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美邦大败局:昔日徐翔玩伴 今日市场弃儿

2017-9-12 17:58| 原作者: 清晖|来自: 市值风云

摘要: 对美邦服饰来说,糟糕的当然不只是线上的表现,线下的店铺表现也远不及预期。


2012年有媒体爆出美邦服饰在货物仍在自己仓库的情况下通过“预配”,消化过剩的库存,粉饰财务报表的故事。

公司在短暂的临时停牌之后,于媒体报告当日晚就发表4000字长文对报道予以澄清。有关此事有些媒体还进行了追踪报道,一度搞的沸沸扬扬,成为资本市场的谈资。

多年之后我们很难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事后看,正是从那一年 ,美邦服饰的业绩开始了漫漫的下行路。

如下图所示:


一、保壳的绝招

有读者肯定会说,风云君你搞错啦,美邦明明是从2015年业绩探底之后于2016年扭亏为盈。那我只能说你是图样图森破萨摩泰姆拿衣服了,实际上在2016年美邦实现了-5.18亿元的扣非净利润,收获了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

当年美邦之所以能力保不被戴帽则是因为在当年12月出售了上海美特斯邦威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美邦企发)100%股权,实现投资收益5.5亿元,这才实现了扭亏为盈,避免了被ST的尴尬。

如果只看扣非净利润的话,是这样子的哦:

  
卖资产是A股上市公司保壳的法宝之一,而美邦对此神技也是理解深刻。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在面临困难的情况下卖掉不必要的业务甚至是亏损的业务,为企业做个瘦身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美邦企发并不是冗余资产,它的主营业务是仓储物流,对于一个服装企业来说,仓储物流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那上市公司为了防止戴帽必须卖掉它怎么办?自然是卖完了之后继续租用美邦企发的分拣中心、仓储中心和处理中心了。因此还产生了每年4800-6800万的日常关联交易费用。

看来上市公司这个买卖做得好啊,既能靠投资收益获利避免连年亏损的尴尬,又能够继续租用已经出售的资产而不影响正常的运营。

话说为啥是日常关联交易呢?莫非美邦企发的交易对手是自己人?风云君看了下,别说还真是:

美邦服饰的控股股东为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美邦企发的交易对手是康桥实业有限公司。而上海华服投资持有康桥实业40%的股权,是康桥实业最大的股东。

这其实就是一个左手倒右手的交易,怪不得上市公司能够保证“投资收益”的前提下还能继续租用美邦企发的仓储和分拣中心呢。

二、大裁缝爱上了互联网

其实呢,客观地说,美邦有着很辉煌的历史,2008年美邦登陆中小板并借着中小板的东风在09-10年股价一路上涨,大老板兼创始人周成建也以170亿元的身家成了中国的第一裁缝(服装界首富)。

美邦的业绩当时节节升高,并于2011年收获99亿营业收入和12亿的净利润,一时风光无两(2016年美邦只有65亿的营业收入,只有2011年的三分之二)。

然而随着国外快时尚巨头ZARA和H&M等歪果品牌杀入中国服装市场,美邦走上了一条执着的互联网之路。2010年12月,美邦推出自己的电商平台邦购网。

然而邦购网仅开了不到1年就被剥离出了上市公司,原因有2个:一个是老裁缝的手握不好鼠标,美邦的管理层对于无限的烧钱有所忌惮;另外一方面就是来自经销商的压力。

有些传统渠道商认为,由于邦购网有时候打折打的太猛,直接挤压了传统渠道商的利益,因此邦购网成为了匆匆的过客。

美邦服饰不是在追热点,就是在追热点的路上。邦购网搁浅,体验店登场。2013年,执着的周成建玩起了O2O,并号称“一城一文化,一店一故事”,店内还提供免费WIFI哦,风云君曾经也去体验了一把,此处省略1000字吐槽。

原本想借各种免费的WIFI好好的火一把,却没想到曾经作为美邦死忠的客户群在长大离开校园后不再把美邦当成名牌,也懒得去体验,我的一个朋友就亲口告诉我,逛美邦的店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没感觉”。结果自然是体验店看者寥寥,一直没达到管理层的预期。

2015年,美邦再度出击,杀入移动互联网市场,推出“有范”APP。美邦对其初始定位是“都市运动型购物方式”,试图把门店的巨大客流在APP上保存下来,形成粘性,并花费巨资冠名《奇葩说》,以期吸引90后们的注意力。

然而巨额的营销费用并没有起到效果,最近各大门户网站(包括新浪网易和新华网等权威媒体)正争相报道有范APP停运的消息。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美邦服饰线上销售如下表所示:

  
经历了6年的打拼,花费了巨额的营销费用,换来的则是不到10亿的营收,占2016年公司总营收不过六分之一。而上表的数据包括了目前刚刚停运的有范APP所产生的营收,有范下线后,2017年的线上营收数据可能还会下降。

这么多年的线上业务的努力显然不是很成功。

三、巨人的背影

随着美邦在互联网上的一次次失败,周老板萌生退意。2016年11月,美邦发布重磅公告,公司董事长、总裁周成建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其所担任的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的委员职务,并同时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

随着周成建的离开,上市公司也进行了高层的大换血。接掌美邦服饰帅印的是时年30岁的周老板的女儿胡佳佳,同时财务总监、董秘和证代等重要职位也做了人员变更,老同志退出,以胡佳佳为核心的新任管理层履新上任。

回顾2011年到2016年美邦服饰的经营业绩,风云君选取了与美邦同在浙江的森马服饰进行比较。

  
森马服饰这5年聚焦童装市场,采用阿米巴经营战略,营收节节攀升。而美邦服饰正如上文所说,把大量的精力都花在拓展互联网渠道上,品牌定位模糊,又因为传统渠道商和线上产品有着这样那样的冲突,导致美邦的营收一路下滑,从一个行业的领先者,目前已经落后森马半个身位。

作为服装店,要想业绩好,自然是既要增加同店销售额,又要多开店。对美邦服饰来说,糟糕的当然不只是线上的表现,线下的店铺表现也远不及预期。

在上市公司2013年的年报中,美邦曾经自豪的向大家宣布,自己拥有5000家自营店和加盟店,而该数据到了2016年年报的时候已经下降到了3900家。



美邦最近这关店那关的叫一个急,为此还交了1079.40万元的违约金。美邦在2016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表示:因提前关闭店铺而提前结束店铺租约,根据合同需要支出的违约金1,079.40万元。因商圈转移及客流下降,部分店铺连续亏损;根据测算,关闭店铺的一次性亏损小于继续履行合同的亏损。

现在想来,如果美邦当初把精力更多的花在拓展品牌上,而不是拼命的在线上和线下大力铺张,或许能带给股东更好的盈利吧?

上市公司业绩不好,股价表现自然也不会好。相比于2015年的股价高点13.37相比,美邦服饰的股价目前只有当初的30%。这可急坏了中小股东,纷纷来到互动易寻求上市公司帮助。

而美邦对于中小投资者的回答时常答非所问,试举两个例子:



在这里我只能庆幸自己并不持有美邦服饰的股票了,而不会为董秘如此简单的回复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这里心疼这位all开头的网友100秒,他的询问总换来莫名其妙的答复。

四、那年江湖上还有徐翔

当然风云君之所以不买美邦服饰不光是其有惜字如金的董秘,更有当年白衣大葛葛徐翔的传说。

2015年股灾时期,曾经有个大V在微博上发布了一道谜语题,我在这里转载一下:

  
这道谜语放在当年那是相当的难,不过时过境迁,风云君已经知道了B和C所指为何。C是高管几乎因为救市几乎集体沦陷的中信证券,而B则指当年的私募大佬徐翔,他在美邦服饰的表现则是神一样的存在。

2014年9月26日(周五),徐翔通过大宗交易以每股9.72元的股价分别买入美邦2600万股和2030万股。

9月29日(周一),徐翔则以10.72元和11.26元的均价将前一交易日购买的美邦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出,获利近6000万元。

这持股的周期之短令人咋舌,简直是在与我们散户比速度啊。但是就在抛出的同时,泽熙(当年徐翔旗下基金)以9.82元每股购买5055万股,又在2015年4月清仓完毕。

徐翔炒美邦半年获利4.5亿元,其炒股半年的利润是上市公司2014年净利润的3倍,看来徐翔确实不是一般人啊。

不过这里有三件事情需要说明:

一件事情是控股股东华服(周成建和胡佳佳是其股东)于2014年9月23日宣布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上市公司股份,三天后美邦服饰发生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等4家“徐翔概念”营业部通过大宗交易承接5055万股美邦股份,成交价格9.72元/股,当日美邦收盘价为10.83元/股。

二是2016年1月,周老板曾短暂失联,美邦亦因此停牌核查。根据业内说法,周成建被带走的原因正是因为自己的浙江老乡徐翔。

三是如今徐翔案已经真相大白,而徐翔案涉及的13家上市公司中正有美邦服饰。如此看,周老板之所以选择退居幕后,把公司交给自己的女儿胡佳佳,表面上看是因为自己最后几年经营业绩不佳才退居幕后,实际上或许是不得已而为之。

五、胡佳佳的首份成绩单

胡佳佳于2016年11月走马上任,上市公司认为,对于客户群体以年轻人为主的美邦来说,管理层年轻化有助于企业重回正轨,并表示要聚焦主业,回归初心。
 
2017年中报可以称为新管理层的首份成绩单。

  
从主要财务数据看,美邦服饰2017年中报再次亏损,虽然亏损幅度较去年有所减少,但上市公司预计前三记录亏损10782万元至15404万元,看来今年很可能实现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

而经营性现金流从2016年的1.13亿元下降到目前的8900万,也让人担心盈利质量的问题。

于是风云君就对比了最近几个季度美邦服饰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和存货周转天数,如下图:

  
我们发现美邦服饰的周转天数在14年末和15年初有所下降后,从16年初又恢复了上升趋势,并且无论是存货周转天数还是应收账款周转天数都在新任管理层接手后创出了新高。我们也横向对比了几家可比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如下图所示:


尽管以上5家可比公司尽管因为商业模式有所不同,存货周转天数绝对值有所区别,但是大部分上市公司在2016年的存货周转天数都有向下的趋势,并且没有一家上市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在17年半年报创出新高。但是美邦却成了例外,它不仅一直保持着上升趋势,而且在17年半年报创出了近几个季度的最大值。

事实上作为快时尚的美邦,压货具有巨大的风险,周成建当初就因此败走麦城。在我们担心新老板85后的胡佳佳重走其父当初压货老路的同时,也由衷的感叹,美邦“回归初心”之路任重道远。

(编辑:王星)

最新评论

关于企业观察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合作|

业务合作电话 :010-68718028     传真 :010-68718091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2号院     邮编:100048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9-26 13:41 .

返回顶部
企业观察网24小时联系方式
 : 397771540
《企业观察报》监督举报电话
 : 010-6871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