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事故接二连三,高管集体出走,百度还是BAT三兄弟之一吗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图片来源:企业观察报


作者 贾紫璇


近日,有媒体爆料称,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特别顾问史有才、百度KA(大客户)销售负责人李忠军以及相关的部分代理商和客户分别在浙江、江西和江苏多地被警方带走。


此前在9月24日,网上就有消息传出,百度去年召回的老将史有才日前在杭州被警方带走,原因可能与非法赌博广告业务有关。对此,百度当时表示不予置评。


曾经要做中国搜索界“谷歌”的百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开始逐渐与很多互联网巨头拉开差距,离前三的位置越来越远。


有分析认为,究其根本,是百度内部问题众多、部门业务杂乱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且史有才一事也再一次暴露出百度搜索业务中贪腐之重,在商业下滑的挣扎中,百度未来的路似乎越来越难走了。


史有才与百度及搜索业务


2001年11月,史有才加入百度,参与百度渠道建设达十年之久,历任销售总监、副总裁等职务,2011年5月从百度离职。他见证了百度在营收盘上的鼎盛。时隔8年后,物是人非,再度回归委以重任,却因非法推行赌博广告业务而被警方带走。


史有才虽算不上百度诞生时的“七剑客”,但是却在百度成立的第二年便加入了,怎么说也是元老级人物,是他将百度搜索业务和渠道业务一手抓了一起来,如今却忍心将百度往悬崖边再推一把。


就在史有才加入百度前两个月,2001年9月,在前期为国内各门户网站提供搜索引擎的基础上,百度在国内首创“竞价排名”的盈利模式,这是一种按效果付费的网络推广方式。


史有才称,那时还很少有人能理解搜索推广是什么。但与他先后加入百度的向海龙等人,很快给百度搜索推广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百度的搜索业务从2001年的营收十几万,做到了一年后一千万,而在史有才离开百度的8年以后,百度的搜索业务收入已经达到上百亿元。


“百度快速增长当然是通过竞价排名这个模式显现出来的。”成功上市后,李彦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而就在百度的搜索业务占百度营收比重超过90%以后,随之而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早在2008年,向海龙与史有才的理念就发生了冲突,而百度也因搜索业务“竞价排名”而被《央视新闻》曝光,接下来就是由此而引发的接二连三的恶性事件。从三鹿删黑帖事件到魏则西人命事件后,百度开始将公众注意力转移到AI上面,但这并不能掩盖搜索业务的问题。


据多家媒体报道,史有才二进百度时,开始大刀阔斧地“做业务”。


澎湃新闻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他们把棋牌赌博归类在游戏品类,在KA找行业代理做,史有才给了一家代理商独家经营权,之后又引入了一些代理商。以前百度不允许做赌博网站推广,抓到罚款十倍。史有才回归百度后,他们开始做,一下子量就暴涨起来了。”


据了解,史有才授权的这家独家代理商正是昔日的合作伙伴无锡泛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无锡泛亚没有经过百度的正常招标流程。随后史有才引入河北的盘古网络集团有限公司,而后者已是百度多年的区域服务商。


一位前百度员工对《企业观察报》透露,一般同类型业务,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流程和评估要素是大同小异的,只是招标的渠道不同,可以理解为品牌的不同,类似于LV、Dior,但本质上是一样的。


而另一位业内资深渠道商务经理张先生在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时,也再次确认了整个正规招标定标过程,即要通过业界口碑、优化能力、方案评估、返点政策以及多个相关业务部门的多个参与人员及相关领导的意见来进行最终定标评估,方可确定下来最终的代理商。


但史有才带进来的代理商却带有浓厚的“走后门”味道,这背后的猫腻想必也比较清晰明了。


21世纪经济报道亦称,“无锡泛亚进来之后非常猛,一天就1000多万元的广告推广消费。这些非法广告因为是独家指定做,赚钱非常夸张。客户在代理商那里的开户费用要300万,1500万元预算几天就消耗完了。300万的开户费不是百度的要求,是代理商自己设立的规则。”


史有才的到来无疑将百度搜索口碑推向了更低点。


百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


大批的高管离职与百度内部的诸多问题脱不了干系,而人才的流失更加重了百度的负担。


作为互联网行业公认的一块“肥肉”,百度搜索的霸主地位曾遇到不少正面宣战的对手。


早在2012年,搜索市场两巨头上演了一场攻防大战,占有八成市场份额的百度反制当时悄然上线的360综合搜索,360也对百度展开了对攻。随后,百度与360陷入了持续2年的诉讼案,案件以百度胜诉告终。


从市场份额来看,当时百度搜索占据着过半市场份额。有公开数据资料显示,2012年互联网搜索市场上,百度、360、谷歌、搜狗、腾讯搜搜的份额依次为56.44%、10.22%、7.54%、7.14%、4.72%。


在360之后,搜狗也与百度有过正面交手。2015年,搜狗发布声明称,百度在移动端劫持了搜狗,随后与百度展开了持续数月的对战。围绕专利、搜索流量方面的争议,百度与搜狗的诉讼案至今还没有后续动作。


在PC时代占尽风头,令竞争对手无功而返,但百度搜索优势逐渐丧失也已成现实。毕竟“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搜索和PC时代的搜索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丁道师向媒体表示。


而搜索业务是百度的命根子,根基被动摇了,良禽自然择木而栖,在内外都出现问题的时候,许多高管纷纷选择离开百度。


上述前百度员工曾对《企业观察报》表示,百度内部很多业务以及部门划分上面非常乱,业务重叠,对接人经常换来换去,很多工作做起来非常复杂。


据《财经》报道,在向海龙辞职的近三个月内,百度副总裁吴海峰、顾国栋、赵承,以及执行总监孙雯玉均辞职,其中多是百度10年以上的老将。


之后,百度搜索公司改组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简称MEG,由沈抖负责。而百度搜索管理层的震荡,也为史有才的回归提供了机会。


界面新闻报道,一位知情人士称,沈抖更擅长技术产品,在接任移动生态事业群负责人之前接触销售较少。向海龙离职后,百度内部缺乏能统领销售的人,史有才被召回后帮助沈抖管理销售。


就在向海龙离职消息公布的一个月后,2019年6月,史有才宣布回归百度。


在集团出走的高管中,除了自己创业的,很多都是加入了对手的企业。2020年8月左右,多名百度搜索前高管已经入职字节跳动。其中包括曾经负责搜索业务的原百度副总裁吴海峰,及吴海峰得力助手、负责核心搜索的执行总监孙雯玉。


2019年5月,百度5名高管闪电离职,其中4名是百度搜索管理层,吴海峰和孙雯玉便是其二。据《一线》报道,吴海锋离开百度后,其手下的总监、高T/P级别的员工也大批离职。随着吴海峰和孙雯玉加盟字节跳动,其手下高管也将一同加入。其中不完全名单包括吴晓辉、王熙、李萌、谭待、刘海浪等,其中谭待是百度搜索首席架构师,职级为T11,业内口碑颇佳。


百度如何自救?


一位资深自媒体评论员评论称,百度真是一家很有意思的公司。这两年,经常能看到各种报道,比如:某易市值超越百度、某东市值超越百度、某团市值超越百度,某多多市值超越百度。


几家公司好像商量好了一样,都在传达着一个信息:BAT时代已经终结。至于终结之后,是ATM时代,还是JAT时代,或者是AT时代?至今没有公认的说法。


几轮传播下来,颇有些破鼓万人捶的味道。百度呢?面对群殴基本不做回应,久而久之,“BAT时代已终结,百度需要被拯救”的观点就成了主流。


O2O、支付、电商、AI、直播……PC 时代流量巨头百度深陷迷局,失去了对互联网流量入口的控制力后,百度还在为艰难转型的命题寻找“答案”。


“从PC到移动终端的流量转移,百度并未发挥搜索技术优势深耕内容服务产业生态。过去五至十年间,百度亦步亦趋模仿谷歌,在发展新业务上缺乏自身积累,这是百度掉队的重要原因。”香颂资本董事沈萌指出。


近些年,百度发力AI及云计算业务,在业内不少大型活动中也频频提及。今年5月,在ABC SUMMIT 2020百度夏季云智峰会上,百度CTO王海峰提出了“以云计算为基础,以AI为抓手,聚焦重要赛道”的百度智能云战略。8月,百度集团副总裁景鲲在全球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峰会上介绍了AI助手“破圈”的应用实践与前景。


“我们预计百度智能云和智能交通将成为百度未来收入增长的重要驱动力。”8月14日,在2020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百度CFO余正钧表示。


新旧业务的腾挪转移背后是百度迫切需要打开一个新局面的期盼。今年8月,有媒体估算BAT中阿里市值6862亿美元,腾讯市值6310亿美元,分别等同16个、14.7个百度。若把百度市值作为1个计量单位,美团大概约为2.8度,拼多多则为2.5度。


《时代财经》曾在公开报道中表示,百度外卖的失败也昭示着百度在电商方面缺乏敏感度和电商基因。


而近日的百度,又因为自动驾驶出租车成了热点。


10月11日晚,百度官方微博宣布,即日起,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在北京全面开放,可在海淀、亦庄的自动驾驶出租车站点,无需预约,直接下单免费试乘。


消息发出后,不少微博网友留言表示愿意体验一下,不过也有网友表达了对安全问题的担心。


不得不说,百度在AI方面确实做出了一些成绩,而外界关于百度一路滑坡的各类解读也给这家互联网巨头带来了更多压力。


近两年,随着电商、短视频直播等新经济崛起,百度开启了疯狂追赶模式——发力直播、复活本地生活、开放Apollo 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等。


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仍然是百度的核心。据《时代财经》报道,这一业务组合在第二季度实现总营收189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而爱奇艺会员服务、AI及云计算服务等业务则实现了同比两位数的增长。


当人们开始用抖音打发时间,用美团订外卖,用拼多多购物……百度的焦虑在与日俱增。但少一些“史有才”,多一些“真有才”,曾经的巨头百度也不是无法掉转车头的。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