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吉药控股陷收购后遗症:子公司业绩“大变脸”

原作者: 余诗琪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日前,传统OTC药企吉药控股披露了一份年报更正公告,对辽宁美罗医药、浙江亚利大胶丸两家收购公司的业绩进行修正。修正前,两家公司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修正后两家公司业绩大变脸,浙江亚利大修正后的业绩承诺完成率仅完成了27.96%。对于上述差错的原因,吉药控股是公司经办人员失误。


在此次更正之前,吉药控股就因年报与业绩预报出现较大差异而出具致歉声明,年报与预报净利润调减5.4亿元至亏损17.72亿元。


这也是吉药控股上市以来首度亏损,资产负债率更是暴增至87%。这家传统OTC药企近年来试图通过一系列的并购扩张转型,但似乎走上了一条歧路。


十倍溢价收购子公司业绩“大变脸”


这次引发年报更正的两家公司为浙江亚利大胶丸与辽宁美罗医药。原年报数据显示,辽宁美罗实现的净利润为414.76万元,业绩承诺完成103.69%,修正后,辽宁美罗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422.49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修正为96.02%。浙江亚利大实现的净利润为2123.34万元,业绩承诺完成106.17%。修正后,浙江亚利大实现扣非净利润为838.74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修正为27.96%。


浙江亚利大修正前后利润相差超过千万,不仅如此,吉药控股已对业绩大幅修正的亚利大,计提了1.91亿元的商誉,比例为76%。


据了解,浙江亚利大是2018年7月被吉药控股收购,交易溢价率超过1200%。伴随着高额溢价的还有业绩承诺,收购时,浙江亚利大实际控制人王平平承诺,公司未来三年利润分别为2000万元、3000万元和4200万元。


但对于这起收购,深交所的态度是存疑的。2019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就曾要求补充说明2019年对收购浙江亚利大形成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前期收购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潜在可能导致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情形、是否存在对相关方利益输送的情形、前期作出的项目估值报告是否存在虚假记载或误导性陈述等。


虽然吉药控股否认存在深交所质疑的利益倾斜等情形,并将亚利大未完成业绩承诺的原因解释为其前期投入资金较大,造成其2019年自身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出现严重紧张。而吉药控股由于2018年完成新增并购项目导致使用资金较大,2019年受银行抽贷、断贷等事项影响,未能对浙江亚利大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给予及时补充,致使浙江亚利大销售市场全年存在断货的情况,很多销售订单无法按时生产或无法接单,最终导致2019年度无法完成业绩承诺。


与此同时,吉药控股孙公司江苏普华克胜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克胜药业”)近日又因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相关规定被暂停生产。此前该公司已因严重违反药品GMP相关规定,被收回滴眼剂GMP证书。作为长春普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普华制药”)的控股子公司克胜药业于2019年4月11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2019年克胜药业销售收入为4324.15万元,净利润为-267.85万元。


接连两家子公司经营不善,吉药控股对并购公司的经营规划能力难以让人信服。另外,此次年报更正也透露着一丝诡异。


一位专业的审计师对蓝鲸财经表示,此次年报更正是期后事项,如果是发布年报前做出更正,那说明注册会计师是认可这个结果的,而且一般业绩快报与年报不会有太大出入。


事实上,吉药控股早就是信披违规常客。在2019年已经有近10起的信披违规记录,被证监会、交易所多次行政处罚或公开谴责。而这与其坚持在走的花式并购之路脱不开关系。


花式计提减值,吉药控股并购失利


前身为双龙股份的吉药控股,在2017年8月更名后,便开启了花式“买买买”的扩张之路,先后收购了吉林金宝药业、辽宁美罗医药、远大康华、浙江亚利大和普华制药。中间还因曾试图收购修正药业100%股权而被广为关注,浙江亚利大仅是其2018年一系列资产并购的战果之一。


花式“买买买”之后,吉药控股的日子却并不好过,虽然营收保持增长,但净利润增速却在倒退。2019年,吉药控股更是出现上市以来首度亏损,巨亏17亿元。


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商誉减值。在一系列并购后,在2018年年报中,吉药控股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合计形成商誉金额为8.54亿元,在最新披露的2019年年报中,商誉金额降至3.77亿元。


吉药控股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根据证监会《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相关要求,公司已委托北京中科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公司账面价值8.54亿元的商誉进行了价值评估,经初步判断,子公司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本年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5亿元左右。”


其中,吉药控股给瑞思贝托药品生产基地计提了1.5亿元的减值准备。据了解,该工厂基地是用来生产地拉韦啶分散片和甲磺酸地拉韦啶的厂房、生产线。项目建成后,企业的技术、产品相当于国内外同类的尖端水平;产品生产能力达到年产地拉韦啶分散片4000万片,能够打破多年来我国的抗艾滋病药物主要由外资品牌占主导地位的局面。


而且地拉韦啶分散片和甲磺酸地拉韦啶是吉药控股唯一的两个3类新药,目前一个处于临床中阶段,一个处于完成中试阶段。


新药基地还未落成就开始计提减值,溢价收购的子公司们业绩纷纷大变脸,吉药控股的并购扩张不仅没让自己成功转型,反而得咽下苦果。原本主打OTC产品在疫情期间也市场惨淡,近一年股价腰斩的吉药控股将何去何从,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