主义。这并非没有道理。近代西方历史是个人权利扩张的历史。西方人把防止政府滥权提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甚至对一些人来说,恐怖主义是常态了。为了保护个人权利,很多人实际上是容忍了甚至放任了恐怖主义。对西方来说,有效的反恐可能首先要改变已经走向极端的“个人权利观”。

(编辑:管佳宇)

最新评论

关于企业观察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合作|

业务合作电话 :010-68718028     传真 :010-68718091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2号院     邮编:100048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10-20 16:47 .

返回顶部
企业观察网24小时联系方式
 : 397771540
《企业观察报》监督举报电话
 : 010-6871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