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地条钢大限100天 钢市“小阳春”考验去产能

2017-3-21 12:16 |原作者: 董瑞强|来自: 经济观察报

摘要: 尽管2016年钢铁去产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钢铁行业的基本面还未根本改善,淘汰落后和整治行业秩序,仍是关键性问题。
按照国家发改委确定的目标,“地条钢”离其最终退出历史还剩下最后100天。

在今年1月10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7理事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称,“今年6月30日以前,要彻底除清‘地条钢’等落后产能,这是要坚决完成的政治任务!”林念修同时指出,要用10年时间分“两个阶段、三步走”,实现钢铁强国之梦。其中在第一阶段的第一步,就是力争用3年时间完成5年化解任务,至2018年基本完成去产能任务。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实去产能的关键在落实,在决心。我们必须要坚决、彻底、毫不客气地淘汰顶风作案的中频炉、‘地条钢’企业,不能有任何保护的幻想。这些企业不但不符合质量、环保、技术等多项标准,严重危害建筑质量安全,而且大部分都不开发票、假冒优质产品、无证生产销售,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严重挤压合法合规企业的市场空间,必须坚决予以铲除。”

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中国“地条钢”涉及产能约1亿吨-1.5亿吨,如果能在今年6月30日之前全部除清,将会有效影响行业的整体供给格局,同时有利于助推钢价上行。

3月1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记者会上回应称:今年压减5000万吨左右的钢铁过剩产能目标不包括“地条钢”。这意味着2017年化解钢铁在产产能的任务将会变得更加艰巨。

根据今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任务目标: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而国务院此前为钢铁行业确定的去产能目标是,在2018年以前彻底完成1亿吨-1.5亿吨。若加上2017年上半年将全部歼灭的“地条钢”产能,意味着中国实际化解钢铁产能的数量将至少超过2亿吨。

“必须要完成的政治任务”

李新创告诉经济观察报,“从国家政策要求来看,今年6月30日之前彻底除清‘地条钢’是必须要完成的政治任务。如果地方政府严格执行中央政策,相关企业自觉主动配合实施,完成任务没有问题。我相信中央政府在今年的钢铁去产能过程中,会进一步加大专项督查力度,确保任务如期完成。”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年钢铁去产能目标任务已提升至5000万吨左右,而且不包括‘地条钢’等落后产能,这预示着今年的钢铁去产能将是一场动真碰硬更为严厉的攻坚战,需要下更大的功夫和力度。”

2017年3月1日工信部原材料司在其发布的《2016年钢铁行业运行情况和2017年展望》中称:2016年共化解粗钢产能6500多万吨,超额完成2016年化解4500万吨粗钢产能的全年目标任务。由于钢铁去产能的深入推进和市场需求的回升,钢价震荡上涨,钢企累计盈利303.78亿元,而2015年同期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1000亿元。

但是,工信部原材料司在上述文件中同时指出:产能过剩的格局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价格上涨、效益回升的基础仍不牢固,行业尚未完全走出困境,2017年仍要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而“地条钢”则被当作产能退出的重中之重,将重拳打击,确保2017年6月底前将其全面取缔,规范钢铁行业生产经营秩序。

李新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特别是2016年钢铁市场形势略有好转,企业去产能的决心出现了动摇。但即便是去年盈利状况有所改善,同比实现扭亏为盈,但整个行业的销售利润率也只有1.08%,远低于工业行业销售利润率的平均水平。同时还有将近27%的企业亏损,这更说明我们进一步加大去产能力度必要性,刻不容缓。”

上海钢联研究中心主任曾节胜也同样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6月30日以前彻底除清‘地条钢’的目标,的确可以实现,并能达到预期效果。整治‘地条钢’是淘汰落后产能的重点,现在中央力度如此之大,地方执行力也比以前强很多了,谁都不敢担保和袒护了。不过,中国钢铁企业多而分散,情况比较复杂,很难统计,关停后复产的情况也时有出现。”

在曾节胜看来,尽管2016年钢铁去产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钢铁行业的基本面还未根本改善,淘汰落后和整治行业秩序,仍是关键性问题。因此,政府应保持高压态势,防止落后产能死灰复燃。

“2017年钢铁去产能是个重头戏。不过,钢铁行业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设备占用资金成本较大,钢厂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维持生产经营,所以在淘汰或去除这部分产能后,对违规违建的设备和资产如何处理,也是去产能过程中面临亟待解决的难题。”王国清说。

此外,在今年压减5000万吨钢铁产能重大目标任务下,如何才能更好地解决职工安置问题,尤其引人注目。王国清也认为,“去产能最关键的问题主要还在于人员如何更好的实现转岗和分流安置。”比如2017年宝武集团将去掉550万吨的产能,也将面临不小的转岗就业压力。另外,在一些国企中的冗员,也可能会在今年的去产能过程中得到精简,这些人员可以通过技能培训或自主创业,实现再就业。当然,企业也会给一定的生活费和退休金。

李新创指出:“去产能,肯定是容易的先去,越往后越困难,越是攻坚战。一开始是去除低效无效产能和违规产能,但往后化解在产产能,真的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无论企业、职工、金融机构还是债权人,都有一定的抵触情绪,这正是需要攻克的难点所在。”

钢市之“春”

北京市沧海金属管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东杰告诉经济观察报,“2016年钢铁去产能的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大伙儿就像是感觉春天来了,市场复苏了,再加上环保限产、关停钢厂等举措也对钢价形成了有力的支撑。由于投机性较大,钢价会随时上下波动,但总体处在上升通道。”

刘东杰表示:“2016年大概有30%到40%的钢贸企业死掉,但‘庄稼不收年年种’,今年不收明年收,我认为还是贵在坚持,看谁能坚持住,看谁有这个耐性。我们今年将稳中求进,把思想再放开一些,从目前形势看,预计2017年的企业盈利状况比去年要更好。”

在王国清看来,过去几年整个钢铁行业基本处于持续低迷状态,但2016年的钢市在去产能的作用下,就像是唤醒了一座沉睡的火山,期货资本趋足,现货又受到期货带动,加上金融政策变化,都对市场产生了诸多微妙的影响。所以2017年钢价也会出现频繁的波动。

“原来预计有很多国企撑不住、要垮掉,但去年其经营状况、债务状况都出现了明显改善。生产螺纹钢的民营企业盈利也很可观,短期内很难出现资金短缺风险。另外,2016年以来企业比较务实了,更加重视产品质量和市场效益,而非片面追求规模化效应。”曾节胜说。

此外,北京冀玉明钢铁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占明对经济观察报坦言:“钢铁去产能对钢价的作用影响很大,它支撑着大家对市场的信心。如果没有信心,那不可能手里还攥着货。实际上供给虽然减少了,但是,铁路项目等交通领域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需求却增多了。”

据于占明介绍,目前该企业有上百家客户,数十家稳定客户,且客户数量呈现逐年增多的态势,销量也随之相应增长,2016年销量约为36万吨,他预期今年利润要更好更强一些。“不过,今年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下游资金链条问题,银行会不会贷款,客户会不会按时付款,这都很关键。钢贸企业的利润空间主要看存货和钢价波动,直接招标盈利的空间不大。如果下游客户不讲信誉或信用度不高,就会造成资金链短缺,最终影响销售,而且不只是占用资金的问题,还存在不安全因素。”

他对今年的钢铁市场表示期待:“希望钢铁贸易行业规范经营,而不是恶性竞争,拼得鱼死网破,最终都没有生存空间。我认为,合理的利润是支撑企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曾节胜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政策预期对市场影响较大,近期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大幅上涨,而且现货比期货涨的还多。总体来讲,我对今年的钢市比较看好,波动性可能没有去年大,预计今后几个月市场仍会持续向好。但随着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的增长,一定程度上会造成资源供应紧张。”

(编辑:王星)

最新评论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3-27 08:49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