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大市场造就能源强国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发布时间:2022-6-17 09:11  |  

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国际能源格局发生重大调整,能源供需关系深刻变化,传统与新兴能源生产国之间角力加剧,能源生产和消费国利益分化调整,全球能源治理体系加速重构。国际竞争环境日益复杂,围绕能源市场和创新变革的国际竞争仍然激烈,我国能源安全面临新形势、新挑战。此时,提出全国统一能源大市场的意义不言而喻。当中国油气改革的道路障碍被打通时,中国的油气能源将迎来新的局面。

利用好两个市场

2021年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调研胜利油田时强调:“石油能源建设,对我们国家意义重大。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要发展实体经济,能源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通过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降低我国能源市场交易成本、培育能源资源方面的国际竞争合作优势,将有利于国家化解外来风险、保障能源资源安全。

近两年,国际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多——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地缘政治动荡、全球化趋势受阻等,全球能源供应链受到了巨大挑战。能源进口的安全风险和成本风险越来越大。目前,欧洲多国的电力、天然气、煤炭等能源价格飙升,就是前车之鉴。

中国是最大的原油进口国、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以及煤炭消费大国。为了保证能源安全,中国一直注重利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在中国民贸智库特约研究员孙铁成看来,建设能源统一大市场,可以多渠道推动、巩固拓展国际合作空间。在这一个过程中,全国统一的能源大市场有利于国家和企业主动应对全球能源安全多重不确定性,谋篇布局开展更高层次的国际能源合作,继续坚持能源领域自主对外务实合作,推动打造更加紧密的能源合作伙伴关系,推动构建国际能源治理新秩序。

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建设安全稳定可靠的海外能源基地,深化能源设施互联互通,可以防范能源供应与运输中的政治、安全等风险;依托能源投资,加快能源装备“走出去”。谋划大国能源合作,推动绿色低碳能源领域各层次沟通交流。面向未来,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能源战略专家赵磊认为,要打造具有时代特点的绿色、智能、开放的双循环核心枢纽。“不是在西太平洋地区复制一个现有的油气大宗商品枢纽,而是建设一个面向未来、具有时代特点的双循环核心枢纽。”这要求我们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引导能源标准和规则制定,增强在全球能源治理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由大到强

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能源经济与金融研究所所长郭海涛看来,随着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中国能源市场将在四个方面取得新的进展。

一是地位公平。无论是国有、民营还是外资企业,都可以在中国能源市场中无歧视经营,根据自身的运营能力获取预期稳定、合理的回报。二是市场开放。中国能源企业将在国际能源市场竞争中提高自身优势,在国内市场中更好地服务于国内能源需求和能源安全。三是企业竞争。不同所有制企业同台竞争,在竞争中促进组织模式和科技创新,促进优胜劣汰,提高产业效率。四是有序运行。各种能源相关法规和政策不断得到完善,能源市场法制化程度大幅提升;政府的现代能源监管体系逐步确立,监管更加有效;煤电油新能源等各类能源市场相互衔接、运行有序开展。

这四个方面得益于能源的市场化。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有利于打通结构“梗阻”,推动我国从能源大国向能源强国转变。

能源强国首先应当是能源大国。在能源领域,规模实力的“大”是“强”的必要条件。要坚定不移推进增储上产“七年行动计划”,推动增储上产攻坚工程稳健实施,夯实储量资源基础、做大油气产量规模、全力推进能源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切实提高油气的自给率,充分发挥油气增储上产的“主力军”作用。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和消费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全球第一。在规模上已形成了全球最大能源市场,但体量庞大并不等同于具备相应的规模效应。能源仍是我国供给约束严重的领域,突出表现为价格不能有效调节能源供需矛盾、能源用户对能源产品选择空间小、能源利用效率低下、新能源大规模消纳难、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比较严重等。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能源领域一系列重磅规划和政策密集出台,形成了推进能源革命的战略规划体系。与此同时,深入推进电力、油气体制改革;积极培育能源战略性新兴产业;明确能源科技创新15个重点方向等等。我国能源革命全面展开。

我们正由能源大国向能源强国转变。能源强国的“强”,要体现在能源供应能力和质量的提升上。其关键因素在于强大的能源技术创新能力。要积极承担我国海洋油气领域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攻关任务,努力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和现代产业链“链长”,以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助推海洋石油工业高质量发展。

油气企业做好准备

机遇和挑战会是并存的。统一市场下能源企业将更容易“跨界”,也面临跨界带来的横向挑战。“传统油气公司在向综合能源公司转型时,随着业务版图与市场扩大会收获新的机遇,也将面临来自其他领域能源企业的竞争。”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战略研究部负责人李雷说。

以氢能为例,氢能的跨界布局已成为一种普遍做法。在能源革命、油气体制改革、“双碳”目标等因素的推动下,不同行业的企业加入中国氢能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在制氢、储运和加注环节的关键装备领域。中石化不仅正在大力布局加氢站,而且许多新能源领域的企业相继成立了氢能公司。与此同时,近年来,传统电力企业也在不断增加氢能产业的布局。在此之前,国家电投、华电等主要电力央企对氢能领域进行了深入布局,加快了燃料电池等新技术的研发。各个企业结合自身的特点,形成了自己的发展氢能优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源行业存在重新洗牌的可能性。对于传统能源企业来说,随着能源绿色转型,原油的能源属性下降,化工原料属性将得到增强。进行未来布局时,无论是新能源企业还是传统能源企业都必须考虑行业的整体趋势。

油气企业该如何面对这些不确定性呢?从目前西方经济学和管理学界的研究来看,躲避可能不是应对不确定性的良方。相反,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勇敢地去拥抱不确定性,管控好不确定性风险,进而提升在不确定性中的生存能力。这是历史上很多“长寿公司”能够实现基业长青的秘诀。

面对企业发展环境的变化,很多国际知名公司多次对自身业务结构进行调整和转型。比如,壳牌是做石油运输和贸易起家的,最后转型成为上下游一体化的综合能源公司。“当前,全球能源行业到了转型升级的‘临界点’。能源转型的步伐日益加速,可再生不断提高,传统能源企业面临的风险在不断积聚。”赵磊说,“在面对这些风险时,一流公司的可贵之处在于能够及时预判风险、发现问题并进行有效调整。”

在赵磊看来,这要求传统能源公司在推动绿色低碳转型的同时,坚持“多能互补、智慧集成”的原则,以提升整个能源系统的柔性、敏捷性、灵活性为目标,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集供油、供气、供电、供热(冷)、供氢的多元化能源供应体系,努力成为国际一流的综合型清洁能源产品及服务提供商,为终端客户提供高效的用能解决方案。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主持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
李克强在河北考察
郝鹏赴航天科技调研强调
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我国首个自营深水油气田全部投产
白鹤滩水电站一半机组已投产
融媒体更多

海康威视再度上演分拆大戏 机器人业务拟独立上市

两大电网密集推出多项举措助力中小企业纾困

“云旅游”:看上去很美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