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米磊:"硬科技"就是当代蒸汽机

2017-8-11 10:55| |来自: 36氪

摘要: “过去30年中国靠的是人口红利,未来30年中国只能靠创新红利。”米磊博士相信,只有良性的创新生态才能让“硬科技”得到发展,同时只有通过“硬科技”的发展才能让中国得到长足的进步。 ...
18世纪人类进入了工业革命,通过蒸汽机、电的发现将人类社会推动到了新的境界。而当今时代的“蒸汽机”是什么呢?哪些领域能作为新技术发展的基础,进而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整个世界的进步呢?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副研究员、中科创星创始人米磊博士的眼里,答案就是——硬科技,“这是一项比高科技还高的技术”。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米磊博士是提出“硬科技”概念的中国第一人。他将“硬科技”定义为以人工智能、以航空航天、以新材料、以光电芯片一系列这种前沿技术为代表的核心技术。在最近的一场公开演讲中,他向大家仔细阐述了这个概念。
在米磊博士眼中,“硬科技”的发展是未来国家实力的决定因素。“从欧洲、美国的崛起历程来看,只有把握住创新能力,才能使发展可持续化”。

“过去30年中国靠的是人口红利,未来30年中国只能靠创新红利。”米磊博士相信,只有良性的创新生态才能让“硬科技”得到发展,同时只有通过“硬科技”的发展才能让中国得到长足的进步。

米磊博士的演讲全文如下:

从历史上看,地球上有两次重大的革命,就是重大的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是生命的诞生,生命的诞生是从无机物变成有机物,然后从此从单细胞生物一直进化到今天,我们的人类都是达尔文的进化论所改变的,也就是说我们适应环境不断的进化成今天我们现在的这个样子。

第二个转折点就是整个人类的诞生,人类从猿人,然后通过掌握技术,通过掌握人工转火人工取火很多的这种新的技术,然后开始人类可以去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我们人类的但只有是人类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类是可以改变环境的,我们今天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了,变化,所以说整个人类是诞生之后,对世界是整个地球是一个巨大的拐点,人类掌握了核心技术。

然后是怎么回事呢?就是有了人工取火以后,人就可以去把我们的肉煮熟了去吃,所以说人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思考,然后人的大脑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那人为什么能从非洲走出来,是因为在狩猎时代,在几万年前我们就发明了骨针,有了这个骨头做的针,我们就可以像孙悟空一样可以自己缝一个虎皮裙。缝个衣服穿了身上,上面讲的叫衣和裳就是这么来的,那有了这衣服,非洲人就能从热带全球走向欧洲和亚洲,因为欧洲和亚洲那时候远远要比非洲要寒冷很多,所以说因为发明了我们这个发明了针,可以把兽皮做成衣服,所以人就可以走向了才能走出非洲,所以这就是技术对人类带来的重大的这种变革。

因为有了技术,我们才可以从非洲上那一个小小的地方走到了走遍了全球,而且技术能够推动整个人类的人口的增长,在不断的在加速。那人类经过这么多年是一步步走到了全球。我们可以看一下从农业时代我们的技术进步和人口的发展相对来说是比较缓慢的,但是进入工业革命之后,整个的发展进入到一个拐点,可以看到这个进入工业爆发之后整个的人口呈现的爆炸式的增长。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很多地区叫高科技高技术园区,这个怎么来的是对于技术我们叫国外,就相当于传统技术,我们是高技术。那有了这个高技术,进入中国几十年之后,现在这个词已经贬值了,现在做APP的都是做高科技的,所以我们做高科技的只能做更高的技术叫硬科技。总理在去年听了我的汇报的时候,他虽然没有看这个图,但他一下就理解到了这个关键点,他说硬科技就是比高科技还高的技术。

现在的硬科技其实就是以人工智能、以航空航天、以新材料、以光电芯片一系列这种前沿技术为代表的核心技术,而这些技术都是像过去的蒸汽机一样的,像电气化时代一样,它们能使新技术、诞生,能够不断推动整个世界的进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能够让我们的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加的美好。

中国在过去几千年,其实我们的硬科技已经引领全球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的四大发明实际上是整个推动了世界的进步和发展,尤其是中国的印刷术传到美国传到欧洲之后,由于印刷术印刷了大量的书籍,这些大量的书籍诞生之后,欧洲人开始看书了。由于大家都知道看书会带来一个后果,就是都像我们今天一样,每个人戴上眼镜了,因为眼镜的诞生,才让欧洲人有了磨镜片的水平。

因为磨镜片的诞生之后。产生了大量的这种光学镜片,然后有人就会闲着没事干,然后伽利略就把两个镜片放到一起,然后就发明了望远镜,然后他又没事干,然后对着月球望了一下,然后又发现了原来这个地球不是人类的宇宙的中心,然后从此推动了整个的科学革命,那还有人又闲着没事干,然后把几个镜片又翻过来放到一起,又发明了显微镜,然后胡克又发现了原来由细菌、细胞,有很多这种新的这种人类的这种生命的科学大家都知道。

在工业革命前夕,科学革命前20个重大发明有14项都是跟光学这个显微镜和望远镜相关的,所以说这都是中国的印刷术到了欧洲,然后产生了变化。所以说欧洲在1500年的时候其实跟中国还是有巨大的差距的。中国在1420年所建的郑和宝船的航海技术造船技术导航技术是远远要领先于1500一年时的欧洲。

欧洲抓住了大航海时代的机会。然后从东方掠夺了大量的财富。但是从历史上看,这种快速致富叫easy come easy go快速挣钱,他去得也快,所以说这些没有真正把钱投到制造业投到科技上的国家又迅速的衰落了,就像今天的西班牙葡萄牙,所以说欧洲只有英国真正把他们从贸易的财富投入到科技投入到工业革命上,所以说欧洲最后真正崛起的是英国。

第二次美国的崛起是抓住了把欧洲的技术,然后在美国进行了批量的这种产业化和复制,抓住了这次机会,所以让美国的崛起,但是真正让美国能够领跑了是是因为美国在20世纪成为了全球的科学中心,美国在二战之后把德国的科学家全部抢到了美国,然后去研发原子弹,然后去研发计算机,研发半导体,包括激光的诞生这些整个今天我们互联网整个信息革命的所有的基础,正是因为这些科学的技术在美国的诞生,才让美国成为全球信息科技的领导者。

那再从硅谷回头看一下。硅谷的崛起实际上也来源于硬科技,硅谷的硅就是来自于集成电路所用的材料。所以说有了这个集成电路的诞生才有了个人电脑,有了个人电脑,才有了PC的微软的这种互联网的这种软件的诞生,然后当个人电脑达到了一定的数量之后,就会有了把电脑联网的需求。所以说当时90年代美国开始建设国家信息高速公路,从这个北电网络、思科当时都是几千亿美金的公司,所以当信息高速公路建成之后,也就说基础设施建成之后才有了谷歌才有了BAT,这些他们充分利用了整个的信息高速公路的基础设施的红利。

移动互联网的诞生也来源于智能手机这个基础设施的诞生。我们今天这么多的每个人手上拿到智能手主机,到是iPhone是07年产生,到09年的时候智能手机达到1亿部,这时候移动互联网的公司诞生才成为可能性,所以说全球过百亿美金移动互联网公司全部是09年10年成立的,发展到今天,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浪潮基本上已经过去了,下一步是人工智能的时代、万物互联的时代。

所以说,美国的这些科技巨头现在已经全面在布局,以人工智能、以芯片、物联网、生命科学这些为硬科技为代表的下一代的前沿技术。

全球两个最大的投资大佬,一个是巴菲特,号称从来不投硬科技,然后前两年开始从IBM开始投了英特尔,然后去年花了300美元,投了一个航空航天的一个公司。

另一个是孙正义,他更是在互联网投资,应该说全球投的最好的人,他在去年为了投硬科技卖掉了100亿美金的阿里巴巴的股票,花了310亿美金去收购ARM公司,未来在人工智能到来时代最核心的芯片,然后所以说它一千亿的基金全部要投向硬科技。所以1000亿的基金这个体量是过去美国风险投资两年半的总和,也就是说未来硬科技的公司的估值可能远远要超过未来的互联网公司。

那对于中国来说,现在是中国的关键时刻,过去30年中国靠的是人口红利,未来30年中国只能靠创新红利,只能靠8000万的科研人员,所以这是中国未来的机遇,而中国也将从过去的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是著名的经济学家,也是我们西安毕业的张维迎,最近一直在强调的观点,他说中国过去30年都是套利型的企业家,我们都是全球的这种套利的机会,但是未来30年中国需要的是创新型的企业家。

所以说我总结了一下,一个国家的发展往往从一开始都是从1到N,先是从市场驱动做贸易起家,或者是做山寨起家,就像欧洲崛起的时候都是抄英国,然后美国崛起的时候是抄欧洲,然后日本崛起的时候是抄,抄美国、抄欧洲,中国崛起的时候我们过去30年,我们是全球抄,我们从小抄作业长大了,抄全球,已经抄遍全球无敌一首,现在美国人很害怕,现在不让我们抄,所以说现在最近也对中兴也进行了禁运,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现在全球都防着我们,不让我们抄,我们只能走自主创新的道路,我们只能自己做创新了,我们要从跟跑,要到领跑,所以说一个国家的发展,像美国和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是从这种山寨开始起步,然后后最后突破了创新驱动发展的瓶颈,然后跃升到创新驱动发展的国家。

而拉美国家之所以没有突破,就是因为它一直是在做贸易驱动,没有突破到创新驱动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槛,而这个槛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要把所有的资源投到科技创新上,所以这是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一个未来,是关键的十年。所以说中国的经济也在过去两年进入到新常态,在15、16年我们的GDP都达不到7%,所以这已经证明进入到一个拐点。

所以说,国家的十八大以来提出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包括到2016年召开了全国科技创新大会就是要吹响了中国未来30年建设世界科技创新强国的号角。所以我们也在很早就提出了硬科技的理念。我们是希望中国能够从过去的挣快钱到,因为正做互联网做模式创新,我们是挣快钱,但是挣的是短钱,其实从长远来看,真的是小钱,真正做硬科技,虽然我们前期挣的是慢钱,但我们挣的是长钱,最终挣的是大钱,就像内家功夫的郭靖一样的,头十年永远打不过杨康,但是十年之后杨康永远打不过郭靖,大家都知道,就像华为联想华为一直是在做科技创新,包括小米董明珠的打赌,我相信大家看到这种做模式创新非常快,那实际上时间长了以后,它很容易到瓶颈的。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硬科技和模式创新的这么一个曲线的总结。硬科技前面可能比较慢,回报比较低,但是一旦过了拐点,回报会非常快,然后模式创新,前面是回报来钱特别快,但是一旦过了拐点,这个回报就开始下降了,就像英特尔一般花了153亿收购的这家公司一样,虽然他这家公司1999年成立,然后到07年才做出第一款产品,八年时间估值没有增长,但是到07年到17年十年时间,公司的估值直接增长到了150亿美金,这就是硬科技的魅力,所以说我们提出了科技创业是中国未来30年经济发展的主旋律。

中国前面改革开放经历了三次创业浪潮,那第一次是这种像很多都是小学文化,这个80年代的时候都像什么鲁冠球这种人(浙江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然后到90年代出现一些体制内下海创业了,到2000年是以互联网这种模式创新为代表的。

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年代,中国的这种创业的浪潮已经进入到了这种科技创业、硬科技的创业浪潮,更多的是这种科技创业者,所以说这种硬科技的创业浪潮已经到来,就看我们谁能够抓住这次机遇。

而且所有的浪潮它基本上都是大概需要100年,前面30年是积累期,到了这个个后面的60年是发展期,我们可以看到信息技术的革命从1969年发展到今天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像刚刚好有60年左右,刚刚2016年摩尔随着摩尔定律的失效,信息技术已经进入到一个瓶颈,那下一波就是以生命科学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这种新的技术浪潮,整个从人类的工业革命来看,也是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机械化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电气化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信息化,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到第四次工业革命,也就是智能化未来,是万物智能的时代。

在万物智能到达之后,那时候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实际上在信息时代从70年代也是美国先开始做的是芯片,做的是信息时代的硬科技的基础设施,然后有了芯片,然后才有了软件公司,然后到90年代又开始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做了通信用技术网络,然后到2000年才有了互联网。

今天当人工智能时代到来的时候,我认为首先还是人工智能基础设施的建设是未来十年的关键的布局点,万物互联的时代,这个都不多说了,未来是万物智能,所有的智能终端都将植入无数的芯片,那终端在云端就是我们所有的人工智能的运算,就是以为未来不是云计算中心,而是人工智能运算中心,所以说我们可以看一下孙正义的布局跟我看法的分析完全一致。

孙正义把所有的一千亿美金全部要投入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他现在已经投入的就是从这个ARM的芯片是从终端;从网络方面就是人工智能的信息网络,他收购了美国第三大的运营商;然后也投了这种卫星互联网公司卫星物联网的这种设施公司。

我认为这个2016年3月是一个拐点,发生了两件事,一个是摩尔定律失效,一个是AlphaGo战胜了李世石,所以说代表着人工智能的这个时代即将到来,所以未来是一切的东西都要芯片化,光机电算过去60年,我们把集成电路芯片化了,未来100年我们要把光学芯片化、把机械芯片化,把算法变的更加的智能化,所以我们认为人工智能的趋势应该是从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开始布,从端网云云从传终端的传感器,芯片到整个计算的这个芯片到整个的光通信的基础设施的不局,有了这个才能去布你的人工智能的基础设计算的能力,然后有了这个计算能力的提升以后,算法的提升,然后才有了整个行业的应用。

所以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也布局了。从终端的布局从视觉从传感器的芯片就是大量的这种传感器的这种芯片的获取数据,因为人工智能的核心的芯片和传感器的数据是占到未来大数据的,所有的核心,现在大数据已经被BAT掌握了,但是现在50%以上的大数据的增长都来自于传感器。

从传输的终端我们也布局了。几十家公司比如说从卫星通信网到整个的光通信的基础设施其实都在布局,从这个云端我们也布局了从包括脑科学的研究能力包括了九五卫星做卫星物联网和最卫星互联网的包括了人工智能的终端的加速,那在行业应用,我们最看好的是无人驾驶领域,我们在这里面布局了现在国内领先的驾驶公司和驭势科技,包括整个的无人驾驶的整个的产业链,从毫米波雷达的芯片到毫米雷达到激光雷达了芯片到激光雷达,整个的智能汽车的产业我们也都在布局,所以我们现在我们中国创新是围绕这个中科院西安光机所,我们打造了一个硬科技的生态,就像斯坦福大学和硅谷的关系一样,我们是以研究所加基金加孵化器加创业培训这么一个生态,能够更好的帮助未来的硬科技的企业发展。

同时,我们打造了以创新生态到创业生态到产业生态这么一个完整的生态链,有这个生态体系,才能推动未来形成硬科技的产业集群,所以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相信中国只有通过硬科技的发展才能够实现中国好,谢谢大家。

(见习编辑:管佳宇)

最新评论

关于企业观察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合作|

业务合作电话 :010-68718028     传真 :010-68718091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2号院     邮编:100048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8-22 13:27 .

返回顶部
本站24小时联络
 : 1693265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