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在线票务市场激斗:BAT入局洗牌

2017-9-12 16:17| 原作者: 吴怡|来自: 时代周报

摘要: 随着BAT以及其他资本进入,美团系的猫眼、腾讯支持的微影时代以及阿里系的淘票票等逐渐崛起,格瓦拉已日渐边缘化。
传了两个多月的“猫眼微影合并”消息,如今在各方的证实之下,似乎已经成了进行中公开的秘密。

日前光线集团内部的股权受让,也被认为是在为猫眼微影的合并做准备。投资完成后,光线传媒持有猫眼文化30.11%的股权,光线控股则持有猫眼文化47.02%的股权。而光线控股是光线传媒的控股股东,外界猜测此番股权受让意在加强光线传媒对于合并后猫眼的掌控权。

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微影时代和猫眼的合并将打破在线票务行业三足鼎立的局面,猫眼电影将娱票儿和格瓦拉收入囊中,市场份额提升至50%,还获得了微信和QQ在线的入口支持,与淘票票形成两强对抗局面。

这意味着格瓦拉又被转手了。从2015年底被收归微影时代麾下,到如今即将面临被并入猫眼,格瓦拉再一次被强行融入新的家。

从成立后到票务领域黑马,格瓦拉一度成为上海市场的霸主,而随着BAT以及其他资本进入,美团系的猫眼、腾讯支持的微影时代以及阿里系的淘票票等逐渐崛起,格瓦拉已日渐边缘化。


那些白手起家的日子

日前,有消息称中国电影资料馆出现了系统无法出票、票款无法结账等问题。9月10日,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工作人员回复称,目前格瓦拉正在做内部调整,所以网络售票出现了问题,暂时只能线下售票。

格瓦拉进行内部调整,似乎也与当前猫眼微影合并这个节点契合。据悉,中国电影资料馆目前正在与淘票票洽谈合作,或许可能会放弃与格瓦拉的线上票务合作。

作为一个深耕社区运营的票务平台,与电影资料馆、北京电影节和上海电影(24.180, -0.85, -3.40%)节等各类小型电影艺术展合作曾是格瓦拉的一大卖点,如今它的优势在逐渐丧失。

那一年,猫眼电影、微票儿、格瓦拉分别以26.73%、15.8%、12.17%占据电影在线票务市场前三位。对于格瓦拉来说,这个数字来之不易。

成立于2008年的格瓦拉(全称“上海格瓦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最早经营票务代理服务的一批“革命家”。

“我们代表一种革命的精神。”格瓦拉这样介绍自己。“格瓦拉”这个名字也是起源于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创始人刘勇以自己的偶像命名,寄托了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情怀。

在那个互联网票务平台还没有形成寡头竞争的时期,行业发展尚未成熟,但也意味着有更多机会,格瓦拉靠着一拳一脚打天下。

“真正成就格瓦拉的是上海电影节,靠着把上海电影节的票务市场做起来,格瓦拉把上海整个电影市场占领了。”一位前格瓦拉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讲道。

2010年,格瓦拉首次参与上海国际电影节售票,然而临售前一周,格瓦拉才知道与组委合作的票都是指定的座位。开票当天因为人流太多,系统崩溃刷不出票,影迷们开始躁动。为了把票送到影迷手中,格瓦拉采取了人肉快递的方式。

也正是这样的诚意,促使了格瓦拉此后成为了上海国际电影节官方指定的售票渠道。2012年上海电影节开幕前夕,通过格瓦拉售出的电影票已近3万张,超过了其他几家指定票务网站。然而,当时格瓦拉透露:“卖票赚的差价,比起庞大的技术、人力成本尚有不及。”

“千团大战”投靠微影

格瓦拉起步的阶段,也是团购网站最疯狂的时期。团购的故事始于2009年,那时各色各样狂热的创业者涌入。

2014年上半年国内网络团购累计成交额虽然达到294.3亿元,但团购网站数量已锐减至176家,相比于2011年最高峰时期的5058家,团购网站的存活率仅为3.5%。

短短的几年里,团购网站经历了资本涌入、千团大战、IPO折戟、断粮倒闭、抱团取暖等一系列过山车式的遭遇。

2012年团购的春风吹向了电影票务网站,彼时在线购票市场仍是一片蓝海。当时的格瓦拉国内市场占有率高达20%,上海市场占有率甚至超过80%。然而,三年后,背靠美团的猫眼和背靠阿里的淘票票开始不断壮大,而格瓦拉的市场份额也逐渐萎缩。

2014年,在这场互联网惨烈的千团大战走向尾声之际,互联网BAT三大巨头入局。格瓦拉深知,如果不寻找巨头依靠,将会变得孤立无援。最终,格瓦拉还是错过了被BAT收购的机会。

据前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时百度与阿里都有过收购格瓦拉的意图,但最后都没谈成。“最后被微影收购,是因为万达把关键融资给了微影。”

2015年11月,微影时代对外宣布完成C轮15亿元人民币融资,本轮领投方为北京文资华夏影视基金,有多家参投方,原始股东腾讯、万达、引力跟投。一个月后,微影时代正式宣布与格瓦拉合并,合并后市场份额超过了猫眼,成为了当时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

微影的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合并之后微影旗下的微票儿和格瓦拉双品牌并行,两方的团队保持相对独立的运营,资源共享。

然而,微影又把格瓦拉许配给了新东家猫眼。

“走到今天是注定的”

这个火种日后并没有燃起熊熊烈火,反而日渐衰微,甚至快要熄灭。对于格瓦拉,大概人们说得最多一句话是,好可惜。

近日,有消息称微影和猫眼的谈判已进入尾声,其中微影可能裁掉1000人左右,由原先的1500人缩减为500多人,被裁掉的大部分是原格瓦拉的人马。

但据前员工透露,事实上第一次格瓦拉跟微影合并的时候,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基本都走了,而且万达融资给微影的时候,就有核心团队直接去微影了。

格瓦拉的创始人刘勇和张学静也已经重新创业,新公司上海幻想力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

如今即将合并之际,一手创办起微影时代的林宁,也被迫推到了当时刘勇所面临的两难。面对媒体采访时,他谈及创业的感触:“快有快的好处,目标简单;慢也有慢的好处,你对产业的理解会更深刻。”

这个“当局者”似乎还不太想透,为什么微影会陷入如今这个被动的局面。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如何稳打稳扎做好一家公司,又不至于被竞争对手甩到后面。

也许慢慢做一家公司并没有错,只是这个行业走得太快了。

微影把格瓦拉收入囊中之后,开始了泛娱乐的布局。2016年9月,微影时代宣布将电影投资、制作、IP开发以及发行业务等,对应分拆为娱跃影业、娱跃发行,另外旗下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微票儿”升级为泛娱乐票务平台“娱票儿”。

这一年在线票务平台掀起了一场猛烈的烧钱票补大战,有人戏称“除了拼爹,更要拼家产”。

如今,江湖霸主的位子早已换了几轮。易观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暑期档淘票票以30.94%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猫眼电影和娱票儿分别以29.72%和21.84%紧随其后,百度糯米9.71%排行第四,格瓦拉的市场份额已经滑出前四。

相比于猫眼背后站在光线传媒,淘票票则背靠阿里,相对来说比较弱势的是微影。微影并没有真正核心的资源,腾讯给予的流量和资金支持也有限,最大的便利是社交媒体上的接口,但合作时间也快到期了。此前,林宁一度极力否认猫眼与微影的合并,如今局势似乎反转得有些快。

而在线票务的市场实际上已经看到了天花板,即使是中国电影票房到达600亿元,单靠3块钱的服务费,这个市场份额也就只有不到50亿元左右,顶多只能容纳2-3家公司,巨头们已经在努力转型往上游产业链发展。

伴随着这场在线票务平台争夺大战尘埃落定的,还有那些排在长尾上的小平台,如时光网、豆瓣电影以及格瓦拉等,它们日渐式微。

依然有网友在怀念格瓦拉那张橙色的硬卡票纸。

(编辑:王星)

最新评论

关于企业观察网|关于《企业观察报》|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合作|

业务合作电话 :010-68718028     传真 :010-68718091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2号院     邮编:100048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11-18 16:15 .

返回顶部
企业观察网24小时联系方式
 : 397771540
《企业观察报》监督举报电话
 : 010-6871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