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中国企业应当如何走好“一带一路”

查看: 5674 | 评论: 0 |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赵磊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赵磊,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国际关系与台港澳研究室主任、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主任、教育部“国别与区域研究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央企业青联委员、中央党校第四届“十杰青年”、国家民委决策咨询委员会副秘书长。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网络智库”专家委员,“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先后获得中央党校“科研优秀成果奖”、中央党校“教学优秀奖”。2012年记“三等功一次”。2016年获得中直机关五一劳动奖章。

2017年受邀成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央电视台的直播嘉宾;数十篇“一带一路”研究报告上报中央,是多部委与省市“一带一路”规划的特聘专家,并为交通部、国家民航总局、中交集团、中信集团等数十个省市委中心组、央企中心组讲授《“一带一路”与中国跨越式发展》《“一带一路”的文化经济学》。


企业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主体,应是最具积极性、最有获得感的,因而,企业的健康状况,特别是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意愿以及能力,应是衡量这一伟大事业进展的关键指标。

“一带一路”需要中国企业走出去

企业走出去,首先要明确走出去的目的。目的不明确,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曾经一段时间,很多企业错误或片面地认为,“一带一路”走出去就是要获取能源资源,就是要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就是要输出过剩产品,这种错误认知会使“一带一路”建设南辕北辙,甚至导致那些率先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先锋”一个个倒下,变成“先烈”。就“一带一路”建设而言,需要企业加快走出去步伐,目的是增强企业国际化经营能力,能够有效整合与转化全球资源,不断提升中国企业的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真正培育一批具有世界水平的跨国公司。

就地区而言,不仅要走到丝路沿线国家,也要走到丝路相关国家。常有企业朋友问,究竟哪些国家是“丝路国家”?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算不算“丝路国家”?其实,“一带一路”有两类国家,一类是丝路沿线国家,大多是新兴市场国家,如中亚、南亚、东南亚、西亚北非等;另一类是丝路相关国家,大多是成熟市场国家,如日韩、欧美、澳新(西兰)等。

前一类国家充满潜力,其经济魅力主要是能源资源、市场份额、工程基建等“硬联通”,但其“痛点”是风险集聚,如大国博弈风险、地缘政治风险、汇率风险、政权频繁更迭风险等。后一类国家是成熟市场国家,门槛高、制约多,其经济魅力主要是技术、资质、标准、品牌、人才、国际视野、管理经验等“软联通”。因此,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既要去新兴市场国家,也要去成熟市场国家。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大多在新兴市场发力,但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更要看重成熟市场的资质、技术、标准等,这些要素恰恰是中国企业的短板和软肋。

就类型而言,走出去的不仅是中国产品、中国服务,更应是中国品牌。2017年2月,英国知名品牌评估机构Brand Finance公布了全球最具价值品牌500强榜单,谷歌、苹果、亚马逊分别位列前三位。前10名的企业中,8家美国企业,一家韩国企业(三星),一家中国企业(工商银行)。总体而言,中国有55家企业上榜,但在2016年的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上榜的中国企业有110家,可见前后落差很大。简单地说,中国企业不仅要看体量、规模,更应该重视品牌以及品牌价值。体量、规模靠钱就可以实现,但品牌及品牌价值依靠时间、依赖文化。

很多企业在参与“一带一路”时总是谈论风险,但对中国企业而言,不走出去风险更大,关键是自身要准备好、项目要选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水深、浪急、风大的地方恰恰是产好鱼的地方。

“一带一路”需要中国企业走进去

如果说走出去是发生物理反应,那么走进去必然要发生化学反应,化学反应的基础是读心、暖心、通心。如果企业走出去,只注重项目本身、经济红利,而不去“俯身”与驻在国进行文化、法律、民俗等方面的融合,就会使中国的海外项目成为孤立的经济存在,这将导致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要避免使国际社会把中国企业看做是“会走路的钱包”;决不能在海外民众心目中留下如下的刻板印象:中国人来了,中国人走了,中国人又来了,中国人又走了。

走进去需要打造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欣赏的人文格局,要为“一带一路”创造良好的文化条件。首先,需要调动全球6000万的华人华侨资源,这6000万人对驻在国十分了解,他们往往能够起到润滑剂和黏合剂的作用,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中国企业走弯路。其次,需要激励国内外青年人共同参与这一伟大事业。笔者在海外调研时,经常有外国青年问我:“如何到中国留学,如何到中国企业就业。”对他们来说,学习、工作是最关心的话题,也是他们对“一带一路”最质朴的理解。第三,需要重视国际组织以及民间组织的作用。“一带一路”所处的时代是“经济对地理依赖性显著减弱”的时代,是“节点化”与“扁平化”的时代,需要调动一切资源以夯实“一带一路”的民意和社会基础。

走进去需要企业不仅重视商脉,更要重视文脉。2016年9月23日,由三胞集团及旗下英国老牌百货品牌弗雷泽百货和英国历史皇家宫殿组织牵头的中英“双塔会”活动在伦敦皇家植物园(邱园)举行。“双塔会”正式启动对园内中式宝塔的维护和修复项目,让这段尘封于中英两国之间254年的文化纽带续写新的篇章。邱园宝塔于1762年由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皇家建筑师威廉•钱伯斯设计,他是中国建筑的狂热爱好者,曾两次前来中国学习考察,并以当时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为蓝本设计建造了中国式宝塔。建成时,这座八角形的砖塔共10层,有50米高,这是当时英国最高的建筑,两百多年依然巍然屹立。

今天,英国邱园宝塔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已不复往日的神采,塔身80条彩色木龙在1784年修缮的过程中被全部移除。此次三胞集团联手弗雷泽百货支持对邱园宝塔的维护和修复工程,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恢复塔顶的80只木龙,以还原十八世纪邱园宝塔的辉煌。修缮后的邱园宝塔将于2018年重新对公众开放。企业主动挖掘中英文脉,引发英国企业与媒体高度关注这一精品案例背后的中国民营企业。2016年12月,拥有167年历史的弗雷泽百货在三胞集团的推动下落户中国南京。这一案例中,企业所挖掘的不仅是口碑,更是中英两国之间的历史与文化脉络,值得称赞。

的确,中国不缺乏老板,缺乏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前者只需要做到“钱生钱”,而后者一定是致力于打造基业长青的企业,致力于通过激活“文脉”从而持续地打通“商脉”。

“一带一路”需要中国企业走上去

为此,中国企业要在文化、价值、标准、话语权等层面发力。“一带一路”不能急功近利,要润物无声、久久为功。

“一带一路”需要重视社会责任,要受欢迎,赢得尊重。笔者2016年6月赴柬埔寨调研,对走访的东南亚电信集团印象深刻。该公司是中国企业家成立的民营企业,拥有柬埔寨王国政府颁发的电信运营牌照。2014年东南亚电信进入柬埔寨前,柬埔寨的互联网普及率只有17.5%左右,电信运营商地下光纤使用率不足10%,宽带接入率不足4%,国际流量、国际长话费用居高不下。东南亚电信进入柬埔寨后,建设了近万公里的地下光纤网、世界最先进的4G VOLTE移动通信网、东南亚地区最大云计算大数据中心、柬埔寨唯一的一家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使柬埔寨的情况发生巨大变化,受到了柬埔寨社会各界的普遍好评。柬埔寨首相府致函东南亚电信柬埔寨公司称:“洪森首相对东南亚电信参与促进柬埔寨经济发展所开展的各项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赞扬。”其实,电信号段本身属于稀缺资源,电信服务是“一带一路”的关键联通,是能够走上去的“软联通”。

“一带一路”需要标准对接。在非洲,蒙内铁路建设项目采用中国标准,全长480公里,连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和东非最大的港口城市蒙巴萨,是肯尼亚1963年独立以来建设的最大的基础设施工程项目。蒙内铁路是首条完全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管理、中国装备、中国运营维护(EPC合同规定2年)的国际干线一级铁路。项目的建设全方位带动中国标准走出国门。建成后,铁路将承担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刚果(金)和南苏丹等6国的货物运输任务,促进东非现代化铁路网的形成和东非地区经济发展,为东非一体化提供基础设施保障。

在乌兹别克斯坦,由中铁隧道集团承建的安格连-帕普铁路隧道是中乌“一带一路”合作的早期成果。该隧道全长19.2公里,于2016年6月22日正式通车,为“中亚第一长隧道”,改变了乌境内运输需绕道他国的窘境,对于乌兹别克斯坦改善民生、发展经济和对外联通有着重要意义。卡姆奇克隧道采用“中国技术”,按照“中国标准”建设,创造了“中国速度”,是“一带一路”的标杆项目。此外,已经启动的中国-白俄罗斯超级电容汽车标准国际化试点,将积极推动超级电容优势产业走出国门,力争将代表中国先进技术水平的标准转化成白俄罗斯国家标准。

未来,中国企业要找到“痛点”、认清差距,精准发力,重点做好以下几点工作:

第一,增强企业软实力,在国际化经营管理以及品牌建设方面率先发力。在国际化经营管理方面,提升企业跨国指数,在全球布局、整合全球资源、打造全球产业链方面有实质性突破。同时,要大力实施“一带一路”品牌战略,准确把握品牌定位。在加强自主创新的同时,始终追求高品质。让品牌、品质等软实力助推中国企业赢得民心与人心,民心就是企业员工对企业的归属与依赖,人心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国企业的欣赏与认同。

第二,要重视法律、传媒、金融、会计、设计、咨询等专业服务业。专业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西方发达国家经验来看,专业服务业不仅直接创造经济价值,更有利于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优化升级,助益这些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牢牢把握制度性话语权。这些国家往往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国际博弈的裁判员,发展中国家由于没有话语权只能处处被动。中国企业要补足专业服务业的人才短板,在理念上要真正认同专业服务业的价值,而不是认为这些工作是“笔杆子、嘴皮子”功夫、可有可无。

第三,要推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协调联动。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国有企业是主力军,民营企业是生力军,两者缺一不可,需要协同发展。中交集团、中广核等国有企业,以及华为、华信能源、华立、海航等一大批中国民营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风生水起,背后的经济规律是:一国企业的崛起不仅要有经济热度,更要有文化温度。同时,“一带一路”需要中国企业的群体性崛起,而不是三三两两、三五成群。中国企业的竞争对手不是“亲兄弟”(不能自己人相互排挤、诋毁、压价),不是“外国人”(不是要取代别人),而应是自身所从事的伟大事业。

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召开,意味着中国将与国际社会一道以钉钉子精神把“一带一路”建设推向前进,让“一带一路”建设造福各国人民。中国企业不仅要“以理服人”,更要“以利服人”“以例服人”,要切实推进关键项目落地,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能合作、经贸产业合作区为抓手,实施好一批示范性项目,多搞一点早期收获,让各国企业与民众不断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同时,要切实推进舆论宣传,积极宣传“一带一路”建设的案例成果,让中国企业的“一带一路”故事有深度、有温度、有厚度。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