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起底海航创始人内斗秘辛

来源:  企业观察网       作者:张宁      发布时间:2021-9-28 15:22  |  

9月24日晚,海航集团公布消息: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CEO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在经历了近8个月的破产重整后,这场历时4年的危机终于到了要收尾的时候。海航已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家天下’的企业。在海航集团破产重整这一年多以来,我从未有如此深刻的认识领会到法治化、市场化这句话的含义。”事后,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说。

官方的这一表态也意味着,以陈峰、谭向东为代表的海航创始人将全部出局,属于海航创始人的时代彻底落幕。

从总资产1.2万亿的海航帝国,到后来的千亿债务崩塌,对于海航集团的东窗事发,这样的评论看起来更加贴切——海航集团这个中国民营企业一度的标杆,展示了人治的极限。而其中,创始人及其家族、派系之间的权力内斗无疑是最为关键的章节。

最佳拍档

海航帝国始于陈峰和王健这对最佳拍档,也毁于这对最佳拍档。

1988年,海南岛被划定为海南经济特区。那时改革开放已经近10年,隔海相望的广东经济发展已经如火如荼,而几十年如一日的海南整体经济水平还赶不上广东一个发达市。

在这一形势下,主政海南的省领导决定办一家属于海南的航空公司,彻底让海南的经济腾飞起来。1989年,时任海南省省长刘剑锋找到了36岁的陈峰,后者刚刚从空管局跳到了中国农业信托投资公司,既懂航空又懂金融,实属难得的人才。

在海南省政府的一再邀请下,陈峰接下了这个活儿,并找到了自己曾经的同事王健、李箐和陈文理。4个人在海口市海府路105号一栋偏僻的小楼内创办了海航—— 一架飞机都还没有的航空公司。

没钱买飞机怎么办?陈峰想到了通过私募来筹措资金。上有政府支持,下有“金字招牌”,海航的募资很快受到市场追捧,最终获得2.5亿元融资和4亿元银行贷款,购买了第一架波音737。

1993年5月2日,海航的第一架飞机执飞海口—北京首航,旅客们惊讶地发现,给自己办理值机服务的居然是32岁的王健,而机上端茶送水的“空少”则是40岁的陈峰。

在这个风口下,仅仅一年时间,海航就实现了盈利。“我们终于不是皮包公司,是个有自己飞机的正规航空公司了!”陈峰在当天的庆祝宴上频频举杯,热泪盈眶。抓住机会的陈峰用第一架飞机去银行做抵押贷款,拿下了第二架飞机,靠着循环贷,顺利集齐了4架波音737。

海航从此崛起。

陈峰与王健两人彼此欣赏,一个敬佩对方敢想敢做的性格,一个欣赏对方踏实勤勉的作风。这也是两人后来一起创业的最重要原因。“我们性格迥异,但是想法都是一样的。”陈峰曾说。

在海航内部,员工并不怕老大陈峰发飙骂人,因为会做人的他一般在隔日就会拿着自己的字画和小礼物去抚慰被骂的员工。陈峰甚至可以准确记住只见过一次面的员工名字,毫不出错。

而不怒自威的王健几乎从不骂人,但是员工却更怕他一些。因为犯错的员工要么立即被解聘或调到偏僻的公司,要么被发配到普陀山的寺庙闭门思过,等回来后再观后效。

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点是,都信奉国学、佛法。

聚光灯下的,总是陈峰,王健则是海航资本运作的操盘手。

2006年到2017年这10余年间,陈王二人联手推动海航在资本市场狂飙突进。海航集团的产业覆盖了航旅、地产等多个领域。海外投资高达420亿美元,希尔顿酒店、德意志银行等都是海航的资产;纽约、伦敦摩天大楼,香港的“地王”都有海航的股份。2017年,海航总资产迅速飙升至1.2万亿元。

当年,64岁的陈峰和56岁的王健携手跨入百亿富豪行列。

兄弟相“杀”

辉煌巅峰,陈峰与王健二人的权力平衡却被打破,海航内逐渐形成“陈派”和“王派”。2015年之后,真正掌控海航的是“王派”。在海航集团的高管中,海航集团副董事长李先华属于“王派”,CEO谭向东属于“陈派”。

2012年海航完成“创业20年资产增长3.6万倍”的壮举后,两位创始人之间的斗争,以海航绝对领袖陈峰本人的淡出而收场。

2016年9月,海航实业高管签发了一份《阳光宣言》,向王健表达绝对忠诚。一个月后,海航集团下发口头通知,要求对董事局主席陈峰执行“三不政策”:不执行他的任何指令,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不给他任何解释。

陈峰在海航被“退休”了。海航随之开启了一轮大清洗。从2016年9月到2017年10月,海航实业和航空公司近百名干部被处理。他们或被驱逐,或被王健发配到山上进行反思。

海航旗下几家航空公司的高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调整了400多次,平均每个岗位换过一次。很多高管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遭此劫难。他们很可能就是因为接了陈峰一个电话而已。

在2016和2017两年间,海航居然没开过一次董事会,这一切没人敢问,更没人敢提。

海航还在全球一路高歌,疯狂并购。被边缘化的陈峰在年底总结会上说,市场一共22个大行业,海航就占了12个,可以说“除了造避孕套的企业没有,其他都有了”。

但那时已经没人听他的,更听不进去。

对此,王健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海航买的全都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并没有像其他企业买个俱乐部那样的东西。当然,办公大楼、不动产也买了几个,因为海航原来有不动产公司。

“海航的并购并不盲目和鲁莽,全都是海航主业的延伸,一直围绕着三大战略性支柱产业的发展,没有偏离过方向。”属于“王派”的海航集团副董事长李先华也向媒体强调。

那时,海航的管理层不仅宣称负债率从79% 降到了59%,更提出了进军世界十强的口号,目标是30万亿。那一年中国的GDP也才90万亿。

其实,业内对“长袖善舞”的海航系屡屡在资本市场通过关联交易,以定增、发债、质押来疏解资金压力的做法早就颇多质疑,许多重要项目的供应商就是大佬亲弟弟的传闻也不绝于耳。

据海航内部人士称,海航东窗事发,联合工作组进驻后,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了摸底工作,彻底摸清了2000多家企业以及海航所有的负债及负债率。最后梳理出的三张海航集团股权关系树状图,每一张都近三米长。

“这是海航历史上第一次摸清一共有多少家企业和所有企业的股权关系,最多的股权关系有7层之多。”

如果不是政策限制,海航也许仍不会停止在海外的杠杆收购之路。

2017年底,海航曝出最高负债已达7000亿元。此时人们才知道,海航居然连基本的油料钱都没了。

祸不单行,2018年7月,已成为海航实际掌舵人的王健在借一次公务活动去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奔牛城附近游览时,从10米高的围墙跌落,重伤不治身亡,享年57岁。

王健意外身亡后,各种“阴谋论”喧嚣四起。陈峰每日疲于应付各种质疑和猜测,就连某些级别很高的领导见了他都问,王健到底怎么死的?

“能怎么死?阴谋论没有这个前提。他(王健)没资格,连我也没资格,海航没资格。谁阴谋你呀,你算老几啊?”陈峰有些激动地说,“他自己的野心和欲望越来越大。控制不了的时候,我采取放弃的态度。原来我招他进来的时候,像我的学生一样。我检讨,我在看人和在公司治理方面出现了重大偏差。”

陈峰对自己与王健关系的评价只有4个字:老眼昏花。

疯狂的末代王朝

关于王健与陈峰的那一段内斗,陈峰这样说:“被逼的,他冒险我也不能说不是。但是后来几年,他们觉得我有点碍事,觉得我最好别管。中国人一块儿打天下,共患难可以,共享福不行。我心无挂碍、修行、放下。常使众生起欢喜心,我就是这心态。结果那天,他告诉我工资发不了了,我还得替他们担待。”

陈峰也曾这样总结王健留下的教训:第一,必须要有敬畏之心;第二,必须修自己的身。要重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之前一大批航空公司的总裁和总监都被免了,有些人根本没犯什么错误,都不知道错在哪。我得恢复人家的荣誉啊,平反昭雪,相当于拨乱反正。”

可事实上,王健去世之后,2018年陈峰重新执掌海航,陈王两派之间的争斗仍未停止,并将海航演变成了陈峰的“家天下”。

陈峰对海航的管理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据知情人士称,王健曾经重用的200多名干部全部被免掉。这被外界解读为对王健团队的“清洗”。坊间一直传闻,海航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则,“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反之亦然。”

对于外界的“清洗”之说,陈峰曾经的解释是,人员的调整主要是为了配合战略转型的需要,调走了一些过去负责资本市场运作的人员,安排了一些从海航成长起来的、懂航空业务的人来更好地适应。

对于这一说法,海航内部人士颇有微词:王健时期曾经被重用的大量干部都被免掉,以至于在联合工作组刚进来时,新上任的人被问起海航的资产都“一问三不知”。为了查清楚资产底数,联合工作组请回了大量被调整的员工,甚至是已经离职的人。

在一些海航内部人士看来,陈峰的“清洗”行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海航的资产处置和风险化解。

而在陈峰的人事调整布局中,最令外界诟病的是,其子陈晓峰在两年之内从级别较低的M5级员工,晋升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兼集团总裁。

这令海航内外震惊:那时的海航完全变成了一家子承父业的家族企业,这也彻底导致了人心的涣散。

6月30日,海航集团两万多名员工曾集体举报董事长陈峰,列出的“罪状”包括:暗箱操作私自兑付集资款、贪心妄想把海航变为家族企业、利用职权拉帮结派中饱私囊等。

除了陈晓峰在未经集团任何合法合规手续的情况下“空降”海航董事局之外,陈峰执掌下的海航,还曝出了大股东违规占用海航控股375亿元资金。

今年初,海航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ST海航(600221.SH)、*ST基础(600515.SH)和*ST大集(000564.SZ)宣布破产重整,共涉及上市公司的母公司、主要子公司及关联方64家。引发舆论哗然的是,这三家上市公司共自查出总额逾千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违规占款与担保窟窿。

有海航内部人士透露,一直以来,海航集团内部有严格的等级分层,同时高度集权化。高度集权化管理导致了资产流向不透明,每家公司虽是独立实体,但在管理上根本无法保持独立,一个人的调令就能随便调动旗下所有公司的资金,没有任何防火墙。

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说:海航集团发展28年,曾经是民企发展的楷模,其间也经历了很多波折,遇到过很多次危机。在波折中、在遇到危机时,多次获得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总是化险为夷。在度过困难、摆脱危机的时候,很多人又丢了初心、忘了使命,总以为故事还可以重复,是上天给了自己机会,总是把因果和自己的冒险经历挂在嘴边,佛经成了指挥自己的行动指南。直至当野心和欲望把集团送入深渊的时候,再一次遇到更大危机的时候,既不能清醒地认识自己,也没有把握住机会,没有说真话的勇气,更没有付出和担当的魄力。直至把数十万家庭的希望、成千上万家机构的信任毁于一旦,乃至于给国家造成了数千亿元的巨大损失,这时候很多事情就真的已经注定。但海航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家天下”的企业。

根据此前顾刚透露的信息,如顺利完成破产重整,海航将重整拆分为四个完全独立运营的板块——航空板块、机场板块、金融板块、商业及其他板块,各自由新的实控人股东带领前行,相互完全独立,确保各板块各自回归主业,健康发展。重整后,海航集团老股东团队及慈航基金会在海航集团及成员企业的权益将全部清零,不再拥有相关股权。

陈峰、王健等人相信因果。这一结局,确实没有逃过因果。

海航受益股东图及海航股权关系图(图片来源:天眼查) ▲

(编辑:于思洋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发表《命运与共 共建家园》重要讲话
李克强在上海考察
郝鹏到通用技术集团宣讲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云南宣杨高速通车
三峡水库连续12年实现175米满蓄目标
北京市冬奥场馆和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收官
融媒体更多

海信巨资收购西门子业务,家电业出现新趋势

那些来自央企的新晋院士......

郁亮节衣缩食,孙宏斌自掏腰包,房地产巨头谁能活下来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