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被扰乱的“金三银四”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赵玥      发布时间:2022-5-13 15:27  |  

近几个月来,新冠肺炎疫情波及我国多个省份,疫情防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山东、上海、吉林、江苏等化工大省的生产和运输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化工业传统的“金三银四”随之被扰乱。

因为石化和化工产品的特殊性,所以生产过程的连续稳定、产品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十分重要。怎样降低疫情影响,建立安全的供应链,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停工减产

进入3月,国内化工企业减产停产公告层出不穷:

3月11日,吉林化纤临时减产;

3月21日,鲁北化工生产装置临时停产检修;

3月23日,沈阳化工临时停产;

3月23日,渤海石化PDH装置实施有序停产……

停产原因大同小异。公告表示,受疫情防控影响,现阶段外部疫情导致公司无法维持经济生产量,从而造成产品经济性不足。部分企业表示,预计本次临时停产会对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

除了部分化工企业被迫停工停产、停车检修外,降负荷运作成为缓解当下矛盾的主要手段。例如,巴斯夫在上海的生产基地3月下旬起进行闭环运营,封控期间生产负荷有所减少。恒力石化、扬子石化等大型化工企业PTA生产设备则纷纷停车检修。至3月底,国内PTA开工率维持在76.34%,产能利用率处年内低点。另外,包括中韩石化、中海壳牌、沈阳化工、浙江石化等大型企业在内的多家PP、PE生产企业停车检修。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化工市场停车检修的化工品产能近900万吨。

业内人士担心,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化工品生产商因为无法开工或生产效率低下直接造成供应端损失,从而使下游的原材料得不到补充,进而影响整条产业链的产能和效益。

“就上游生产企业而言,聚烯烃行业上游多为炼化一体化等大型企业,从以往几轮疫情的情况看,企业生产的抗风险能力较强,目前暂未看到因疫情造成开工率波动。”宁波中基石化有限公司聚烯烃相关负责人赵鹏宇表示。但是,他指出,聚烯烃下游用户企业受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比较大。

按照经验,3月本是聚烯烃行业的传统旺季,但今年春节后复工复产带来的下游开工率提升趋势在3月戛然而止,甚至出现开工下滑的现象。这一点,在华东地区更为明显,嘉兴、杭州、常州等城市的下游厂家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从3月检修的损失量看,聚烯烃装置检修损失量远高于历史同期水平,聚烯烃呈现供需两弱的格局。”隆众资讯分析师孙诚诚表示。

由于各地疫情防控及交通管控,资源难以顺畅输入与输出,部分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面临断供停产的风险;从消费端看,下游企业成品库存或将有一定累积,若累积到一定程度将影响下游企业的开工率。

疫情也使3-4月的炼油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据了解,山东地炼开工率由年初的约66%下滑至49%左右,主营炼厂开工率近一个月亦呈现持续回落态势。

疫情波及的企业出现停工停产的现象,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3月2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重点行业运行形势分析座谈会,部署疫情防控和工业稳增长工作。

4月16日,上海迎来“复工”号令。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重点行业666家重点企业复工复产,其中包括30多家化工企业,高桥石化、巴斯夫、赛科石化等企业赫然在列。

物流受阻

除了生产外,疫情防控措施的升级也使得物流受到影响,化工品流通不得不放慢脚步。

“山东、江苏、广东三省为化工行业大省,受疫情影响,运输车辆难寻。外地司机需持多次核酸检测报告才可进入,资源配送周期较长,输出较为困难,导致各地仓库库容告急。”孙诚诚分析说。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庞广廉表示,石化行业的物流具有极强的专业性,载物基本属于危险化学品,具有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等特征。据他介绍,我国石化行业物流主体以民营企业为主,约占整个物流企业总数的80%左右,企业主要分布在华东地区及长江沿线。

山东省拥有众多新材料、精细化学品及医药中间体生产厂家,化工产品基本依靠汽车运输。吉林省作为东北地区重要的石化产品物流中转枢纽,在疫情影响下货物流转受阻。

业内人士透露,管控和高油价导致部分重点省份的运费大幅上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生产积极性。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披露的数据,相比2021年同期,近期我国重点物流企业的物流业务成本增长了33%。

目前,物流运输受限已对化工业上下游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下游工厂即使有订单需要采购,但由于运输难度增加,采购也会较为谨慎,多数以观望为主。

根据权威的PMI配送指数,3月石油加工、化纤、化工行业的PMI指数降幅均在9个百分点以上。其中,石化产业链物流降幅普遍较大。究其原因,石化业上游集聚的东北、中游集聚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3月以来疫情均较为严重。

物流运输数据则更为清晰地说明了这一点。3月至今,公路物流环比回落显著,疫情严重的省份降幅较大。3月初至4月7日,全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日均值从最高的147.68下降到70.71。其中,上海整车货运物流指数从144.52下降到16.45,环比大幅下降88.6%;吉林整车货运物流指数从最高的122.46下降到14.38,环比大幅下降88.3%。

海运方面,之前深圳的“停摆”对航运业产生了较大影响,上海的疫情又雪上加霜。数据显示,2021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700万标准箱,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通过上海港进出的化工品主要为精细化学品、大宗原材料产品和高分子材料产品等,对化工业至关重要。

4月12日,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进一步统筹做好公路交通疫情防控和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专家认为,疫情下,在畅通物流、确保供应上,我国需要加强常态化监管,确保相关举措及早落实;更需要从技术层面协同统筹,实现信息互通、管控政策协同。

庞广廉指出,我国石化供应链应该建立一条完备的国内外应急保障绿色通道,列出重点行业的重点产品目录,在通关、检疫、运输物流、安防、人员配备、国际协调等全链条进行特殊对待,开辟绿色应急空运、水运、海运、铁路运输及道路运输,建设保障交通干道和交通运输网络,提升应急储备设施建设,形成多元储备,完善国内外应急保障绿色系统。

上下游影响

业内人士担忧,长时间的供应短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可能导致石化业下游生产规模收缩,工厂逐步丧失利润优势,最终导致行业规模萎缩。

据了解,在当前130多种关键基础化工材料中,我国在32%的产品品种上存在空白,52%的品种仍依赖进口。近日,可乐丽、东曹、东丽化工等巨头纷纷宣布涨价,巴斯夫今年更是两度提高精选聚醚胺价格且涨价幅度较大。

安迅思分析师刘意告诉本刊记者,3月上旬,由于原油价格飙升,国内苯酚行情呈现出较为明显的上扬。但随着原油价格回落,市场缺乏支撑应声下跌。“近期国内疫情在全国多地蔓延,导致较多地方运输受阻,部分下游因成品出货受阻,故而降低了装置开工负荷,从而减少了对原料苯酚的需求。”

从供应端来看,受疫情的影响,生产企业在运输上处处受限。位于上海金山化工园区内的高桥石化、中石化三井和上海西萨化工的酚酮装置均受限于封控管理,发货受阻,导致华东的苯酚现货流通量减少。

专家指出,石化行业下游基本为较为充分竞争的行业,企业多而分散。这意味着下游企业无法将上游增加的成本完全转嫁给用户,导致盈利空间被压缩,负面冲击较大。

不久前,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傅向升在分析今年石化行业运行形势时指出:“疫情影响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另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产品价格存在不确定性、供应链保障等,都对今年的石化行业发展提出了极大挑战。“因为石化和化工产品的特殊性,所以生产过程的连续稳定、产品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十分重要。”傅向升说。

“‘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原则,应该是石化供应链必须开始重视的。”庞广廉表示。

他认为,智能化是推动我国石化行业、石化供应链向高效、绿色、安全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也是锻造高韧度石化供应链的前提。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开始时,他就提出推动建立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在他的设想中,可以以平台提供采购执行、物流服务、分销执行、融资结算、商检报关等一体化服务;推动全球供应链安全治理,保障跨境供应链通畅,加强国际贸易合作和海关协作磋商,打通跨境物流通道壁垒,确保跨境供应链通畅。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会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
李克强在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话会作重要讲话
郝鹏到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调研
天舟四号货运飞船成功发射
我国首个自营深水油气田全部投产
一季度我国进出口增长10.7% 外贸开局平稳
融媒体更多

5G应用持续落地,天翼物联推出三大数采服务

比亚迪小鹏接连“翻车”新能源车岂能丢了环保初心

同学翻墙要么举报要么连坐 郑州高校规定太过硬核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