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白酒演绎冰火重天 信披触雷股价大涨

原作者: 黄嘉祥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2021年第二个交易日,贵州茅台(600519.SH)股价站稳2000元大关,截至收盘,报收2059.45元/股,总市值2.59万亿元。


股价创历史新高的同时,贵州茅台也接连受到监管关注。继2020年12月24日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之后,2020年最后一天,上交所发布《关于对贵州茅台时任董事长高卫东予以监管关注的决定》,高卫东通过非法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的重要信息,违反了相关规定。


无独有偶,山西汾酒(600809.SH)董事长李秋喜也于同一天收到监管关注函,原因与高卫东基本一致。


1月4日,五粮液(000858.SZ)和酒鬼酒(000799.SZ)又分别收到关注函和监管函,原因均与近期酒企在经销商大会上披露业绩信息有关。


实际上,白酒上市公司每年年底都会举办经销商大会,并披露这一年控股股东集团层面的相关业绩或某系列产品的销售数据,以及未来的销售目标,以提振经销商的信心。不过,这些信息并没有在上市公司指定信披渠道同步公布,而往年监管层对这类信息也未给予重点关注。如今,监管层密集下发相关监管函和关注函,给白酒上市公司的信披工作敲响警钟。


“这次交易所接连下发监管函,对白酒上市公司未来在年度经销商大会上披露业绩和规划新年目标起到了警示作用,白酒企业以后在年度经销商大会上披露相关业绩和目标规划,应该都会走正式信披流程,至少要做到同步披露,或者先在合法渠道披露后,再于经销商会议上公布。”1月5日,资深白酒专家肖竹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茅台董事长“失言”被监管点名


高卫东被监管点名,源于其在2020年度贵州茅台酱香系列酒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的讲话。


2020年12月16日,贵州茅台召开2020年度贵州茅台酱香系列酒全国经销商联谊会。高卫东在会议上表示,公司2020年预计可完成酱香系列酒销量 2.95 万吨,实现含税销售额106亿元,同比增长4%。同时,多家媒体对会议内容进行报道,引发市场和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上交所在监管函中表示,近期,白酒板块上市公司受到投资者及媒体的广泛关注,相关公司的产销情况及业绩信息是市场高度关注的热点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及投资者决策产生较大影响。高卫东作为公司董事长,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的重要信息,上述行为违反了多项规定,以及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因此,对高卫东予以监管关注。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自高卫东披露上述数据之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贵州茅台股价在半个月内上涨近10%。


在高卫东被监管点名之后,2020年12月31日晚间,贵州茅台火速披露了2020年度生产经营情况。经初步核算,2020年度,公司生产茅台酒基酒5万吨,系列酒基酒2.5万吨;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977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0%左右;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5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0%左右。


贵州茅台在这份业绩预告中也首次披露了酱香酒的营收情况,公司全资子公司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94亿元左右(含税销售额106亿元左右);系列酒全年收入同比下滑1.48%。


“公司将积极落实监管要求,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认真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进一步提高信息披露质量,确保公司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地披露所有重大信息。”贵州茅台在业绩预告中特别表示。


贵州茅台披露的数据,与其在2020年初设定的目标一致。与往年业绩相比,茅台业绩增速放缓较为明显。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贵州茅台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61.97%、30%和17.05%。


1月5日,长期关注茅台的深圳新财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彭钦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年来,茅台业绩增速处于放缓趋势,随着基数越来越大,增速放缓属于常态,而在茅台酒销售量没有太大增长的前提下,茅台扩大直营比例来增加利润也比较有限。


尽管业绩增速放缓,但多家券商仍上调贵州茅台目标价。其中,中金公司在1月4日的研报中,上调贵州茅台目标价至2739元,与当前股价相比仍然有超过30%的上涨空间。


信披乱象待解


除了贵州茅台,近期亦有多家白酒上市公司收到监管关注函。


在高卫东被监管点名当天,李秋喜也收到了监管关注函。2020年12月26日,山西汾酒的控股股东汾酒集团召开2020全球经销商会议。李秋喜在会议上表示,2020年汾酒集团收入预计增长17%,利润总额预计同比增长60%,全年营收预计排名行业前列,利润同比增速继续保持行业第一。


山西汾酒股价应声大涨,在下一个交易日(2020年12月28日)大涨9.4%,在2020年底前的4个交易日累计上涨超14%,全年累计大涨321%。


上交所表示,山西汾酒是控股股东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经营业绩与控股股东高度关联。董事长发布的汾酒集团相关信息,直接涉及公司尚未披露的 2020 年度经营业绩,属于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投资者决策可能产生较大影响的信息。


继贵州茅台和山西汾酒之后,1月4日晚间,五粮液和酒鬼酒分别收到关注函和监管函,均与近期公开披露的业绩相关信息有关。


五粮液涉及的情况与山西汾酒相似。在2020年12月18日举行的“五粮液第二十四届1218共商共建共享大会”上,五粮液方面透露,持有公司20.40%股份的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1月至11月收入突破1100亿元、收入与利润均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五粮液集团的经营业绩与公司经营业绩的关联程度,并在此基础上说明上述会议所透露信息是否属于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


除了披露2020年度相关数据之外,白酒上市公司披露未来目标也被监管重点关注。


2020年12月28日,酒鬼酒分别在上市公司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发布了题为“2020 酒鬼酒创造历史,2021 酒鬼酒馥郁腾飞!”的报道,酒鬼酒董事、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财务总监程军在年度经销商大会上表示,公司销售目标是“突破30亿,跨越50亿,争取迈向100亿”。当日,酒鬼酒股价涨停,此后公司股价持续上涨。


对此,深交所指出,公司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的重要信息的行为以及公司高管程军的行为均违反了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并要求上市公司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吸取教训,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实际上,酒鬼酒在2019年也曾透露过“酒鬼酒短期销售目标是30亿元,中期销售目标是50亿,未来则朝着100亿的远期目标迈进”,但彼此未被下发监管函。而贵州茅台在2019年贵州茅台酱香系列酒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也曾披露系列酒的经营数据,彼时亦未被交易所下发监管函。


在彭钦文看来,往年白酒上市公司在经销商大会披露相关业绩数据,但没有引起市场反应,故而没有引起监管关注。2020年至今,白酒股票市场非常火热,在白酒上市公司披露相关数据之后,各种报道铺天盖地,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加上随着市场的发展,监管也在进步,对信息披露更为严格,监管部门此番下发监管函属于常规操作。


1月5日,资深白酒分析师蔡学飞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一年来白酒资本市场非常活跃,部分酒企的股价严重背离了企业经营面,存在一定炒作风险,监管层接连下发监管函,应该是给白酒行业“降温”,监管趋势加强也预示着酒企需要更加谨慎对待信息披露。


“监管层密集发函主要是因为这个行业在这个特殊时期的违规比较多,是轻微的提示性质的自律监管,也属于交易所等主体的日常监管工作,有了违规就得提示注意。”1月5日,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合伙人许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许峰看来,从多家酒企被通报的情况来看,可能该部分企业包括董事长在内的高管在信息披露合规意识上是不足的,缺少对上市公司和信息披露的理解,虽然这些高管本质上未必是故意披露相关数据,但在证券法意义上,其还属于违法者,如果警示批评不注意,后续不排除证监会会介入调查并处罚。


备受监管关注的另一面是,二级市场持续火热。1月5日,白酒板块再次大涨,多只白酒股涨停。其中,五粮液报收319.98元/股,涨7.36%;山西汾酒报收385.65元/股,涨3.22%;酒鬼酒报收178.70元/股,涨3.80%。


一名资深市场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投资者更关注的是白酒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能力,监管函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市场关注度,关注到白酒上市公司2020年业绩相关数据及未来业绩增长目标之后,反而更加刺激白酒股票市场。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