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摊经济不该成为城市“脏乱差”的代名词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 高汇


小地摊,大民生。


“现在有新摊位吗?”“这个空位让不让摆摊?”“师傅能帮忙找个摊位吗?”近段时间以来,郑州市金水区健康路夜市的管控人员每天都要接受上百人类似这样的咨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曾按下经济暂停键的中国,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发展地摊经济,引发社会公众感慨,“谁都没想到,中国2020年下半年最大的黑马,不是直播带货,而是地摊经济。”


有人叫好,也有人质疑。伴随“地摊经济”而来的环境卫生、交通出行、城市管理等方面的问题,需要各方高度重视。


那么,在保留人间烟火、给底层民众一点温暖的同时,地摊经济如何在管与放的平衡间规范经营?对此,《企业观察报》进行了深入了解与探访。


全国掀起地摊热潮


5月27日,随着全国“两会”闭幕,中央文明办明确,在2020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


政策的春风吹拂下,全国各地街头市集兴起,“摆摊”成了一种潮流,多地政府为“地摊经济”松绑。


由此,从“律师摆地摊写诉状”“富豪开着迈巴赫卖儿童玩具与尿不湿”,到“网络科技公司摆摊招聘人才”,全国各地掀起摆摊大潮,各行业人士纷纷加入或体验地摊经济,刷爆朋友圈。


5月28日以来,湖南省的长沙、株洲、浏阳等多地市松绑“地摊经济”,允许商家在指定区域摆卖。


近日,江西九江瑞昌市城管队员一反追赶、惩罚的常态,主动联系地摊商贩来摆摊遭质疑的视频上了热搜,被广大网友调侃,人间烟火回归城市,使城管与流动商贩的相爱相杀发生180度大转弯。


除湖南和江西外,四川成都、河南等地,也纷纷响应国家倡导与政策。


成都为最大范围的地摊经济发展,推出“五允许一坚持”升级版,结合当前实际情况,建立摊点摊区设置引导机制、商贩摊主清洁卫生责任机制、群众投诉现场快速处置机制等,进一步推动“地摊经济”向常态化、规范化发展。


在河南郑州,除金水区健康路老夜市之外,代表该市繁华的中心地带二广场,及金水路的漫哈顿,亦在酝酿规划夜市地摊经济。


6月10日,河南济源推出第一批夜市“地摊经济”,试点开放14个区域,时间从晚上7点至第二天早上7点,及24小时营业不等。开放时间暂定为2020年6月10日至2020年12月31日。


“直播是线上的地摊经济,摆地摊是线下的直播。”步步高超市董事长王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是表示。


地方政府出台政策导向,企业纷纷响应。


作为最早一批试水地摊经济的实体零售企业,步步高“摆摊”的做法是,提供货源、场地、设备,以及统一的出街形象推车和宣传看板,员工或社会人员都可申请成为“摊主”,并获得一定比例提成。


与步步高超市相似的永辉超市亦是如此。


在郑州近20家店开启“户外夜场”模式,营业时间从晚上6点至10点,统一帐篷、统一标识,以冷饮、卫生纸等生活用品为主。


相关业内人表示,地方政府在给地摊经济“松绑”的同时,也给实体零售店带来隐性福利,可以在门口摆摊设点,增加外场经营面积和销售的机会。


高价地摊与粗放管理


在社会人士纷纷为“地摊经济”叫好的同时,有人提出质疑,夜市地摊的占道经营、卫生脏乱差等,给城市管理带来更大挑战。


“你不知道有多乱,遛猴、套圈、卖烧鸡、卖狗、卖猫的都来了。”郑州市金水区健康路夜市的宋姓管理人员表示,近一个月来整天忙得头蒙眼花,相当于一年的工作量,天天来回地协调摊贩规范经营,解决纷争问题,就没闲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开保时捷租车位销售T恤衫(39/件)、驾着丰田霸道卖鞋的批发商,及开豪车拍抖音视频赚流量的,都是未经允许,没有合规证件的野摊位,他们的行为曾使该夜市交通瘫痪,垃圾满地。


还有些外来商户,不经同意占用老商户摊位,乱摆乱放。请他们腾出摊位,他们就要求管理员拿出文件规定,否则不予搬离。


“现在是法治文明社会,对一些无理摊户,吵又不能吵,打又不能打……”这位宋姓管理员表示,在当前倡导大力发展地难经济的敏感背景下,外来摊贩的强势入驻,给管理增加了很多难度,稍有疏忽就会引来群体关注事件。


郑州的金水区健康路夜市始于2000年,为解决上世纪90年代40后、50后下岗职工再就业而诞生,距今整整20年长盛不衰,被尊称为郑州夜市的“扛把子”。


从最初期的100多家商户入驻,到现在的580多家商户,经过多年沉淀与市场培育,2公里左右的健康路夜市,早已成为集衣服、鞋帽、电子小商品、花卉、小吃为一体的成熟交易场所。摊位面积以2×2米为主,商品最高售价不超200元。


明亮的灯光下,地摊小贩的叫卖声,成为为郑州的闪亮名片。


因为疫情敏感时期,健康路夜市提出打造精品夜市区,对辖区所售商品进行限制分类,以服装、百货、鞋子三大类为主。考虑到非常时期的食品安全问题,特将原有的吃、喝食品区撤掉。


与野摊户强势入驻造成的脏乱差相比,一铺难求下的网上炒卖、转租摊位,更令地方政府部门头疼与紧张。


宋姓管理员表示,健康路夜市的繁荣使之一铺难求,早在10年前就已没有摊位可出租。因此,个别地摊商户私下转租、转让,使每月只收500元至770元不等的管理费,炒到1500元/月、3000元/月不等。甚至还有8000元一次性转让的交易炒卖。


二手、三手转租的健康路夜市“高价摊位”受到社会关注。由此,金水区政府、健康路夜市所在街道办事处及物业公司下决心大力度整治转租等交易。


“早就明文规定,不能出租,不能转让,一旦发现立马收回摊位。”另一位健康路商贸夜区林姓管理员表示,原本为了复产复工、激活经济,个别现象炒到网上给政府形象带来极大损害。


老夜市一铺难求,新夜市粗放自由。


上述宋姓管理员表示,每天晚上值班期间,就要接到上百人的询问,声称想要入驻健康路夜市。他说,以健康路现在的发展情景,再有2000个摊位也满足不了商户需求。


与健康路致力打造精品夜市不同,被称为郑州新坐标的郑东新区如意湖广场就显得有些粗放与自由。


集合国际会展中心,及地上61层、高280米的郑州绿地JW万豪酒店为一体的,如意湖广场,成为地摊商贩的另一集中地。


一位刘姓人士表示,从鲜花、手机、贴屏保,到卖包包、玩具,还有卖衣服和冷饮的,都自发地组织起来到此销售。


他说,郑东新区如意湖早已成为市民晚上散步、休闲的重要场所,虽然地摊经济对底层人士而言是一针强心剂,但这样带来的卫生脏乱差,也不应被忽视。


实行备案制 放管结合


地摊经济决不等于“脏乱差”,更须提高精细化、科学化、人性化的城市治理能力,物流有序,道路畅通,环境整洁,不扰居民。唯此,方能长远。


相关评论员李宏表示,人们反对的并不是“地摊经济”本身,而是其失序、混乱的状态。


事实上,为了整治健康路夜市外来地摊商户乱摆、乱放,及私下转租“高价地摊”等问题,郑州市金水区分管城管执法局与商务的两位副区长,亲自带队集合城管执法局、交警、物业等部门联动执法。


“每天100多人联合执法与检查,除治理脏乱差以外,根据每户摊位的营业证件、照片、本人三对照,天天查违规私自转租、转让摊位。”健康路夜市管理宋姓管理人员如是表示。


“有些城市的地摊经济做得就比较好,地摊商户自我清理因经营制造的垃圾。”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向《企业观察报》表示,商户来时干干净净,收摊离开时也是干净的,这样的地摊经济,在拉动经济增长、增加城市活力的同时,又没有带来负面影响。


关于城市地摊经济乱象治理,成都的方式方法或许具有样本意义。


5月28日,《成都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关于建立城市管理“八项机制”深化柔性管理服务助力“六保”任务落实落地的意见》正式发布,深入推进柔性管理服务。


“五允许一坚持”的升级版对原有措施进行细化和补充,包括建立摊点摊区设置引导、商贩摊主清洁卫生责任、群众投诉现场快速处置、商贩摊主容错纠错、商贩摊主榜样示范、商贩摊区择优拓展、摊区安全防护、城管巡查服务等。


“这才是真正的地摊经济、有价值的地摊经济。”宋向清如是表示。


分析造成乱象的原因,宋向清表示,疫情背景下的地摊经济来得太快和仓促,使城市管理者在应对上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管理,就造成了一放就乱的尴尬局面。


“只要管理到位,地摊经济不该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仍然是经济城市活力的重要元素和支撑。”宋向清表示,政府应该有节制、有措施地放宽地摊经济,坚持放管结合。在特定的区域与时间段,进行发证与备案管理,而不是一放了之。


与此同时,可对地摊商贩进行教育培训,提高其社会责任感,提高保持环境卫生的意识,提高不售假冒伪劣商品的意识与法律认知。


宋向清说,相关部门在增加环卫工人工作量与设备的同时,适量增加环卫工人的薪酬或经济补贴,以激发环卫工人更大的积极性,来保持地摊经济的环境卫生,不至于出现城市脏乱差的现象。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