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要加法减法并行

查看: 4161 |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原作者: 周煜祺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结构问题压力较大、转型任务沉重的背景下,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已成重要主题。

在刚刚结束的“2017金融街论坛”上,“一行三会”领导不约而同地重点谈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问题。比如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称,金融创新是大势所趋,但不能偏离经济需要,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接受监管,都要服务实体经济;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对于银行业而言,服务实体经济是光荣使命,防范金融风险是主体责任,深化改革是基本动力。

毋庸讳言,“脱实向虚”是中国经济最令人关注的结构性问题,它不利于实体经济成长,也背离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

近年来,在实体经济发展困难、“脱实向虚”倾向明显的大环境下,工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度和成本都在增加。由于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土地成本以及城市资产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提升,使得以工业领域为主的实体经济发展面临较大压力。8月经济数据全面回落,也印证了这一判断。而由于金融部门对实体经济支撑的边际效应在减弱,8月份企业中长期融资需求开始出现下行迹象。

常识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金融对于经济运行至关重要。一定程度上说,“脱实向虚”是导致国际金融危机产生、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内实体经济结构失衡的根源之一。

可以看到,与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对经济增长贡献不断降低相比,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5.7%上升至2017年上半年的8.8%,已超过美国等发达国家水平(美国和英国两个金融大国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为7%左右)。
从2008年到2016年,我国的信贷增速明显超过GDP增速,金融部门贷款余额与GDP之比从95%跃升至143%,但GDP增速则从9.7%下滑到6.7%。不仅如此,我国M2与GDP之比到2016年也攀升至208%。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开始对金融业进行政策调整并加以规范,其整体利润规模呈连续下降态势,同时制造业近年利润增幅较快,二者差距有所缩减,但仍然难以改善经济虚实不平衡问题。

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有近74%的资金没有流向实体企业,其中,有超过43%的资金是流向金融证券和房地产两大资产领域。也就是说,我国的信贷或货币与实体经济生产之间出现了脱节。

大量研究表明,金融过度繁荣不会促进经济增长,因为信贷繁荣伤害了通常所认为的经济增长的引擎——即资产有形比例较低或研发密度较高的产业。

因此,目前迫切需要重新评估现代经济体系中金融与实体经济增长的关系。对中国而言,也应该重新思考,在一个以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为主的经济体系里,应该如何调整金融业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应该如何面向实体经济配置金融资源?应该在多大程度上鼓励金融业的创新发展?

道理非常明了,在国际国内的信用大扩张之后,亟须从炒资产转向服务实体经济。目前中国经济进行的结构调整,目标之一就是要扭转金融资源“脱实向虚”,要推动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回到服务经济这一根本。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看,调整产业结构既要做减法,也要做加法,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道理也是一样的。

做加法,就是要通过增加有效金融供给,引导金融机构在覆盖资金、资本、风险、税务等成本的基础上,进一步压降金融要素的价格,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同时要深化市场机制的价格发现功能,切实推动投融资体制改革。

做减法,就是要贯彻落实服务价格相关政策法规,严控收费项目和收费水平,降低债务水平和银行金融风险。

需要强调的是,金融业“脱虚向实”不是要压缩金融业,而是要把实体经济发展起来,使金融资源更有效地向实体经济配置。如果把“脱虚向实”简化为降低金融业的增速和规模,这完全是错误的看法。要知道,中国金融业整体发展仍显不足,金融深化的程度、金融市场的拓展都有很大空间。对此,政策层面的认识相当重要,如果认识不清,就可能演化成错误的政策,错误的导向。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