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舒泰神虚开增值税发票近8000万被追缴

原作者: 牛荷 |原发: 中国网财经

放大 缩小

近日,舒泰神(北京)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300204.SZ,“舒泰神”)收到了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决定书显示,舒泰神于2016年至2018年实际取得已证实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共902张,价税合计7962.71万元。


对于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被追缴一事,舒泰神发布公告予以承认,但是对于发票获得的原因并未进行解释,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致电舒泰神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目前公司处于2020年半年报敏感期,不太方便接受外部采访。”


记者注意到,有投资者曾于7月7日在“互动易”平台上询问,除了税务问题外,舒泰神是否还有其他潜在问题,舒泰神对此回应,“公司生产经营活动正常。”


3年虚开增值税普票将近8000万元


资料显示,舒泰神成立于2002年08月,2011年04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致力于研发、生产和销售临床需求未被满足的治疗性药物,主要包括蛋白类药物(含治疗性单克隆抗体药物)、基因治疗/细胞治疗药物、化学药物三大药物类别。


记者梳理发现,在此次“虚开增值税普票”风波中,舒泰神实际取得增值税普票涉及的合作商前五名所涉及到的发票金额共计2733.56万元,约占价税合计数额(7962.71万元)的34.33%。


舒泰神表示,目前已经与全部所涉合作商终止合作关系,并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诉讼、仲裁等法律途径等措施进行追偿,并强调上述税务处理决定书属于行政处理的范畴,不属于行政处罚。


同时,舒泰神透露,目前已经完成税款和滞纳金的补缴工作,预计减少2020年半年度净利润约1653.89万元(含截至2020年06月30日滞纳金约459.48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舒泰神此次并未选择申请行政复议,且未提及将近8000多万元虚开的增值税普票的获取途径及具体原因。


与经销商串谋虚增营收虚增支出 或构成财务造假


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4月2日发布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 舒泰神曾与公司经销商山东阳光信诺医药有限公司(“阳光信诺医药公司”),多次通过虚标商品单价的方式虚增营收,并通过虚构名目的方式,虚增成本支出,将多收的款项回流经销商,其行为或已构成财务造假。


判决书显示,原告舒泰神诉称,公司2017年1月1日与阳光信诺医药公司签订了《2017年度产品经销协议书》,舒泰神为供货方,阳光信诺医药公司为购货方。阳光信诺医药公司自2017年12月份开始拖欠货款,现仍欠舒泰神货款100万元。


阳光信诺医药公司则称:“货物、舒泰神的销售发票我公司均收到了,但是金额是虚拟价格。当时口头约定按照虚拟价格给付款项,然后舒泰神再给我公司返款。2011年的时候双方就有交易,当时的价格不是200多,单价是81,舒泰神为了保持市场的高价位,避免全国各地的招标降价,也为了便于给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定价,所以让我公司配合这么做。”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舒泰神系货物出售一方,应当就货物的单价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提交的《2017年度产品经销合作协议书》及销售单不是真实的”;另外提交的2017年5月15日《往来账项对账单》因使用的印章编码与阳光信诺医药公司经公安部门重新刻制的印章编码不符。


其次,舒泰神提交其向阳光信诺医药公司开具的发票记载的单价为每支183.21元,但阳光信诺医药公司称该价格183.21元系其为协助舒泰神向药品经销商定价从而协商一致的虚拟价格,实际价格为每支83.98元,双方的交易习惯为在实际交易价格之上另行约定一份表面交易价格,舒泰神按照表面价格开具发票,阳光信诺医药公司按照实际价格支付货款后,又按照表面价格支付其余货款,舒泰神再将其多支付部分货款返还阳光信诺医药公司或其指定的公司,阳光信诺医药公司或其指定的公司向舒泰神开具营销策划费发票以便于舒泰神账目核销。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可双方实际交易价格为83.98元,双方交易药品数量为10600支,货款总计890188元,现阳光信诺医药公司已支付全部货款。最终法院采信了阳光信诺医药公司的证据证言,并驳回了舒泰神的全部诉讼请求。


业内人士指出,舒泰神被法院认定,与经销商串谋以虚构的价格进行交易,并虚构名目增加成本支出,将经销商多支付的款项返回,实际上构成了虚增营业收入和虚增支出,属于财务造假中的一种。今年4月,美股上市的瑞幸咖啡曝出财务造假丑闻,其造假模式也是通过虚增营业收入和虚增支出,来向外界制造经营红火的假象,舒泰神上述虚增收入支出的金额虽然无法与瑞幸咖啡相提并论,但其财务造假的性质是相同的,况且,据阳光信诺医药公司陈述,舒泰神早在2011年就开始虚增营收和虚增成本的造假行为,目前暴露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业绩持续下跌 咨询推广费占比连续3年超60%


记者注意到,除了税务风波,近年来,舒泰神面临着营收、净利润大幅下跌的窘境。


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舒泰神营收5488.14万元,同比下滑68.19%;净利润亏损2473.80万元,同比下滑188.57%。而在此之前,2018年一季度及2019年一季度,舒泰神已连续2年一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下滑,且下滑幅度逐渐扩大。


对于2020年一季度营收下滑,舒泰神表示,主要由于本期受新冠疫情影响,产品销量下降所致。


2017年至2019年期间,舒泰神营收分别为13.88亿元、8.06亿元、6.61亿元,同比分别下滑1.10%、41.92%、17.94%。2018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0.27亿元,同比分别下滑49.03%、79.64%。


舒泰神3年内营收减半,出现“斩腰”,同期净利润从2017年的2.63亿元跌至2019年的0.27亿元,不足原来的九分之一。


即使业绩持续下滑,舒泰神的销售费用仍远超同期研发投入,且累计数额较高。


历年年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舒泰神销售费用分别为9.15亿元、4.83亿元、3.98亿元,占同期应收的比例分别为65.92%、59.93%、60.21%;而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0.92亿元、1.30亿元、1.66亿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64%、16.12%、25.06%。


尽管近三年舒泰神的销售费用持续减少,研发投入持续增加,但销售费用累计开支仍然“不菲”,相较而言,同期不断缩水的净利润更是显得“杯水车薪”。


据统计,这3年期间舒泰神销售费用共计约17.96亿元,而同时间段研发投入共计仅3.88亿元,不足3年销售费用总额的四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销售费用中,咨询推广费始终占据高额比例。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舒泰神的咨询推广费分别为8.04亿元、4.02亿元、2.71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87.87%、83.23%、68.09%,虽然数值上显示咨询推广费所占比例在逐渐降低,不过仍然2019年还是高达68.09%。


主营产品销售连续下降 存货周转率持续5年走低


尽管舒泰神近年来在销售费用方面花费了“大手笔”,却仍无法避免其主营产品销售额下滑的情形。


资料显示,舒泰神上市销售产品包括“苏肽生”(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和“舒泰清”(复方聚乙二醇电解质散(IV))。除上述产品外,舒泰神还生产销售“舒唯欣”(曲司氯铵胶囊)、“阿司匹林肠溶片”等化学药品。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包括“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在内的20种化药及生物制品被列入该名单中;同年8月,2019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发布,上述20个品种经评估全部被调整出医保药品目录,自2020年01月01日起,2019版医保药品目录在全国执行(有效期2年)。


记者梳理发现,作为舒泰神的主要产品,“苏肽生”继被列入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之后,又被调整出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受此影响,“苏肽生”销售收入、销售量、生产量均出现大幅下滑。


实际上,早在2017年的时候,“苏肽生”的销售收入、销售量、生产量就已经开始出现下滑。


历年年报显示,上述期间,“苏肽生”的销售收入分别是11.59亿元、5.46亿元、3.43亿元,同比分别下滑6.45%、52.90%、37.22%;同期销售量分别为586.21万瓶、310.03万瓶、199.09万瓶,同比分别减少3.34%、47.11%、35.78%;同期生产量分别为586.81万瓶、332.74万瓶、259.98万瓶,同比分别减少2.65%、43.30%、21.87%。


相较而言,“苏肽生”的库存量却一直在大幅攀升。2017年至2019年,“苏肽生”的库存量分别为67.7万瓶、90.25万瓶、149.44万瓶,同比分别增长0.81%、33.30%、65.59%。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以来,舒泰神的存货周转率便持续下降,数据显示,存货周转率从2015年的2.52次已跌至2019年的1.71次,5年下降了0.81个百分点。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