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姚余栋:保持货币政策稳健 中国无需"抄作业"

原作者: 余思毅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5月10日,央行公布2020年中国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报告再次强调“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通过基础货币投放引导贷款投放方向不变。今日早盘两市高开之后上演强势震荡格局,随后沪指涨幅收窄。


当前,除股票印花税、个税外,各税收项均出现严重的减收局面,引发财政赤字货币化、提高赤字率、扩大专项债规模、发行特别国债等诸多注入流动性的讨论。


就如何在防范金融风险和向经济注入流动性之间取得平衡等问题,5月10日,时代财经专访了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


姚余栋观察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针对金融风险防范,各国央行均着手建立了相对应的宏观审慎机制。中国央行还特别增设了宏观审慎管理局,通过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等方式约束银行流动性投放行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在防范金融风险和向经济注入流动性之间取得平衡。


“需要厘清的是,特别国债发行的目的并非弥补预算赤字,而是对应于等值的资产,无需通过预算安排还本付息,因此特别国债不列入财政赤字。”姚余栋说。


对当前全球多国开动印钞机,如果中国再不“抄作业”,人民币就面临被动升值这样的市场担忧言论。姚余栋认为,短期内,在强美元环境下,人民币作为新兴市场货币,会有一定的贬值压力。


姚余栋坦言,我国货币政策应当是基于国内经济实际状况来决定。中长期来看,外资流入国内市场是大趋势,但不应该成为当下国内货币政策跟随海外央行无限制宽松的理由。“保持货币政策稳健、灵活适度,是有利于我国经济长期平稳健康发展的,不能把宝贵的宏观调控空间随便挥霍了。”


特别国债的发行并非弥补预算赤字


时代财经: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预测,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19万亿元,2020年疫情导致经济减速可能减少财政收入1.5万亿。他提到,要为财政政策提供坚强后盾。你认为,特别国债会是一个补足财政收入的有效手段吗?


姚余栋:2020年4月17日中央会议明确了此次特别国债的抗疫属性,其用途预计将围绕受疫情冲击较大的小微企业和居民部门。


需要厘清的是,特别国债仍属于政府债务,按照国债余额管理办法,纳入中央财政国债余额管理。特别国债发行的目的并非弥补预算赤字,而是对应于等值的资产,无需通过预算安排还本付息,因此特别国债不列入财政赤字。其收支纳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而非一般公共预算,因此特别国债用途的项目理论上应能够产生收益,覆盖成本。


时代财经:楼继伟预计今年有3万亿的赤字增加,有经济学家建议发行五万亿特别国债,有的建议至少要三万亿规模,你预估发行特别国债的规模是多大?


姚余栋:预计特别国债发行规模至少1万亿。


时代财经:你认为是否需要建立一个专门的关于特别国债资金使用的部门,确保和统筹资金用以“六保”方面?


姚余栋:特别国债用途建议:第一,注资政策性银行或购买中小银行永续债;第二,成立产业基金或中小企业贷款担保基金;第三,给证券公司等非银金融行业注资。


政策性银行资本内生能力较弱,目前资本充足率水平较低,注资政策性银行能够更为精准地发挥资金抗疫功能。中小银行一级资本压力较为突出,特别国债可用于购买中小银行永续债,能够增强中小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和小微服务能力。


特别国债注资成立产业基金能够支持重点行业领域的发展。具体看,可成立四类型基础性领域基金:国家基础设施开发基金、国家城镇化促进基金、国家自然生态环境治理基金、国家卫生健康产业发展基金。注资设立国家级中小企业贷款担保基金,有利于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中小企业的尽快复工复产。


特别国债可以给证券公司等非银金融行业注资。目前资本金制约国内证券公司做大做强,注册制改革下要求证券公司有更强的资本金实力,同时提升证券公司资本金能够提高直接融资占比。


中国不需要“抄作业”


时代财经:政府对宽松的货币政策慎之又慎,引发通货膨胀和金融风险防范,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但经济学家盛松成认为,讨论政府债务以及财政赤字时,1992年签订的马约提出的60%的政府负债率和3%的财政赤字率,值得商榷。刘尚希也认为,无论是量化宽松还是低利率,都没有刺激通胀,表明现在的通胀机理已经发生了较大改变,“货币数量论”已经过时了。你认为应如何在防范金融风险和向经济注入流动性之间取得平衡?当下注入流动性是否不必太过于被通胀焦虑所束缚?


姚余栋:我和谢怀筑、孔泽宇(两位是姚余栋在央行工作时的同事)从支付清算网络这个新视角,重新剖析了当前交易网络爆炸式的增长对流动性的巨大需求,引入了新货币需求理论。


研究发现,交易中的支付结算网络对于货币的需求是极为巨大的,不再是个人货币需求的简单线性加总,而是参与支付结算网络的人数的二次方。由于总货币需求与一个经济体人口的平方正相关,而现有的货币创造则是产出,因此是人口的线性函数,货币的创造最终将难以满足货币的需求。


根据推导,货币需求量是交易节点的二次方,货币供给是线性增长的,全球流动性紧缩将是未来的常态,通缩压力加剧,而绝非通胀,因此注入流动性时不必担忧通胀。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针对金融风险防范,各国央行着手建立了相对应的宏观审慎机制,国内央行还特别的增设了宏观审慎管理局,通过MPA等方式约束银行流动性投放行为,有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在防范金融风险和向经济注入流动性之间取得了平衡。


时代财经:当下全球央行跟进负利率,宽松政策大行其道。有声音认为,全球各国都开动印钞机,如果中国再不“抄作业”,人民币就面临被动升值。你认同这个说法吗?中国该不该“抄作业”?


姚余栋:国内疫情防控、经济复产复工均走在世界前列,我们没有必要跟随海外央行的行动。


国内央行在面对疫情冲击已经做了充分及时的应对,流动性保持合理宽裕,M1增速迅速回升,企业流动性得到有效维护和保障,国内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也得到缓解,实际上已经取得了多目标制下的动态平衡,我们不应该为了印钞而印钞。


根据社科院数据,国内一季度宏观杠杆率已经上升了13.9%,上升幅度已经算近几年内非常大的了。当然,这也是疫情冲击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是合理有效的。


我国货币政策应当是基于国内经济实际状况来决定,不应该为了“抄作业”而“抄作业”。人民币汇率方面,我们看到,在海外无限量QE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仍然非常稳定,甚至一季度略有贬值,所谓中国再不“抄作业”,人民币就面临被动升值的说法是不攻自破的。


短期内,在强美元环境下,人民币作为新兴市场货币,是会有一定的贬值压力的。但横向对比来看,国内疫情防控和经济复工复产乃至经济发展潜力,在全球范围内都极具吸引力,中长期来看,外资流入国内市场是大趋势,但不应该成为当下国内货币政策跟随海外央行无限制宽松的理由。


保持货币政策稳健、灵活适度,我认为是有利于我国经济长期平稳健康发展的,不能把宝贵的宏观调控空间随便挥霍了。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