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天齐锂业疯狂并购致百亿债务悬顶

原作者: 周淼 |原发: 《投资者网》

放大 缩小

在屡次风险预警后,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齐锂业”,002466.SZ)于11月13日晚间再度自爆称,存在无法及时偿还大额债务本息的风险。


受上述消息影响,天齐锂业股价自16日起接连跳水,19日开盘后股价再度逼近跌停,短短5个交易日里振幅超20%。而在发布上述公告前,公司董秘及大股东早已减持出逃。


来源:股价图


百亿债务危机爆发


据天齐锂业发布的《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称,公司现金流水平未实质性提升,并购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4亿元)即将于11月底到期,存在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来源:公司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


《投资者网》梳理资料发现,这笔贷款来源于公司两年前的一笔海外并购。


2018年5月,天齐锂业曾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8.93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ociedad Químicay Minerade Chile S.A.(下称“SQM”)23.77%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


彼时,天齐锂业自筹曾向中信银行(601998.SH)牵头的银团借款 3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3.12亿元),而自筹资金7.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28亿元),杠杆率达5倍。


目前,尽管公司向银团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的申请,但尚在审批中。对于债务违约带来的风险,天齐锂业曾公开表示,如无法妥善解决流动性危机,公司可能会因债务逾期面临进一步的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资产被冻结事项,可能将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并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受消息影响,天齐锂业11月16日开盘即跌停,收盘仍跌7.69%,报22.69元/股。与此同时,公司总市值当日蒸发了30亿元,仅在330亿元左右,较曾经千亿元的峰值大幅缩水。


同日,天齐锂业旗下票息3.75%、2022年到期的美元债买价每一美元下跌2.4美分至39.47美分,迈向逾五个月以来最低。


重要股东和高管大“逃亡”


事实上,在此次公告发布前,天齐锂业分别在4月底、9月底时披露过两则相关公告,自爆围绕债务问题的六大风险,包括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及相关履约风险、项目达产不及预期、控股股东质押率过高等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公告发布前后,股价从未像这次跌得那么惨过。回顾天齐锂业股价走势,11月13日,公司股价收报24.58元/股,自11月以来上涨24%。


与之伴随的是公司重要股东及高管的汹涌减持。


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公司控股股东天齐集团在11月上旬共减持971.68万股,单月套现2.26亿元。据不完全统计,下半年以来,天齐集团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34%,总计套现14.33亿元。


来源:公开数据


就在公告发布当日,董秘李波还进行减持套现。据相关公告称,11月13日,公司收到高级管理人员李波减持股份的通知,其减持计划已经实施完毕。据悉,李波累计减持9.53万股,占总股本比例0.0065%,套现约231.01万元。


股东减持情况


来源:天齐锂业高管减持公告截图


此外,已有多家机构在三季度完成减仓。截至三季度末,天齐锂业的基金持股数合计约为2880万股,较上一报告期下降了近40%。


来源:同花顺


相比大股东们提前出逃,小股东就没那么幸运了。截至10月30日,天齐锂业股东户数约有19万,较7月底还有所增加。


截至11月17日收盘,天齐锂业股价年内跌幅达21%,而同行中赣锋锂业(002460.SZ)涨幅达123.4%,亿纬锂能(300014.SZ)年涨幅达142.7%。


危局难解或被风险警示


天齐锂业成立于2004年,主要从事锂资源开采、销售和锂盐产品生产制造。在2018年收购SQM公司前,天齐锂业曾在2014年收购泰利森公司,并自此掌握了锂产业上游话语权。在此之后,新能源行业爆发,碳酸锂价格一路飙涨。


受益于此,2013-2017年,天齐锂业的营收规模从4亿元增长到了54亿元,净利润从负1.3亿元增长到了26亿元。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新能源行业遇冷,作为上游能源材料的锂价呈断崖式下滑,也导致公司业绩大幅滑坡。


来源:公开资料


数据显示,天齐锂业2018年仅盈利22亿元;2019年对SQM计提减值准备约52.79亿元,导致净利润亏损达到59.83亿元;2020年截至三季度末,净亏损超过11亿元,同比下降了890%;扣非净利润为-9.74亿元,同比下降6383.79%。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天齐锂业表示,受行业周期性调整、疫情冲击、主要产品价格下跌的影响。同时,如果公司2020年经营业绩无法出现大幅提升、实现扭亏为盈,那么可能存在被ST的风险。


更雪上加霜的是,公司的债务问题也亟待解决。截至9月底,天齐锂业负债资产超81%,短期借款31.32亿元,一年以内到期债务达133.05亿元。而账面资金仅存12.95亿元,相较年初的44.39亿元减少70.83%。


而控股股东天齐集团的资金面亦不容乐观,截至2020年11月10日,天齐集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达3.5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5.82%,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4.03%。


对手的日子好过得多


事实上,虽然国内锂资源蕴藏丰富,但开发难度较大,因此国内锂原料70%以上依赖进口,海外买矿也一度成为行业趋势。彼时,除了天齐锂业,赣锋锂业也加入了并购大军,两者并称为国内“锂业双雄”。


在上市之初,两家公司的资产不过才10亿元上下,随着近几年锂电产品需求增大、不断并购才得以逐步扩张。对此,《投资者网》询问西部证券分析师李航,其表示,锂行业公司近年基本都是通过并购扩张的方式发展。


不同于天齐锂业“蛇吞象”式控股收购的方式,赣锋锂业则是以逐步参股、获得海外矿产包销权为主。据公开资料统计,赣锋锂业在上市以后曾收购过20多家公司,合计耗资约37亿元,而天齐锂业两笔交易便花了近百亿美元。


如今,在天齐锂业资金链极度紧张之时,赣锋锂业在今年锂价格下跌、并购标的股价下跌之际仍有扩张之势。据相关公告,赣锋锂业2020年-2021年有两项新建产能即将投产。


从市值来看,截至11月19日,天齐锂业的总市值为300亿元左右,而赣锋锂业的总市值为940亿元左右,两者相差超3倍。从业绩来看,天齐锂业预计全年亏损13.6亿-22.7亿元;赣锋锂业则预计盈利4亿-5亿元,同比增长11.71%-39.64%。


来源:天齐锂业三季报


事实上,天齐锂业缺钱不是一两天的事。据相关资料统计,自上市以来,天齐锂业累计融资达391.84亿元,其中直接融资98.30亿元,间接融资293.54亿元。自2016年以来,该公司几乎每一年都在融资。


那么,天齐锂业是否还有翻盘的可能?上述分析师仅对《投资者网》称,近期,新能源汽车行业回暖将带动锂资源需求回升,有望驱动锂行业复苏。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300750.SZ)或希望以战略投资者的方式入股天齐锂业。对此,《投资者网》问询天齐锂业相关工作人员,对方仅表示将发邮件回复,但之后便再无消息。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