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合生创展再临“行政总裁”空窗

原作者: 黎冠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再次引发了业界对合生创展(HK:00754)这艘老牌“航母”的关注。


11月2日,合生创展宣布,曾经一骑解了合生创展六年总裁空缺之围的席荣贵,已经以“个人原因”为由正式挂印离去,而与其离职同步进行的,则是联席总裁张帆进一步跻身权利的中心,接下了席荣贵除行政总裁以外的其他职务。


在过往,席荣贵的到来不仅结束了合生创展6年“行政总裁”空窗期,亦被视为合生创展重启规模渴望下的金融保障。如今,随着朱桔榕的接班,合生创展对于资金与杠杆似乎更以往,而席荣贵的离去,或意味着合生创展的规模之路愈加崎岖。


行政总裁空缺,联系总裁张帆主持工作


据合生创展公告显示,行政总裁席荣贵已于11月1日起正式离职,同时辞任的职务还包括公司执行董事、财务委员会及购股权委员会成员等,而这距离其三年任期尚余近10个月的时间。


在业内人士看来,席荣贵在任职刚满两年之时选择离职并不算意外之事。从过往资料来看,自1998年上市以来,在过往的23年中,除席荣贵外,合生创展集团共迎来四位行政总裁,其中三位任职时间均未能达到3年之限;而与席荣贵几乎同期入职合生创展的职业经理人冯劲义,在地产集团总裁的位置上仅坐了不足一年,便选择出走另谋高就。


“今年以来,环境、规则的变化对职业经理人适配性提出了新的挑战,规模房企掌舵人走马换将的案例不在少数;此外,企业家族式的管理模式、‘陈年’土储较大的盘活难度以及与新任董事长管理理念不同,都有可能成为左右职业经理人的选择。”


在今年1月10日,朱孟依正式交出了合生的“大印”,朱桔榕接替父亲出任合生创展董事会主席,相较于朱孟依多年来颇为港派的“稳重”,年轻的接棒者展现出了对规模更大的渴望,这对于席荣贵,这位朱孟依时代的“老臣”无疑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伴随着席荣贵的离职,近年来在合生创展风头正盛的张帆距离权力中心则更近一步。根据合生创展公告显示,在本次人事变动之中,联席总裁张帆接替了席荣贵除行政总裁之外,包括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以及财务委员会及购股权委员会成员。


根据履历,今年55岁的张帆,早于席荣贵半年加入合生创展,彼时职务为合生项目附属公司的董事。在随后的两年内,张帆的职业生涯平步青云,在2019年获委任为集团副总裁兼集团粤港澳大湾区投资发展委员会经理,今年1月份进一步晋升并委任为集团联席总裁,主要负责合生创展整体投资及营运管理,以及制定本集团发展策略。


在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看来,合生创展如果有非常合适的总裁接替人选也是好事,如果暂时空缺的话,内部成长起来的张帆也能够很好地承担和推进相应的工作。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张帆已在集团内部主持工作。而进一步翻阅过往资料发现,距离行政总裁半步之遥的张帆并非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事实上,合生创展集团先于席荣贵的两位行政总裁,均为朱孟依于内部提拔而来。其中在2008年-2010年任行政总裁的陈长缨,亦有着与张帆类似的升迁之路,北京公司总经理起,一步步由副总经理、副总裁、董事,最终进入权力核心。


规模渴望下陡增的杠杆率


然而,从另一层面来看,留给联席总裁张帆的担子并不轻松。对于这艘重新起航的“地产巨舰”来说,大量引入职业经理人的2018年以及朱桔榕正式接棒的2020年成为了两个重要的标志节点。


回首曾经行政总裁空窗的6年,合生创展销售额、土地储备等主要指标出现了全面倒退。在销售额在2012年达到了峰值的116.4亿元后,随后的四年时间内,合生创展再未有所突破,其中,在2014年更降至了53.52亿元,仅接近其2004年首次突破百亿元时的半数。与此同时,投资端亦更是趋于保守,总土地储备在2012年3324万平方米的基础上逐年走低,至2018年末,土地储备总面积已降至2922万平方米。


亦是在2018年,合生创展接连引进了席荣贵、冯劲义、张帆等强手,次年,合生创展的规模诉求逐渐显现。2019年,合生创展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投资计划,在招拍挂、收并购、旧改市场上频频现身,总土储也首次出现回升,截至当年年末,合生创展土地储备达到3111万平米,重回3000万平上方。进入2020年,随着朱桔榕正式出任董事会主席,合生创展对于土储的渴望进一步加深,在先后拿下北京分钟寺等多幅优质地块之后,1-10月总投资额已达到了184亿元,超过2019年76亿元两倍有余。


可以看到,合生创展重返规模赛道的诉求已愈发强烈。而金融口出身的席荣贵则成为“朱氏家族”实现愿望的一块重要拼图,在2018年入职合生之前,席荣贵已于中国建设银行工作23年,任建行广东省分行副行长。对于朱荣贵的贡献,合生方面亦不讳言,在财报中,合生创展集团曾公开指出,“在财务总监支持下,本公司行政总裁席荣贵先生确保能应付业务之资金需求,并密切监视营运及财务业绩是否与计划及财政预算相符,并于有需要时采取补救措施,以及就任何重大发展及事宜向董事会提供意见。”


积极的扩储无疑会在销售额之上有所回响。2019年,在百亿门槛徘徊15年的合生创展规模首次突破200亿元,当年度合约销售额同比上升42%至212.58亿元,在2020年,前9月合约销售额为220.13亿元,同比升32.8%。


然而,融资能力的提升也增长着合生创展的负债。在2020年中期,合生创展有息负债总额达到了888.94亿元,较2018年末、2019年末分别增长61.33%、40.23%。其中,短期负债由2019年末增长36%至172.83亿元,对应现金短债比下降逾10个百分点至89%,未能达到“三条红线”所要求标准。此外,合生创展近年来维持在70%上下的净负债率,也在今年中期突破新高,达到92%,亦逼近“红线”要求。


在朱荣贵的挂印离去之后,这份重担显然压在了张帆的身上,如何平衡“老板”对规模的渴望与监管部门对负债的要求,无疑将是这位新管理者日常工作的核心。


与此同时,管理半径的提升同样挑战着张帆的能力。不可否认,张帆过往在区域层面留下了出色的成绩,在2019年担任粤港澳大湾区投资发展委员会经理期间,合生创展在大湾区内的广州、惠州两地实现销售额56.98亿元、24.8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1.27%、15.53%。但亦有业内人士指出,从区域到集团,对于管理人架构、战略等均有更高的要求,而这很大程度要依靠过往的探索与经验的积累。


显然,无论是张帆亦或者新的“行政总裁”想担起“航母”起航的雄心都并非易事。而曾经因为朱孟依 “事必躬亲”的管理方式,而让诸多职业经理人望而却步的合生创展,在朱桔榕时代下能否成为职业经理人的“梧桐树”,亦需要时间方可知晓。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