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振东制药扭亏为盈 深交所问询函细究"亮眼"财报

原作者: 张润琪 |原发: 中国网财经

放大 缩小

振东制药2019年业绩扭亏为盈,日前发布的年报显示,当年实现营收43.99亿元,同比增长28.63%;净利润1.43亿元,同比增长196.82%。但是,这份“亮眼”的财报却引来了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其就商誉减值、营收与经营现金流背离、产品退出医保、坏账准备计提等18项问题作出回复。


营收增长28.63% 与应收票据等变动趋势不一致


资料显示,振东制药2011年上市,是山西省首家登陆创业板的上市企业。主营业务包括中药材种植开发、中成药研发生产销售等。


2018年,公司曾因政策调整导致业绩大幅下滑,成为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之年。2019年,公司营收大幅增长,净利润由亏转盈。报告期内,实现营收43.99亿元,同比增长28.63%;实现归母净利润1.43亿元,同比增长196.82%;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170.9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6亿元,同比增长20.63%。


然而,振东制药2019年年报披露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变动趋势与营收不一致,遭到深交所问询。数据显示,振东制药2019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44.18亿元,同比仅增加4%;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分别为1.43亿元、10.98亿元,分别同比减少 21.09%、8.78%。


同时,振东制药2019年应收票据、应收账款较去年同期合计减少约 1.44 亿元,但“现金流量表补充资料”部分显示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约 1.28 亿元,对此,深交所要求其说明两者不一致的原因。


记者注意到,振东制药2019年主营业务分为医药生产销售行业、药材种植行业、其他业务收入,营收的主要来源为医药生产销售行业,当年该行业营收41.37亿元,同比增长27.87%;不过,占营收比重出现了小幅度下滑,医药生产销售行业2019年营收占比94.06%,而2018年营收占比94.62%。同时,振东制药2019年医药生产销售行业的毛利率下滑0.07%,达68.37%。


值得一提的是,振东制药2019年中药产品,以及在东北地区的营收、毛利率与2018年相比形成明显反差。


数据显示,振东制药的中药产品2019年营收10.61亿元,同比增长41.27%;毛利率63.09%,同比增长7.47%。不过,2018年,其中药产品营收、毛利率不容乐观,分别同比减少51.58%、3.52%。


另外,振东制药2019年东北地区营收5.55亿元,大幅度同比增长83.70%;但是2018年,东北地区营收3.02亿元,同比减少2.75%。同时,振动制药2019年年报“占公司营业收入或营业利润10%以上的行业、产品或地区情况”项中,还出现了“东北”地区,毛利率达62.92%,且超过华北地区毛利率;而在振东制药2018年年报中,“东北”地区并未“上榜”。


对于中药产品、销往东北产品的销售收入、销售毛利率增幅较大的原因,振东制药并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而这一问题,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要求振东制药说明原因,并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比说明其合理性。


毛利率下降 市场运营费增幅89%


记者梳理发现,振东制药2019年净利润虽然实现亏转盈,但是,其毛利率下滑,资料显示,振东制药2019年销售毛利率64.79%,与2018年相比减少0.77%。


对此,振东制药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一般毛利率发生变化是与公司业务构成比例变化有关。


另外,振东制药2019年销售费用率近50%,且市场运营费超10亿元,同比增长89%,远高于营收增长幅度。数据显示,振东制药2019年销售费用21.73亿元,同比增长23.04%。其中,市场运营费用10.64亿元,同比增长88.58%,且占销售费用48.97%。


对于市场运营费大幅增加,深交所同样要求振东制药就其原因、付款对象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并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比说明其合理性。


深交所向振东制药下发的问询函中,还提到2019年振东制药前五名其他应收款方中有赵国亮、赵长龙、贾小明等三位自然人,其中赵国亮、赵长龙近两年均为振东制药前五名其他应收款方。


深交所要求振东制药说明该三位自然人是否为振东制药关联方,对应其他应收款项性质及产生原因,以及振东制药与赵国亮、赵长龙之间存在长期大额其他应收款的原因、是否为财务资助、振东制药是否参照同期贷款利率向其收取费用。


通过天眼查查询,记者发现,与振东制药有关联的企业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运城分公司,其负责人正是“赵国亮”。天眼查显示,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运城分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20日,该公司“变更记录”显示,在2017年11月22日,负责人由安守礼变更为赵国亮。


振东制药2018年、2019年年报显示,赵国亮连续两年为被列入“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情况”表中,其中2019年,赵国亮因“往来款及备用金”性质,产生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548.83万元,占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3.18%,坏账准备期末余额145.08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振东制药于2018年6月,计划剥离不良资产,处理医药贸易体系5家亏损的公司,其中包括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运城分公司。


此外,深交所还关注到振东制药子公司山西振东安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连续两年亏损,振东制药2019年度未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等事项。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问询函相关问题致电振东制药,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无法接受采访,将在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文件中体现。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