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周天勇:人力资本积累与技术后发优势

原作者: 周天勇 |原发: 凤凰财经

放大 缩小
现代经济分析了人力资本对于经济增长贡献率,主要是分析教育投资、知识水平提高,形成人力资本,成为区别与普通劳动力的经济增长的投入要素和动能;而科学发现、创意试验、知识专利等,作为在资本和劳动投入边际收益率下降的情况下,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的投入要素和动能。当然,二者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交叉复合性。

这对人口红利消失情况下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即用人力资本红利和技术进步红利弥补和替代人口红利,持续地推动经济实现中高速度的增长。当然,一个平行的前提是:相应地提高大众收入水平,扩大消费需求,使在经济主力人口减少的状况下,能够平衡人力资本和技术进步投入创造的相对多的产出。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睿智开启最早的民族之一。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500年之间,在哲学、政治、法律和宗教等方面,中国出了与古希腊苏格拉底、柏拉图等齐名的大思想家孔子,以其哲学理念,形成了中国后来的儒家文化。而且在春秋战国年间,思想界形成诸子百家、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局面,产生了老子、孟子、庄子、墨子、商鞅等一大批中华民族思想进步的先驱者。

国内外华人,如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崔琦、朱棣文、钱永健、高锟、屠呦呦等,先后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从现代历届国际奥林匹克数理化等中学生竞赛看,中国学生多次获得各科团体总分第一,加上台湾、香港和澳门地区参赛学生的成绩,华人在奥林匹克竞赛中的优势更加显现。这说明,中华民族的智慧能力,并排于世界各优秀民族之列。

有研究机构计算过,1985年时,中国人力资本总量按当年价为33.59万亿元,到了2012年时不变价增长到了161.23万亿元。[4]如果城乡人力资本2012年以后,年平均分别按照1.3%的比例长消,并以1958年各自的年平均增长速度计算,2015年中国按照1985年价,人力资本总量为186.23万亿元。

从上述基数推算,一是由于人力资本投资,主要是以消费品为主,考虑物价变动系数4.6329;二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受教育人口及人力资本退出工作;三是知识折旧和智能退化两个缩减因素,以40%计算,2015年中国人力资本规模现价517.67万亿元,折汇率美元近79.64万亿。即使收益率为5%,2016年人力资本创造GDP的潜力近26万亿元。假定2016年GDP总规模72.2万亿元,人力资本创造GDP的比例将达到36%。根据舒尔茨等人力资本积累推动经济增长的理论,这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强劲的动力。

2015年出国留学超过50万人,留学在读规模达到172万人。改革开放以来到2015年,留学生回国人数总规模在210万人左右。近两年留学生归国人数在30万人左右。

中国仍然是一个收入中等偏上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在劳动比较成本、工业化经验、人口红利等后发优势结束后,实际上应当进入利用技术后发优势的阶段。首先,从时间上看,中国不用对许多技术从生产头学起,我们还可以大量地引进、学习、消化、吸收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以节约技术研发的时间,并向每个技术先驱学习,选择成功的率先创新进行模仿改进,避免大量技术探索中的失误,大大降低其技术开发活动的不确定性和失败的风险。其次,我们可以在现有的技术上,既可以进行技术进一步突破的创新,如中国的核电CPA1400,就是在引进美国西屋公司CAP1000基础上的技术提升,并且在CAP1000图纸的实际建设中,对西屋公司的主泵、爆破阀等关键技术进行了修正和提升;也可以对引进技术综合,进行集成再创新,如中国的高铁技术,就是引进学习日德法不同国家的高铁技术,在取各家之长的基础上,对技术再提升,集成再创新。再次,目前许多前沿技术,如大数据、计算技术、3D打印、智能机器人等,各国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中国已经储备了足够的专业的研发人员,资金实力也开始足以支撑前沿技术研发的投入,并且我们在20%左右的前沿技术领域中领先,未来我们有实施追赶超车战略的后发优势。

2015年中国科技人力资源规模在7500万人左右,科学家、工程师、技术人员在2500万人左右。2014年研究与试验发展人员达371.06万人/年,研发人员投入规模占世界第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总部发布的《2015年科学报告:面向2030》称,美国用于研发的投资占全球28%,依旧处于领先位置,中国紧随其后(20%),超越欧盟(19%)和日本(10%)。[5]从2003年到2013年,中国在研发领域的投资大幅增加,每年投入的研发资金平均增长19.5%。尤其是中国在航空航天、医药工程等高科技制造业的投入占据了全球总产出的27%,仅略低于美国所占29%的份额。而在科学和工程教育方面,中国的投入则远远超过美国,拥有所有这些领域学士学位的人数大约49%来自中国,来自美国的仅为33%。从2000年至2012年,中国拥有科学与工程学位的人数增长了300%。[6]

技术研发组织体系逐步发展和完善。到2015年,科技部公布了新增的75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分布在新能源汽车、农业生物技术、高性能复合材料、核能、智能电网、电子核心基础等多个领域。至此,中国国家重点实验室已经达到252个。[7]2015年中国各类众创空间已超过23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有2500多家。比如,中关村现有各类孵化器130多家,最活跃的包括天使汇、车库咖啡店、联想之星、3W咖啡、创新工场、微软加速器等。[8]2015年底,中关村等国家级高新技术园区共145家,国家级经济区共219家。这些高新区和经济区所创造的增加值占GDP的25%左右,达169175亿元。[9]

根据专家们的计算,我国科学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1952—1957年为27.78%,1957—1965年只有8.24%,1965—1976年间更是仅为4.12%。[10]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努力,2016年有关部门的测算,中国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56.2%,并且规划2020年的目标为60%。

发展中国家,在其现代化的过程中,有一个人口红利和成本比较的后发优势。由于计划生育使人口增长速度提前放慢和人口结构过度老化,人口红利和低成本比较优势,已经丧失殆尽,现在需要用技术后发优势加以替代和支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创新战略,从阶段看,先走了以市场换技术,引进吸收和消化国外先进技术为主的道路,后在大规模出口导向经济发展阶段,选择了对引进吸收消化的技术进行再创新,以及开始自主创新的技术创新发展战略。而到了经济转型阶段,中国技术创新进入了自主创新为主的前沿重点突破、综合体系集成、互联网加商业模式,以及智能制造为主的工业2025等新阶段。从动态位势上看,从改革开放初期技术水平较为落后到建成创新型大国,中国选择了从起点到目标的弯道超车战略,首先是模仿学习应用紧紧跟随;其次是中间积累一定人才、条件和资金实力时发力;再次是在一些领域实现越来越多的重点突破,一些领域获得越来越多的并排,缩小技术跟随的领域;最后,实现相当技术领域领先,许多技术领域并排,较少的技术领域跟随。由于科技进步的交叉复合、领域拓展、技术更新加快,对于一些新领域的技术,我们与欧美日等国家在同一起跑线上,并且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在全球进入领先地位。

总之,科技创新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和国际竞争力提升的强劲动力。创新人才的积累和投入的加大,使技术研发能力大大提高,科研和技术转化条件今非昔比以及许多技术正源源不断有创新、被培育、产业化,成为制造业换代升级和服务业转型的基础。

(编辑:管佳宇)

(编辑:管佳宇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