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贴牌生产客户单一,产能空置率连年走高,富信科技IPO底气何来? ...

放大 缩小

作者 竺仲竹


在商业活动中,ODM生产模式已为大众耳熟能详。冲刺科创板IPO的广东富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信科技”),即是其中之一。


招股书显示,富信科技ODM模式一直占据该公司收入的主要位置。0DM即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原始设计制造商),即生产商按照品牌商意向或自主进行产品设计和开发,并按照客户订单生产制造后,贴牌销售给品牌商。


ODM也就是俗称的“贴牌”。贴牌生产占比较高的背后,此次科创板IPO,富信科技拟募资拓产能的意图也令人满是疑窦。


客户结构单一


富信科技主营半导体热电器件及以其为核心的热电系统、热电整机应用产品的研发、设计、制造与销售业务。


虽然半导体热电技术应用领域广泛,对于富信科技而言,

其主要应用于小型家电,局限性明显。

来源:招股书


虽然半导体热电技术应用领域广泛,对于富信科技而言,该公司技术应用局限于啤酒机、恒温床垫、冻奶机、冰淇淋机等小型家电之中。在招股书中,富信科技直言不讳,该公司半导体热电技术“应用场景市场规模还较为有限”。


这些小型家电在富信科技内部统称为热电整机应用产品,2017年至2019年,富信科技热电整机应用产品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34亿元、3.9亿元以及4.09亿元,占整体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5.42%、64.77%和65.45%。


事实上,上述热电整机类产品恰好戳中了富信科技的“软肋”。


富信科技招股书披露,该公司热电整机应用产品销售模式以ODM为主,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热电整机类产品中ODM销售模式收入占整机类产品收入比分别为90.76%、94.01%以及94%,整体占比处于极高位置。


在ODM模式下,富信科技客户亦存在局限性。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啤酒机、恒温床垫、冻奶机产品销售客户主要为单一客户。


富信科技主要产品如啤酒机、恒温床垫等均为单一客户

来源:招股书


这些具有排他性客户的产品,2017年至2019年对富信科技贡献的营收分别为8593.53万元、1.63亿元和2.15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8%、27.07%以及34.38%。占比逐年提升。


需要注意的是,单一客户对富信科技的采购需求已放缓。以富信科技啤酒机客户Groupe SEB 为例,后者在2017年至2019年一直牢牢占据富信科技第一大股东的位置,2017年Groupe SEB对富信科技采购总额为7443.51万元,而在2018年,其对富信科技采购额为1.42亿元,同比增速达到90.78%。


2019年,Groupe SEB对富信科技的采购总额为1.45亿元,相比2018年仅增长2%。


单一大客户采购放缓的同时,富信科技其他两大重点产品恒温酒柜、电子冰箱的合计销售收入更出现了下滑。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富信科技上述两项产品合计收入分别为2.18亿元、2.07亿元以及1.9亿元,下降幅度明显,而在2020年上半年,两项产品收入更是仅有5575.86万元。


贴牌生产的重点产品营收下滑,叠加单一客户采购需求减弱,无疑道出了富信科技所面临的长期困境。贴牌,或许难作为长期的核心竞争力。


募资拓产动机存疑


此次冲刺科创板,富信科技带来了超过5亿元的募资意图。


招股书披露,本次IPO,富信科技5亿募资中,将有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超过接近3亿元的资金将投入于半导体热电器件及系统产业化升级项目以及半导体热电整机产品产能扩建项目,另有5500余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


富信科技预计,项目建成后,该公司新增对外销售(不含自用)产能将达到:热电整机应用产品65万台/年、热电系统235万个/年、热电器件600万片/年。


新增产能大幅提升的预期,抵不过富信科技产能利用率持续走低的尴尬现实。


富信科技热电整机类产品产能利用率持续走低

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现实,2017年至2019年,富信科技热电整机产品连续扩充产能,产能从2017年的103.68万台增加至2019年的165.89万台。


与此同期,富信科技的热电整机应用产品产量却停滞不前。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热电整机应用产品产量分别为90.18万台、96.56万台和94.03万台,可以看出,相比2018年,其2019年产量已经出现下滑。


2020年上半年,富信科技热电整机类产品产量30.67万台,仅为2019年全年产量的32.62%,半年产量不抵去年一半,或许进一步佐证了该公司产量止步难行的局面。


产能提升,产量下滑,不出意外地结果是,富信科技产能空置率的逐年走高。2017年至2019年,富信科技热电整机类产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2.93%、96.18%以及70.11%,下滑幅度非常明显。而在2020年上半年,上述生产线的产能利用率仅有38.88%。


大量产能空置的现实,也让市场对于富信科技的募资拓产的前景担忧。上市前的持续分红,更增市场对其募资企图的疑虑。


富信科技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刘富林、刘富坤两兄弟,此次发行前,刘富林直接持有富信科技29.92%股份,刘富坤则持有19.57%股份,两人合计持有公司49.49%股份。


过去的3年间,虽然产能利用率持续走低,富信科技仍交出了一份营收净利双增的成绩单。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富信科技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008.3万元、5243.91万元以及7232.37万元。


业绩向好的同时,富信科技资产负债率亦逐年下滑,2017年至2019年间,分别为38.4%、34.36%和31.09%。


此外,在负债结构中,过去数年间,富信科技负债均为流动性负债,并未产生长期借款,足可见该公司经营之稳定。


良好的财务状况和和稳定的业绩,侧面衬托出富信科技1.5亿补充流动资金的非必要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向市场提出高额募资需求的背后,大股东已从富信科技持续分红中饱赚一笔。


提出补血1.5亿元资金的富信科技,

2017年以来已现金分红7800余万 

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富信科技连年进行分红,每年的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257.6万元、1323.6万元以及2316.3万元,上市前夕其提交IPO申请前夕,该公司还进行了一项史无前例的巨额分红——现金分红2978.1万元。


这也意味着,2017年以来,富信科技分红金额已超过7800万元,仅按发行前持股比例粗略测算,富信科技实控人两兄弟获得的分红金额即高达3800余万元。


临门一脚分红,“不讲武德”般地补血需求,这难道就是富信科技IPO的底气?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