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舍鱼而取熊掌 索尼半导体"一点集中"战略找回场子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 李汶佳


第二季度,日本索尼公司公布了自己2019年度的合并业绩。报表中给出的销售额比上年同期减少5%,为82599亿日元;营业利润同比减少488亿日元,为8455亿日元,当期纯利润减少3341亿日元,为5822亿日元,减收减益。


理由自不必说,在日元汇率走高以及财报第四季(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爆发的新冠疫情影响的双重打击下,包括索尼在内的多数日本知名企业都不约而同地“沉了船”。索尼专务兼首席财务官十时裕树坦承这也给索尼2020财年的业务及经营方向带了巨大的压力。


一向被认为是索尼支柱之一的电子游戏板块,出人意料地未能“挑起大梁”,而是较2018财年大幅度衰退了3294亿日元(降幅约为14%)。即便是近日,索尼刚刚公开发售的新主机PS5,也没能明显带动起投资者预计的“疫情利好”,令不少观察家倍感困惑。


与之相反,索尼半导体(以下简称“索半”)业务却一改以往不温不火的势头,营收较2018财年的8793亿日元,大幅增长了1912亿日元(增幅为22%),成为了继电子游戏和影视单财年营收第三个突破万亿日元大关的业务板块,引来了不少同行的关注。


“多线作战”致使索半一度“折戟”


索半的前身——东京通信工业株式会社在1946年成立之初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日本小企业,其创始人井深大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科学工程学院。早在学生时代,井深大就以“动态霓虹灯”获得巴黎万国博览会优秀发明奖。


战后,本着“自由豁达、轻松愉快”的工厂建设理念,他拉着当时一批年轻的日本工程师,打造了属于自己的“乐园”。他们从当时日本还属于高端消费品的刚带录音机和黑白电视机入手,边摸索边研发,边改进边生产,积累了最初的技术、经验和资金。


时间到了二十世纪50年代中期,当时世界范围内的电子工业出现了巨大的变革,晶体管被发明制造了出来。不论是体积还是传输效率,晶体管比早前被广泛应用的电子管都有了显著提升。可当时,晶体管因生产成本高、生产难度大,短期之内并不被业界所看好。


不过,井深大及其追随者盛田昭夫却看中了晶体管的发展潜力,一方面关注着欧美市场的动向,一方面引领团队着重对晶体管的制造技术进行攻关,终于在当年年底推出了基于晶体管技术的半导体收音机TR55,并同时带出了索尼(SONY)这一商标。


在电视机领域,索半经历了几年销售成绩不太好的技术积累期。在这一时期,索半开发了自主架构“Chromatron”来实现图像彩色化,但该架构技术稳定性差,彩电的良率也一度低得可怜。直到其研发出独有的“单枪三束”的特玲珑(Trinitron)彩色显像管,才彻底打开了市场,实现了扭亏为盈。


上世纪80年代,随着索尼业务多元化,诸如游戏、音乐以及影视这些“卖内容”的业务领域也成为了索尼的经营项目,索半硬件的负责范围也相应地进行了扩张。游戏机、电影摄像机、传播器材、随身音乐播放器材也成为了其研发和生产的项目。相信今天全球数量众多的“索粉”里,应该都曾经保有过索半随身音乐播放器材(Walkman)。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普及,索半又把业务的“触角”伸到了笔记本电脑、手机和智能手机领域,其产品曾一度逼近日本移动通信市场硬件的半壁江山。


但也就是在此时,索半意外地“迷失”了。在忠实粉丝“索尼大法好”的簇拥声中,全球半导体产业巨头之一的索半在短短几年间就变得无声无息。过去在多个领域所累积的巨大市场份额也“仿佛在一夜之间被蒸发了一样”。


有着多年日本半导体行业报道经历的日本记者高桥玲央向《企业观察报》分析,称索半“帝国”的轰然倒塌最大的原因是“多线作战”。“(索半)并非是在单一领域受到了挑战,而是陷入了同全球其他电子工业和半导体领域名企业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竞争的‘怪圈’之中”。


高桥认为,在家用游戏主机领域索半同日本的任天堂公司“缠斗”多年;在液晶电视机的销售市场索半一直被韩国的三星紧紧追赶,后加入的中国企业也加快了速度;而在移动通信方面,索半除了要追赶领头羊美国的英特尔、苹果等企业,还要和后来者韩国、中国企业竞争。正是索半引以为傲的多元化,分散了索半的研发力量,使得其在各个主要领域都面临“内外夹攻”的态势。原本想要“鱼与熊掌兼得”的战略在全球化竞争这一大背景下显得越来越脱离实际。


“一点集中”索半在图像传感器上找回了“场子”


索半的营收在2007年“有史以来的高点”之后便大幅下滑,2012和2013财年的业绩几乎接近“腰斩”。


索半内部也传出了不同的声音,尤其是彻底丢掉液晶电视和智能手机的呼声越来越高,毕竟即使在日本本土,这两项的市场占有率也仅维持在个位数。但在一番争论过后,这两项最终还是得以保留,而留下它们不为营收,只是为了保存平台,让索半能够测试自己的图像传感器。


大力发展图像传感器是索半在遭遇营收危机后所作出的战略决策。索半的负责人染宫秀树曾表示,把技术力量集中到各种图像传感器的更新和开发上,是索半基于现实所给出的“突围策”。


“图像传感器无论是在液晶电视、影视传输,还是数码相机及智能手机上都是必不可少的半导体元器件,该传感器是索半现有技术平台的‘最大公约数’,也是索半这些年来技术投注的重点”,染宫在早年的采访中是这么解释索半业务转型的。


不得不说索半在接触式图像传感器(Contact Image Sensor)的技术上有着深厚的储备,特别是在信号模拟传输相关的设计方面。一般来说,信号模拟电路设计提升像素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保持高像素的同时,保持高速读取和高处理。在这一领域,索半目前拥有1000多项技术专利,位居世界之首。


2018年,索半开发出了基于智能手机平台的图像传感器IMX586,这是全球首款0.8微米全尺寸30FPS的48M传感器。数据在当时全面领先三星的同类产品,其中档的价位时至今日也是华为、小米、VIVO等多家厂商旗舰手机的选择。


2020年5月,索半更是推出了图像传感器和信号处理AI一体的芯片“IMX500”。这是世界上首次搭载AI处理功能的图像传感器。IMX500有着可以和微软云平台及华硕云顺畅传输的特征,可以有效分配计算和传输工作。使用IMX500,可以通过图像直接实时分析购物中心客人的活动、拥挤程度等状况,完全没必要在另外附加芯片和算法。


近几年,安装索半图像传感器的平台一直稳定增加,其他相关半导体原件的使用率也较经济危机后有了大幅飞跃。在智能手机图像传感器领域,索半拥有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远超处在第二的韩国三星。索半营收的90%都集中在各种图像传感器上。


尽管汇率变动对索半的销售额造成了222亿日元的负面影响,但索半还是撑起了整个2019财年索尼公司的财报数据。十时首席财务官还自豪地表示,“在我们擅长的图像传感器领域,新冠病毒并未产生重大影响。”


“精益求精”后新冠时代索半的“棋局”


虽然索半这几年靠着专攻图像传感器找回了当年失去的地位,可是早稻田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长谷内向《企业观察报》谈到索半在后新冠时代的战略选择时分析说,索半仍然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他看来,从技术层面来讲,当前用于智能手机的图像传感器中,同时需要将多个传感器安装在一部智能手机上的“多视图”和将一个较大且高附加值的传感器安装在其中的“大型化”是两大主要发展方向,索半虽然在两个方向都还算“顺风”,但这“风”能刮多久,对索半来说影响巨大。


而且图像传感器的高性能化正在接近技术理论的极限。尽管“多视图”“大型化”可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满足目前的需求,但AR、脸部识别等附加功能将会在以后变得越来越有市场。如何融合上述功能,对索半今后的战略至关重要。


从市场层面来说,图像传感器的市场前景也不容乐观。一大主力平台的智能手机销售台数业已逼近顶端,新冠病毒又对平台的销售企业造成负面冲击,就算是5G智能手机在主要国家开始导入,但各厂商仍没法制订出有说服力的销售计划。特别是在2020年下半年之后,由于经济下滑的影响,高端智能手机本身的销售目标数量很有可能会降低。


更重要的是,因中美摩擦,索半主要客户之一的中国移动终端巨头华为智能手机的经营受到动摇,市场前景不明。上述原因目前已经造成图像传感器的“积货”,索半虽未给出详细的业绩预测,但多数人认为索半接下来的两年将不得不直面利润下滑的客观现实。


索半又处在了事业的转折点。


AI传感器或许是索半下一个目标。在中国、美国、欧洲,人工智能技术开始适用于制造业和零售业,其广泛使用会促进工业生产和消费模式的多样化。对此,索半正显现出强烈的兴趣。


索半也宣布了自己的“Edge AI”战略。据悉,索半希望可以通过在信息设备的近端而不是在云端来执行AI处理,以保护信息安全并减少延迟。索半把“赌注”投放在了车载设备和工业设备的潜在市场上。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进步,图像传感器及AI传感器在车载市场中的作用将会增加,并且在工业设备中,关于在检查过程中使用图像传感器和AI传感器的需求也在增加。


“如果我们能够吃下‘机器视觉’的相关领域,索半的市场增长率有望达到每年17%。”索半负责人染宫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说。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