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吴晓灵:我国金融概念模糊 与国际的差异应尽可能消除

原作者: 孙璐璐 |原发: 证券时报网

放大 缩小

7月7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举办“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课题报告发布会”,课题组牵头人、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CWM50学术总顾问吴晓灵在会上表示,金融是资源整合的粘合剂,是国家竞争的重要力量。全球资本流动最终会选择制度高地,风险则会留在制度洼地,大国竞争的决胜点就是制度。我国的金融业与发达国家相比,除人才培养、科技运用的差距外,金融法制与金融规则是重大的短板。金融法制的完善和金融规则与国际的接轨,要基于概念的明确与一致。我国金融概念模糊,和国际有差异,这种概念的差异应尽可能地消除,或结合中国实际、给予界定,这是完善金融法制、实现规则与国际接轨的基础工作。


吴晓灵指出,2018年4月《资管新规》发布以来,监管部门在统一概念、统一规则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许多重大原则问题已有共识,规则差异在逐渐缩小。明确概念、统一规则,逐步实现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是既定的方向。但也还有一些概念目前尚未形成共识,比如银行理财产品能否归入公募基金或私募基金范围,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与货币基金能否名称统一等;形成共识的原则在实施中还面临以往法律的制约,比如广义的财富管理包括集合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和单一客户投资管理(专户管理),狭义的财富管理一般是指投资咨询和专户管理,而我们的《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对投资咨询做了极窄的定义。此外,还面临新老产品转换阵痛的制约等问题。


吴晓灵表示,我国金融概念的模糊,以及和国际的差异,有些是改革之初出于意识形态的顾虑有意回避市场经济的术语,比如用资金市场替代金融市场;有些是为了规避政策限制创造了一些概念,比如产权交易所;有些则是为了突破管制满足市场需求,在合法的概念下做了非此概念的业务,比如在私募资产管理的名义下,有标准的集合投资计划,也有为单一项目融资的债权计划和股权计划,而后者应是私募证券发行业务。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委发布了金融业对外开放的11条措施,大大放宽了外资进入我国资产管理市场的限制。但本质相同的资产管理机构由不同的监管机构审批、本质相同的资产管理产品监管规则不完全相同,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困惑。一些名称相同的业务与西方国家市场的内涵存在不同,这也让他们难以在业务布局上进行取舍。明确一些概念的本源和内涵,寻求概念及监管原则的共识,已迫在眉睫。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