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未名医药难解债务困局 股权争端僵持多年

原作者: 金磊 |原发: 蓝鲸资本

放大 缩小

5月28日,据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未名医药(002581)的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集团”)所持有的未名医药的2318572股无限售流通股已成功拍出,最终被自然人史晓雯拍得,成交价为5175.7万元。


据了解,此次起拍价3607.6万,保证金300万元。根据计算可以得知此次成交价约为22.32元,较28日收盘价25.29元打了约9折。


事实上,未名集团早已陷入债务危机。此前未名医药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未名集团持有的全部176359377股已被多次冻结,占该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26.73%。


而此次冻结的股份遭到法院的拍卖,或意味着未名集团的资产处置已开始进入了新的阶段。


另一方面,股份被100%后冻结后,公司股价在2019年最后个交易日收在6.58元,仅仅过了半年时间,一路上涨甚至最高点31.6元,区间最高涨幅高达380%。


按照这个逻辑,债权人的资金安全边际应该是越来越高的,而未名集团甚至有空间可以调整之前的融资方案,匆匆处理的背后是何缘由呢?


“沾光”科兴暴涨,股权争端再次引起市场注意


5月10日,北京科兴控股董事长尹卫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科兴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正在进行一期二期临床试验,预计7月份试生产。


消息一出,未名医药连续收了好几个涨停,也因此成为“新冠疫苗龙头”。


直到13日晚间,未名医药公告新冠疫苗研制单位科兴中维生物与公司无股权关系。


不过蓝鲸财经注意到,今年2月,未名医药在互动平台多次表示“参股公司北京科兴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


而这前后也正是未名医药暴涨的起涨点。


按照未名医药澄清的公告,尹卫东提及的“科兴”是科兴中维。从工商信息来看,研发新冠疫苗的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确实与未名医药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却不能撇开与“科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在科技部新冠疫苗临床实验项目的审批公告中,明确写有北京科兴是“合同研究组织”。据天眼查显示,目前科兴控股持有北京科兴73.09%的股份,未名医药持有26.91%的股份。


随着科兴新冠疫苗“获准临床试验,资本市场又重新注意到未名医药与科兴生物的股权争端。


据了解,科兴生物于2009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后于2016年启动私有化程序,科兴生物CEO长尹卫东和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同时提出私有化收购要约。


不过为了争夺北京科兴的控制权,以科兴控股CEO尹卫东和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双方曾发生内斗,曾出现办公室被霸占、厂房被查封等情况,最终也导致科兴的私有化之路受阻。


双方在2018年还导演了一场著名的股权大战,使其未取得科兴生物2017年的财务报表,而未确认投资收益使当年未名医药投资收益同比下降99.32%。


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18亿净资产不翼而飞


未名医药控股股东未名集团号称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其总部位于北京圆明园北面的北京北大生物城,是一家重点投资生物医药、生物农业和生物服务的企业,实控人为潘爱华。


2019年底,根据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出具的警示函,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体系资金余额高达5.07亿元,利息高达5435.67万元。


作为解决方案,未名集团拟以其所持有的4项药品技术和吉林未名100%股权抵偿其占用公司的资金及利息,两部分资产评估值合计为23.23亿元。其中,吉林未名100%股权的评估值则是22.05亿元。


大股东为何用23.23亿元的资产去抵5.62亿元的债务?市场有诸多质疑,也引发了深交所多次下发关注函。


1月18日,回复公告中显示,吉林未名账面净资产为18.13亿元;然而在2月20日,这一数据就被修正为1149.34万元。最后,未名医药解释18亿元“不翼而飞”的原因是吉林未名会计资产分类出现疏漏。


业绩承压,被多年出具保留意见


公开资料显示,未名医药的主营业务为农药中间体、医药中间体、生物医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商品名:恩经复)、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剂(商品名:安福隆)、重组人干扰素α2b喷雾剂(商品名:捷抚)等。


据2019年半年报数据,恩经复贡献的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73.32%,安福隆的营收占比为26.68%。


从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1.62亿元,6.74亿元,6.11亿元(业绩快报),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3.88亿元,亏损1.03亿元和0.44亿元。


另一方面,科兴生物财报显示,科兴生物2019全年实现净利润4493万美元(折合3.19亿人民币),为未名医药的逾7倍。如按权益法核算,归属于未名医药净利润为8583.73万元,这个数字占到未名医药业绩快报披露的净利润4378万元的1.96倍。


营收下滑,净利润却大幅增长。因此可以推断,未名医药的净利润增长不是营收带动,而是主要依赖科兴生物。


值得一提的是,未名医药2017年、2018年年报均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负责审计的中喜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对北京科兴的现场审计中获取了财务报表、会计账簿并进行了查阅,获取了中诚信安瑞对北京科兴的审计报告,但未能获取其他的审计证据及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


目前虽然会计师事务所已入场,但未名医药依旧因为无法获得北京科兴的会计凭证而年报发布困难,已将2019年年报披露日期延后至6月24日。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