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沱牌舍得少壮派命题:高库存高业绩承诺求解

查看: 3298 | 评论: 0 |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党鹏 |来自: 中国经营报

放大 缩小
正式入主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舍得”,600702.SH)一年的天洋控股集团,正“撸起袖子”准备在四川遂宁的射洪县大干一场。

近日,沱牌舍得与全球最大玻璃瓶罐制造商美国O-I公司签订战略协议,双方对合资成立的四川天马玻璃增资扩股,沱牌舍得持股比例由40%增至60%。与此同时,一项总投资近20亿元的酿酒配套设施技改项目即将在射洪基地展开,沱牌舍得为此定增的18.394亿元申请,于6月2日获得证监会受理。

对于刚刚担任沱牌舍得董事长的70后刘力来说,在过去的一年已为股东交上了一份“红色”答卷:全年营收14.6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8019.9万元,后者同比暴增10.25倍。但是截至2017年一季度,沱牌舍得的存货高达21.7亿元,是去年净利润的27倍;此外,天洋集团承诺的2018年、2020年分别实现50亿元、80亿元的收入目标,显然与不到15亿元的年营收还有很大差距。

就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沱牌舍得董秘马力军,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按照目前沱牌舍得的产能,能够支撑30亿~40亿元的销售,但是要在一年多时间冲到50亿元,显然不可能实现。”白酒专家铁犁表示。

少壮派大动作

5月30日,沱牌舍得董事会选举刘力为公司董事长、李强为副董事长,任期三年。同时,董事会聘任李强为总经理,任期三年。

70后的刘力是从天洋控股集团跨界而来,此前刘力在天洋主要负责地产板块业务,到沱牌舍得之后担任总经理一职,当时沱牌舍得董事长为刘力姐夫、天洋总裁周政。李强此前为沱牌舍得总经理助理,历任百威(国际)啤酒有限公司北方地区销售经理等。

刘力的上任,被业界解读为70后“少壮派”已走向白酒行业的前台,以期推动白酒行业的变革。目前,包括泸州老窖总经理李峰、丰谷酒业董事长马斌、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等,都是70后酒业“少壮派”。

实际上,天洋入主沱牌舍得之后,在人事上的调整一度很难。在去年7月,以原董事长李家顺为主的管理层集体辞职。为此,沱牌舍得不得不两度发布公告进行解释,称其原有团队众多高管仍担任相应职务,以期维稳。

对于天洋而言,自其正式接管沱牌舍得的全面营运之后,在市场与营销方面已经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和改动,聚焦核心品牌、梳理产品线、调整产品价格等,并明确舍得主打高端、沱牌主打大众白酒市场定位。

天洋的一系列动作已然促进了产品销售的变化。公告显示,2017年一季度沱牌舍得中高档酒销售为3.356亿元,同比增长6.29%,而低档酒销售仅为3539万元,同比下跌42.46%。而一季度正值春节期间,沱牌舍得对高端酒进行提价,市场零售指导价最高达到568元。同时,经过一年的发展,沱牌舍得的经销商队伍已经扩充到了1046家。

此外,根据沱牌舍得6月7日公告, 提出“为了理清主业,剥离不相关产业”,公司拟将太平洋药业100%的股权出售给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

就此,铁犁评价说,天洋进入沱牌舍得之后,从“企业战略、营销方法、内部管理、产品结构”四个方面进行大的调整,但是对标一线高端白酒,沱牌舍得还得多方面进行提升,尤其是品牌价值方面一直有弱化迹象。

18亿补血改造

6月3日,“沱牌舍得”公告称,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受理。据悉,沱牌舍得本次定增的18.394亿元,其中15.502亿元用于酿酒配套工程技术改造项目,1.9179亿元用于营销体系建设项目,9741万元用于沱牌舍得酒文化体验中心项目。此次定增预案的认购对象只有四川沱牌舍得集团和天洋控股集团。天洋方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并在去年5月底正式获批“混改”成功。

“天洋更擅长的是舞动资本长袖。”一家投资公司负责人郝先生表示,虽然此前因政策原因有两家定增对象退出,但是天洋在全面接盘沱牌舍得之后一年,就启动18亿元的定增,进行全方位的配套设施改造,也说明沱牌舍得急待充血。此前,天洋为取得沱牌集团控股权,已经付出了38.22亿元的代价。

根据沱牌舍得一季度公告,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公司的负债总额为16.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1%。就在改制前,沱牌舍得集团的资产负债率曾高达64%,其高负债主要是流动负债。

如今,沱牌舍得正在加快对酿酒配套设施改造的项目推进。根据射洪县环保局的公示,其项目总投资为19.938亿元,分别为自动化灌装包装技改工程、供水技改工程、原粮粉碎工程、储酒库技改工程、节能改造工程、厂区环境技改工程和实验室技改工程。其中,将重点建设9条自动化灌装生产线。

根据公示,建成后年可生产成品酒5.67万千升。其中:高档白酒1.7万千升,中档白酒3.12万千升,低档白酒0.85万千升。根据沱牌舍得的说明,改造后公司的生产能力并未增加。但此次定增中酿酒配套设施改造项目的资金只有15.5亿元,超出4.4亿元如何安排,记者尚未从沱牌舍得得到相关回复。

“两高”的考量

作为四川酒企混改第一单,天洋控股集团对地方政府的承诺是,在2018年、2020年分别实现50亿元、80亿元集团收入的目标。

根据当时地方政府挂牌沱牌舍得时开出的条件,“硬性”任务要求为:“投资方需承诺做大沱牌舍得酒业,2018年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2020年力争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税收20亿元”。此外,根据遂宁市“十三五”食品饮料产业龙头企业培育目标规划表显示,要将沱牌舍得培育为年收入50亿元以上的规模型企业。

梳理沱牌舍得近年的营业收入,2013年至2016年报期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4.19亿元、14.45亿元、11.56亿元、14.62亿元。就此,铁犁评价说,这也就是一个规划承诺,从目前的业绩看,2018年是实现不了50亿元的,“有些事情是吹牛不打草稿”。至于是否能够实现天洋承诺的目标,记者未能从沱牌舍得获得回复。

不仅如此,对于70后刘力来说,需要面对的还有沱牌舍得21.7亿元的库存。此前有数据称,沱牌舍得的原酒库存为9万吨,价值11亿元,记者未能从沱牌舍得证实此数据真伪。如该数据真实,则意味着沱牌舍得还有10亿元的半成品/成品成为库存积压。就此,九度营销顾问公司马斐认为,相对于其年销售额来说,这一库存数据不算低,酒企必须“由总体销售额来决定合理的安全库存”。

记者注意到,水井坊2016年的营收为11.76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存货为7.9979亿元;五粮液2016年营收为245亿元,目前存货为93.64亿元;老白干酒2016年营收为24.38亿元,目前存货为10.8亿元。在19家上市酒企里,沱牌舍得的存货排名靠前。

2017年一季度,沱牌舍得实现营业收入4.27亿元,同比微增0.04%。 广发证券研报显示,沱牌舍得收入增速较低的原因在于产品结构调整;1、2月沱牌舍得在川渝、东北、河南市场销售增长势头较好,其他新市场则下滑较多。对于高库存如何消化,沱牌舍得未给予回复。

(编辑:王星)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