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李彦宏、马化腾认为,移动互联网已经结束了

2017-1-4 12:01| 原作者: 翟文婷|来自: 中国企业家杂志

“移动互联网已经结束了。”2016年接近尾声时,李彦宏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丢下的这么一句话,让互联网从业者陷入恐慌与思考。


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和超高速增长的终结是李彦宏下结论的依据,百度成立时中国网民总数还不到1000万,现在这个数字攀升到7亿,再想翻倍几无可能。甚至移动互联网风口再产生独角兽公司都非常困难。

跟李彦宏持类似观点的还有马化腾。2013年,有记者问马化腾,腾讯是否已经拿到移动互联网船票?当时,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焦心上船的事,唯恐在从PC向移动迁移的过程中被抛弃。虽然彼时微信势头已经不可阻挡,但马化腾仍然谨慎地回答,他们只拿到了一张站票。这不是他的客气话,而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的法则失灵,一切秩序都在重新建立的过程中。百度、360等在PC时代手握巨大的流量可以称王,但因为移动端没有爆款产品一度迷失。

三年后,再提船票之事,马化腾的态度是,“还没等我们坐下来船已经到岸,要上新大陆了。”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黑科技才是真正的未来。

但仍然有企业家对李彦宏“移动互联网终结”的说法不完全认同。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说,“就新技术、信息处理、通信这个角度来说,移动互联网最活跃的时候一小波浪潮可能过去了,但是随着连接密度增大、信息传输、吞吐量增大之后,还会有质变,应该还有机会。”

美团点评CEO王兴关于“上半场与下半场”的理论,一定程度也解释了移动互联网的变迁。他喜欢用一半一半的思考方式划分边界,而且很多问题可以用A乘B来解释。“例如用户数乘以每个用户平均时长,那是总花费的时长,或者用户数乘以每个用户创造的价值,是总价值。”可能移动互联网早期A与B都在涨,甚至翻倍,但是后来可能其中一个停止增长,甚至下降。大家公认的中国网民数增长基本已经饱和,很难再滚雪球般地暴涨。

但并不存在一个明确的分界点。用王兴的话说,上下半场是交织在一起的。比如最近大佬们在各个场合鼓吹的人工智能,与移动互联网、互联网是不可能互相孤立的。

「争夺最后的连接机会 」

如果梳理下整个互联网浪潮,几乎所有公司都在争夺连接场景。BAT很早地占据了人与信息、人与商品、人与人的连接,原来受制于线下物理环境的约束,用户需求不能被更好的满足,现在被线上公司解决了。

即便如后来崛起的新美大、滴滴等公司做的也是连接的服务。前者整合了人与线下服务体系的连接,后者是人与出行需求的对接。滴滴出行CEO程维很庆幸,自己抓住了上半场连接构建平台机会的最后几张船票。

但如果不是移动互联网的喷薄,新美大、滴滴这样的公司很难完成与用户的无缝连接。你总不能抱着一台电脑满大街叫车吧?美团、点评虽然是PC时代诞生的公司,但是移动场景的丰富才让餐饮、娱乐等本地生活服务网络化。

“所以滴滴的使命就是连接所有人与交通工具。但是我们已经连接了一千多万辆车、几亿用户的时候就在想,什么时候是边界,什么时候是尽头?”程维抛出的这个思考命题,需要回答的公司其实不只有滴滴一家。

更早一拨享受到移动人口红利增长的应该是91助手、猎豹、UC、美图等工具类产品。这些公司的老大在PC时代就是互联网的风云人物,习惯了厮杀、搏斗,对免费思维、流量为王、用户至上的一套逻辑非常熟悉。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拓荒时期,他们延续了之前的打法,很快积累起上亿级别的用户。猎豹更是取道海外,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出海的标杆。

但用户数量曲线上扬之后,他们都遇到同一个问题,那就是用户停留时长太短。周鸿祎曾说,移动端更多需要的是内容,所有公司差不多都在争夺用户的注意力。用户在手机上耗时越来越长,背后其实就是对优质内容的渴求。猎豹移动CEO傅盛甚至断言,所有手机厂商最后竞争的都是内容。

虽然猎豹曾凭借几亿海外用户,在移动广告营销方面拿下不少收入。但是傅盛很早就谋求转型,做类似今日头条的海外信息流内容、网红平台头牌以及直播产品Live.me。这个转型路径傅盛早前就看得很清楚。“在平台红利期就要专注,晚期必须拓展新的领域,不然是很难的。但是今天你很难找到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像当年的搜索引擎(那样)适用很多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企业比较痛苦的地方。”

只是从工具到内容并不容易,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猎豹还是从技术层面做大数据推荐,做平台,但是傅盛不会想着去做一个IP或拍电影。

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工具类产品进入了它们的下半场。正如程维打的一个比方,人在小时候就是长身体,20岁后体格定型,就需要心智的成熟。移动互联网公司在各自领域跑马圈地之后,要么谋求转型,要么深挖用户价值,总之是进行产业链的重构。当然,如果实力足够强大,也可以抢先在黑科技布局。

「冬天还是春天? 」

其实过去一年,移动互联网上空笼罩着的还有一个阴影,那就是资本寒冬。投资人捂紧口袋,估值腰斩,拿不到投资的创业者关闭公司重新找工作,他们的人生像影像一样变换着。

与冰冻相反的是流量成本的暴涨。有创业公司跟媒体吐槽,2016年流量价格上涨了30%,有公司最多时一个月为此要花掉五六百万元,如果一家公司只拿到几百万的天使轮,可能还不够投广告的。但此时融资的水龙头并不是打开的,所以关于流量价格的每个阿拉伯数字跳动都会让创业者感到肉疼。

VC并不缺资金,钱都到哪里去了?

移动直播吸走了大量的资金。这是移动互联网上半场结束前,少有的一个风口,吸引了众多玩家。其中有YY、9158等传统秀场;斗鱼、熊猫、映客、一直播、花椒等游戏和泛娱乐直播。据说,2016年平均三天就有一家直播平台成立,200家公司中,超过30家拿到融资,累计融资金额突破50亿元。

出行、本地生活、在线旅游等领域完成整合之后,已经难得一见企业近身肉搏的场景了。直播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江湖混战的故事完全可以写本小说。

但是烧钱凶猛的直播也会迎来洗牌的那一天。花椒前CEO胡震生曾说,“直播起于秀场,闻名于明星,成于社交,正名于内容,赚钱于打赏和广告,触暗礁于色情,亡于下一代技术兴起。”

投资人2016年追捧的领域还有共享单车。摩拜与ofo一夜爆红,估值翻番,满大街都是橙色和黄色的单车。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每年都有新故事讲,从滴滴、饿了么到2016年的ofo,他是真正赶上了风口。

有意思的是,摩拜CEO王晓峰被媒体问到如何盈利时,他的回答或许会让摩拜的投资人脸红,但也道破了这个游戏的本质,“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为什么要找投资者?为什么让他们来跟我们一起分钱?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让我们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现在谈盈利还太早了。”

所以,创业公司持续需要资本接盘侠,但如果这个接盘侠是BAT中的某一个,该如何抉择?

源码资本合伙人曹毅曾说,至少短时间内,BAT格局不会发生很大变化,站队会是很多创业者面临的问题。程维也提到,如何处理与巨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留给创业公司独立发展的时间窗口越来越短。

所以创业者更多时候要思考的,不是拿不拿BAT的钱,而是什么时候拿。太早,可能给自己找了个长辈,存在被约束的可能;太晚,也许你的竞争对手已经抢先投入其怀抱。这个分寸问题在2017年还会一直存在。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