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尹兴良:最痛苦的时刻成长最快

查看: 2428 | 评论: 0 | 发布者: admin |来自: 投资界

放大 缩小
原标题:尹兴良:每天都很艰难,但最痛苦的时刻成长最快

菊儿胡同宋仲基

采访前不久,尹兴良刚被评选进“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问他有何感想,他答唯一的感慨就是自己已经30(岁)了,不再是年轻创业者——“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儿,外界给的这些评价,如果是特别重大的我还是会很高兴的,比如’大中华区宋仲基’。”

尹兴良的微博简介是:菊儿胡同宋仲基,菊儿胡同是他公司地址,去翻他微博内容,多数时候他形容自己就一个字“帅”。

而不管颜值如何,他首先是一个带起300人团队的leader,也是一个日夜鏖战的创业者。刚刚见完上一波客人的尹兴良,在这场采访中有些疲态,他自己侧身往沙发上一靠,腿微抬了一下,笑着说:“最近确实有点儿累,我们刚做完上半年的总结。”一反平日在台上做分享时的神采飞扬。

关八的马睿是ethan的好友,就在我去采访的前一天晚上,两个同样连续开了12个小时会的团队领导,凌晨1点在个居酒屋里互相吐槽,团队、业务、未来,种种不靠谱、不确定,然后回来继续拼。

创业的焦虑感时刻存在着。

2011年底,还在北邮读研究生的尹兴良和朋友一起写了一个网站,想让同样喜欢拍片儿的人能有一个交流的据点,上线之后,很多创作人在这个平台上活跃起来,他们觉得干脆辍学出来做这个事情,2012年,新片场正式成立。

聊到成立5年之久,是不是有什么很艰难的时刻?尹兴良说其实每天都很艰难,而艰难是因为,“自己的要求和期待这么高,但可能能力只到这儿。”他伸出两只手,一高一低。不过,中间弥补落差的过程,恰恰是最痛苦也是最容易有爆发增长的时期。“我们内部复盘时也发现,过去一段时间最痛苦的部门,成长速度最快。”

他并不为现在的所谓成绩沾沾自喜,更不可能停下来。

财报关键词:增长、亏损

新片场2016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近7300万元,比去年同期的746万元,同比增长近878%,但另一方面,新片场2016年净利润为-641万元,依旧亏损。


外界常把企业亏损拿来解读,尹兴良说:“我觉得这(亏损)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我们的创作人社区(线上平台)前期需要不断地投入,这是比较烧钱的。我们在2016年收入有大幅提高,其实也是因为其他业务线条的商业化做起来了。”

现在新片场有哪些业务线条?——新片场创作人社区、魔力TV短视频、新片场影业。

最早开始做的创作人社区,相当于人才库,是新片场的发动机,这个社区把创作人都聚集到一起,并基于此形成了另外两条业务线:一是魔力TV短视频,二是新片场影业,主要做网络电影、网络剧的出品和发行。

短视频和新片场影业是两条内容优先的业务线,尹兴良介绍营收主要从这里来,二者只是形态有所不同。

新片场影业带来大量营收

“我们是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做网络电影。”财报里,新片场的营收来源之一是——公司出品和发行网络电影、网络剧从视频网站、社交媒体、资讯媒体等渠道获取的内容分成收益。

2016年新片场影业出品、发行了《四平青年之浩哥大战古惑仔》《痞子兵王之特种使命》《男狐聊斋》等近百部网络电影、网络剧作品,现在在行业里面只要提到网络电影、网络剧,你就很难不提到新片场影业。

尹兴良介绍,新片场对网络电影的投资,平均每部在300万左右,一个好的项目大概可以收回上千万元,不过内容都是有赚有赔的。

最近,新片场同腾讯、爱奇艺、21世纪福克斯等一起做了“比翼新电影”计划,从腾讯动漫中选出10个头部IP,从新片场创作人社区中选出10名优秀年轻导演,联合来做漫改电影,并将在2017年暑期陆续上映。新片场在这个计划中担任制片方的角色,负责扎扎实实把片子做出来。

短视频下半场,核心在于跑通盈利模式

不少人是通过《造物集》认识到了新片场,这个来源于一对小夫妻的生活方式类短视频项目,截至今年7月已经收获了5亿余次的点击量,《造物集》的背后推手就是新片场。

在窗口期,短视频行业增速非常快,内容播放量和聚众粉丝的效果都很好,新片场也匹配了重资源来为此加足马力。

如今短视频窗口期正在成为过去,竞争开始进入下半场。“上半场是用户缺内容,流量增速快也是因为需要大量的内容去补充,中场休息后,下半场的核心在于怎么样去把盈利模式跑通,并且形成一种人效非常高的商业化方式。”

新片场的短视频业务盈利模式很简单,就是商业广告,电商化尝试也有,但不是重点。

目前新片场的短视频项目基本围绕生活方式、美食、情感、娱乐、时尚5个大类,比如《小情书》《魔力美食》等,内容有自己产出的,也有和社区内创作人合作的,然后分发到各个短视频平台,“我们是管理每个品牌,至于这个品牌是不是我们生产的,不重要。”

完美世界、阿里、九合创投、红杉等入局,新片场投资多个case

这一轮定增之前,新片场曾获得了4轮融资,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制表如下:


如果没有资本的推动力,四个年轻人、3万块的初始基金的新片场很难在今天达到这样的规模。

36氪创始人刘成城是尹兴良的同学,“他看见我做的这个东西,把我推荐给了九合创投的王啸,然后王啸投资了我们,我后来也推荐给他们其他项目,也有投。”

“阿里和红杉,也是见面很短时间就敲定了投资。大家对赛道认识的都比较清楚,我们又是这个赛道里排名靠前的。”

与此同时,新片场也在进行一些战略投资,比如有娱投资、星语影业,以及很多短视频项目。

总之,新片场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家娱乐公司,这家娱乐公司的内核是更高效地组织了生产力、更高效地组织了创意人才,然后和这些人一起为年轻人输出有价值的内容。

就像尹兴良也经常参演自己家的短视频,或者做做配音,甚至成为一些插画的主角,他既是掌舵的老板,又能跟员工玩儿在一起。

采访最后问他:

——形容下今天的自己?

——有点憔悴。

——那你还觉得自己是宋仲基吗?

——那当然了!

这正是尹兴良和新片场的创业状态:被事业蹂躏,却不改自信。

(见习编辑:管佳宇)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