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陆奇:百度将称雄中国甚至世界AI领域

查看: 2484 | 评论: 0 |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BackChannel |来自: 界面

放大 缩小
《连线》昨晚发布了一篇陆奇的专访,作者是BackChannel编辑总监Jessi Hempel。这次采访完成于7月26日的硅谷。

作为百度集团总裁、首席运营官,陆奇到百度之后,仍然保持着原有的工作习惯,例如仍是每天清晨就会抵达百度总部开始办公。百度很多高管的工作方式也因此改变。当然,陆奇加入之后百度在业务上也有很多改变。

然而外界对于陆奇的观察,通常仅限于那些正面(和不那么正面)的事件解读、电话会议和大会演讲中。

但陆奇一直躲在百度的外壳之下。

所以,这可能是陆奇加入百度八个月以来,最诚恳的一次媒体访谈。量子位也对这篇报道进行了编译和梳理。

专注打好两场仗

李彦宏和陆奇的互相“吹捧”并不罕见。陆奇这次谈到李彦宏,他再次表示“要确保我们两个能够完全同步”。陆奇在百度负责研发、销售和市场体系。

陆奇表示,百度现在专注于打好两场仗:一是移动,一是人工智能。

尽管现在的百度已经时时刻刻在讲人工智能优先,而且也不再财报中披露移动相关的数据,但是从陆奇的这个表态来看,百度仍然是一手抓当下,一手抓未来。并未因为押宝人工智能,而放松在移动互联网业务上的投入。

无论是想跟今日头条一争高下的信息流业务,还是混战之中的地图业务,以及李彦宏的上一个押宝:O2O外卖业务……其实这些既是移动基础业务,也是人工智能可以进一步发力的场景。

所以,不要以为百度大谈人工智能,别的就不顾了。

亚马逊是AI榜样

百度到底怎么看待人工智能?陆奇在这个访谈中明确表示:人工智能技术的最佳商业化方式是打造生态系统。

谈到人工智能技术,可能更多会联想到Google、微软这些以研发见长的科技巨头。然而,陆奇却说,如果要谈AI的商业化他有一个更推崇的榜样。

加入百度之前,陆奇长期供职于微软。四年半前微软开始研发语音助手小娜时,一度认为亚马逊的技术很落后。然而,现在陆奇的看法却是:微软和Google的路径都错了,亚马逊道路才是人工智能竞争的正途。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把握正确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

40%时间投入无人车

陆奇并非面面俱到的照顾每个业务,他也有侧重,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自动驾驶业务是陆奇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也不难理解,因为陆奇的到来,百度才推出了阿波罗计划,构建一个自动驾驶的开放平台。这个项目也由陆奇亲自负责,他透露过去三个月,40%的时间投入自动驾驶业务,涉及从技术产品到与客户、合作伙伴沟通的各个环节。

为何如此看重无人车?

陆奇表示,真正的人工智能系统,是一个自动化系统。陆奇把自动化系统比作如今的手机生态系统,而“在所有自动化系统中,汽车将是首个落地的重要商业应用”。显然,汽车是一个比手机规模更大的产业。

与之相应,苹果公司CEO库克此前也说,无人车是所有人工智能项目之母。

展望未来,陆奇的眼光并不限于无人车,而是希望这套自动化系统,可以帮助百度“建立庞大的生态系统”。这是关键所在。

以下是《连线》这次采访的全文翻译:

自从你加盟百度后,该公司就展开了重组。作为COO,你在公司内部是什么角色?

我与李彦宏配合得非常紧密。我们要确保我们两个能够完全同步。

我负责研发、销售和营销,因为我希望确保我们的整体战略完全同步。这是第一。其次,我感觉我们目前的战略非常明确和专注。

目前其实是在打两场仗,一个是加强我们的移动基础,另一个则是领导人工智能时代。

你如何描述你们的人工智能战略?

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技术的最佳商业化方式是打造生态系统。

本质上,就是确保我们的合作伙伴能够更好地加快他们的创新速度,使用健康、稳定、经济的模型,为我们的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构建强大、长期的双赢模式。

这个生态系统的基础就是百度大脑(百度用这个词来称呼它的所有人工智能资产)。这比微软和谷歌目前在美国提供的产品更加广泛,因为它是一个平台。我们的百度大脑提供60种不同类型的人工智能服务。

我们是第一家明确区分感知层和认知层的大企业。感知能力和认知能力相关,但却非常不同,其他人工智能公司多数都将其混在一起。

与Siri或Cortana对应的百度产品是什么?

我们让用户和合作伙伴主要聚集在两个平台上。第一个就是DuerOS。

DuerOS是一个基于自然语言和对话的人类计算平台。跟美国的Alexa、Google Now、Siri和Cortana很相似。唯一的不同在于,DuerOS遥遥领先其他产品。

DuerOS在中国积累的对话技能超过任何其他产品,我们有10个大领域和100多个子领域的对话技能。我们还在打造一套新兴合作伙伴生态系统,让合作伙伴可以开发更多的技能。

亚马逊目前可能比百度多,因为他们在美国拥有更大规模的合作伙伴生态。但与中国的多数公司相比,我们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

另外,我们在合作伙伴方面也处于明显的领先地位。DuerOS目前已经安装到了100多个品牌的家用电器中,包括冰箱、空调、电视机、故事机和音箱。

美国语音技术市场与中国市场相比有何异同?

两国的家庭环境差异很大。在我们谈论的语音交互这个问题上,中美家庭的声音环境、噪音模式都会非常不同。

Alexa/Echo和Cortana都是针对美国家庭优化的。在我看来,这只适用于北美和欧洲部分地区。本质上讲,它假设你的房子面积很大,有很多房间。

中国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对我们的目标用户来说,即便是收入很高的年轻人通常也只有60平米的房子,有时候能达到90平米。

在国际化过程中,我们的DuerOS就可以把握更好的机会。为什么?因为日本、印度和巴西的房子跟中国更加接近,跟美国差距较大。

这是差异。相似之处是什么?

相似之处是技术。核心技术仍是语音识别、信号处理、自然语言理解和平台。

我们的平台架构从很多方面来看都与亚马逊非常相似。我认为亚马逊做得很好。尽管我曾在微软工作,我也一直支持微软,但说实话,亚马逊确实领先。

难道你不认为亚马逊的不利因素在后端吗?你不觉得他们无法在技术层面与谷歌和微软抗衡吗?

我四年半以前开始开发Cortana。当时,我们觉得亚马逊的技术很落后。但在人工智能竞争过程中,我明白了更重要的是把握正确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

谷歌和微软的技术大幅领先亚马逊,但从当今的人工智能竞赛来看,亚马逊Alexa生态系统遥遥领先美国的其他企业。这是因为他们找对了场景,找对了设备。从本质上讲,Echo是一款人工智能为先的设备。

微软和谷歌都犯了同样的错误。我们把Cortana的重点放在手机和PC上,尤其是手机。我认为手机在可预见的未来是一个手指为先、移动为先的设备。你需要人工智能为先的设备来巩固这个新兴的生态系统。

生活在中国,人工智能为先的含义对我来说变得更明确了。这意味着你从一开始就要与技术展开不同的互动,从一开始的互动过程中就要必须具备语音和图像识别、面部识别。你也可以使用屏幕或触摸方式,但这是次要的。

在百度总部,我们都使用面部识别。百度的自动售货机可以利用语音和面部识别买东西。我们还在开发一个自助餐厅项目,目标是让你直接去餐厅带走食物即可。

从技术上看,这在很多地方都已经可以实现,但并不意味着人们能够接受。

这并非全是技术问题,还跟环境结构、文化和政策体制有关。

正因如此,我才认为人工智能与中国的结合是个有吸引力的机会。这里拥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策体制和不同的环境。

我们创造的工具有没有什么伦理后果?人们在百度开展的对话跟在微软类型相同吗?

很相似,隐私保护都是最重要的。归根结底,我们的用户信任我们的技术,所以我们会经常讨论这些事情。我们还会继续通过投资确保你可以在隐私方面相信我们的服务。

例如,我们会探讨语音交互。我们在开发避免智能手机被无意激活的技术,这是因为我们知道人们不希望自己的对话被传到云端。我们可能在客厅里面进行非常私密的对话,但有的时候,音箱会误以为我试图唤醒它,然后就把这些内容传到云端。

你认为中国消费者关心此事吗?你认为他们是否会有不同的预期,毕竟他们所处的环境有所不同?

我们的假设是人们关心这件事。归根到底,我们认为人都是理性的,如果有诱人的利益,就会权衡结果后做出决定。我认为全世界都一样。

今年春季,百度公布了名为“阿波罗”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到目前为止你们已经宣布了50家合作伙伴。你们为何要押注于汽车?

如果你想要开发真正的数字智能,以获得知识,做出决策,适应环境,那么就需要开发自动化系统。在所有自动化系统中,汽车将是首个落地的重要商业应用。

这就像是今天的手机生态系统。手机生态系统是最大的硅软件生态系统,我认为,自动化系统的情况也会是一样。

汽车将带来更大的生态系统。同样的能力,包括硬件、传感器、芯片和软件,将用于开发工业机器人和家用机器人。我们希望,成百上千家公司和大学来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建立庞大的生态系统。随后,我们可以开发机器人、无人机,以及各种此类自动化系统。所以对我来说,自动化是关键。

你在阿波罗项目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是吗?

我是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但我直接负责这个项目。过去3个多月里,我大概将40%的时间用于自动驾驶技术产品,包括与客户沟通,与合作伙伴沟通。从本质上来看,从当前的发展状况到未来的全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的基本技术路径就是迭代的速度。

那么发展速度取决于什么?

基本而言就是你能拿到多少数据。为了在道路上行驶,你必须能适应不同条件下的不同道路,无论是光线、天气、湿度,还是轮胎承受的压力。

在阿波罗项目中,我们需要有能力将所有资源,尤其是数据资源整合在一起,让其他人能做得更好。

我们发表了阿波罗项目的宣言,包括4项最基本的原则,每项都很重要。

其中之一是开放能力。

在百度,我们将自己的能力,包括代码、服务和数据,开放给所有合作伙伴。这在中国非常有效,因为中国是个严重碎片化的市场。

中国有超过250家汽车OEM厂商,这与美国高度集中的行业现状不同。没有任何OEM厂商有足够的能力深入开展研发活动。利用我们7月5日发布的代码库,一个人在3天时间里就能组装一辆能支持有限自动驾驶的汽车,并启动研发。

其次是资源分享。

在阿波罗的设计中包括两层。第一层是你可以无条件地使用阿波罗的代码和能力,以及某些数据集。第二层则包括你可以使用百度提供的所有数据,包括高清地图和训练数据,但我们会要求你也贡献数据。这里有个关键的原则:你贡献的越多,得到的回报就越多。

第三是加快创新的速度。

由于可以整合更多数据,我们可以在模拟引擎中实现更强大的能力。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让所有人都可以以更快的速度创新。

第四条原则是确保双赢。

百度是最大的模型。百度将专注于提供高端、高价值的服务、高清地图,以及安全服务。我们不会与OEM厂商竞争,而是赋能OEM厂商,无论是博世、大陆集团,还是英伟达,我们都能帮助它们做到更多。

这就是我在美国成立子公司阿波罗美国,以及成立阿波罗新加坡的原因。新加坡政府的情况是,“来新加坡。我已经准备好投资。”

在中国实现全自动驾驶汽车还需要什么?

仅仅依靠技术,无法让无人驾驶汽车获得长期发展。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城市里发生了交通事故,交警来到现场,现场没有任何标志。交警在纸上手写标志,“限速5英里,请小心驾驶”,随后站在旁边拿着标志。技术需要能读取手写的标志,并理解人类语言,才能按照规定进行操作。这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为了实现全自动驾驶,你需要新的规则、新的法律。这是首要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作为阿波罗的一部分,在与所有伙伴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在实现全自动驾驶之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早期的商业化项目。奥迪A8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交通严重拥堵的情况下,这辆汽车能自动跟车行驶。这样的交通拥堵在北京、上海和加州湾区很常见。目前,你可以让汽车自动驾驶,自己看看别的东西。除了跟车行驶以外,还有许多其他应用场景。

当我们首次会面时,你还任职于微软。在加入百度之前的几个月,你就选择了从微软离职。这是什么原因?

2016年10月,我腿受了伤,需要接受两次手术。

比尔·盖茨、萨蒂亚·纳德拉和我关系依然很近,我去西雅图时,我常常可以看到纳德拉在家中。我会和盖茨一同去拜访。我承诺担任他们的个人顾问。

看起来,2017年将成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风向标之年。今年有什么重要意义?

2017年,技术准备就绪,而多个垂直行业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商业化。

在全球范围内,我认为美国和中国有机会共同推动世界的发展。

我或许有点受比尔·盖茨的影响。他常常会说,当前的世界经济实际上是单引擎经济,美国占全球5%的人口,但带来了约24%的经济产出和60%的创新。然而,美国无法维持这样的增长速度,因为整个世界有70亿人口。或许有30多亿人过着现代化的生活,我们使用交通运输服务,吃经过加工的食品,我们有冰箱。然而,另一些人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他们生活在完全不同的条件下。我们的工作是为了提高所有人的生活水平。

那么要如何去做?这需要更多的创新、更好的增长。

实际上,中国应当成为第二个创新引擎。盖茨认为,更具创新性、更加发达的中国对全世界都是有利的。我也这样认为。

当几年前你们开始加强人工智能资源时,你们专注于在硅谷建设实验室。今年春季,当吴恩达从百度离职后,百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新任负责人常驻中国。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是否已经追上了美国?

毫无疑问,美国的整体实力更强。但中美之间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这毋庸置疑。目前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了6个多月,读了许多论文,与许多人工智能开发者接触,你可以感受到人才基础的力量。

百度将在中国从事更多的人工智能工作。但与此同时,我们将继续对美国,包括湾区和西雅图展开投资。我们刚刚建立了西雅图园区,因为我们收购了一家名为Kitt.ai的公司。关于超一流的人才,美国仍然更好,我们希望充分利用这一点。

(见习编辑:管佳宇)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