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冠疫情·女儿·我

放大 缩小

作者/刘关波


大年初三晚上,接到科室的同志通过微信发来的通知:鉴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任务越来越重,我们科室的同志提前结束休假,于正月初四务必正式到岗上班。或许是科室的同志觉得这么重要的一个通知光通过微信的形式进行群发,怕是无法引起同志们的足够的重视,怕有的同志任性的不按要求如期返岗,为了保险起见,为了体现慎重,科室的同志在我收到微信通知10分钟后,又亲自通过手机专门向我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向我陈述了与微信通知内容大同小异的内容——再次强调正月初四必须返岗。


大年初四,我去上班时,自动自发的佩戴了一个口罩,正所谓:“出门前,戴口罩;勤防护,忒重要”。刚满4岁的女儿看见我出门时戴了个口罩,便以好奇的语气询问我:“爸爸,口罩为什么是蓝色的?你干嘛戴了一个蓝色的口罩?蓝莓的颜色也是蓝色的,是因为你喜欢吃蓝莓吗?是因为你喜欢吃蓝莓所以才戴上蓝色的口罩吗?””面对女儿的发问,我真是哭笑不得,要是在平时,发现女儿说出这般“风趣幽默””的晶莹剔透般的话语,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会心一笑”,可是,彼时彼刻,面对女儿童心未泯的幽默,我的确是没有微笑的心境呀!当前的疫情如此之不容乐观,我的心境也甚是凝重,而稚女由于年幼对疫情的严重程度认知甚为有限,故而,在和我对话的语气中还隐约透射出那么一丁点幽默的意味。有感于年幼的女儿不知当前疫情之严重,居然话里带着幽默的成分,我不禁胡诌了一首小诗——《有感于幼稚女不识疫情重》:“稚女不识疫情重,话里幽默意蕴浓。形势严峻心宽松,莫沾病毒圆好梦。”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的那些日子里,女儿每天晚上吃完饭之后,基本上都会吵嚷着要我把她从家里带到商场、小区广场、游乐场等地玩耍2—3个小时,可以说除了下暴雨之外,但凡天晴的晚上,女儿都必然要求我带她外出晃悠。可是,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后,我就一直没有带女儿外出玩耍过,当然女儿竟然奇迹般的再也没有像以往那样每晚都“疯狂的”、“执著的”、“雷打不动的”吵嚷着要出去玩,这样的要求居然再也没有提过,这对缺乏自制力的年幼女儿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惊人的“巨大之改观”。


正月初六晚上,我们一家人围坐在饭桌边吃饭时,我便主动问女儿:“婳婳,有一个问题我以为你会主动问爸爸的,可是,我等了好多天,你怎么一直没有问爸爸呢?这个问题你不问爸爸,导致爸爸感到特别的好奇!”女儿问:“你说的是什么问题?”我回答说:“这么多天了,爸爸晚上一直都没有带你出去玩,你怎么没有问爸爸为什么不带你出去玩呢?你怎么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晚上非要缠着爸爸把你带出去玩呢?”女儿说:“我知道。”我说:“你知道个什么?”女儿说:“我知道外边有病人,外边有传染病,出去玩不安全!”由于女儿年幼,关于疫情的知识我此前基本上没有向他传播,因为我认为她年龄太小了,跟她讲了她也似懂非懂,讲了也基本上是白讲,所以我在女儿面前压根儿就没有正儿八经的谈及新冠疫情这个话题,也许是她妈妈有意无意中的向她灌输了要注意防患新冠疫情的理念,也许是女儿从电视和手机中隐约感觉到“外边的世界都在防控疫情”,所以也被这凝重的大氛围给镇住了,也就自觉的打消了每晚必须外出游耍的念头,所以,也就自觉的呆在家里玩耍自己的一大堆玩具,故而也就压根儿没有再像此前那样非得强制要求我每晚都陪她出去玩。关于女儿一反常态不再要求每晚必须外出游耍这一全新的迹象,我不禁想出了4句话进行概括——《有感于4岁的女儿主动放弃每晚外出游耍的既定做法》:“稚女知趣不任性,大疫面前葆理性。贪恋游耍乃天性,闭门不出秉刚性。”


正月初七,我晚上下班回到家之后,妻子向我述说了一件让我觉得既温馨而又甚为感动的事情。妻子说:“早上你出门去上班时,4岁的女儿还没有醒来,她早晨8:20醒来之后,你猜一猜她的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我说:“我确实猜不出来,你就别跟我兜圈子了,你就直接明说吧!”妻子说:“你女儿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爸爸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没有看到爸爸的影子呢?”我问妻子:“你是怎么回答女儿的这一提问呢?”妻子说:“我能怎么回答呢?我只能照实说你跑去上班去了。”我问:“那女儿没有再继续问吗,没有再说其他的话吗?难道就此打住了?”妻子说:“你女儿还蛮关心你的,还蛮关心你的人身安危的,她甚至还用成年人才有的沉重语气对我感叹说外边有那么多的病人,为什么爸爸还跑去上班呢?他不怕吗?他不害怕病毒吗?”我说:“那你是怎样回应女儿的发问呢?你说了一些话来消解女儿的担忧没有呢?”妻子说:“我是这么跟她解释的,我说你爸爸单位有上班的要求,确确实实有任务要去完成,你爸爸怎么能不按要求去上班呢?你爸爸的同事都在坚持上班,你爸爸怎么能待在家里过节呢?所以,你爸爸也必须遵守单位的要求去上班呀!就好像你的同学都去上幼儿园,你能不去上幼儿园吗?你也必须去呀!”我对妻子说:“你这个解释还比较到位,还能够较好的说服女儿!女儿的言下之意是说,在新冠病毒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还跑去上班怕不够安全,怕没有待在家里那么稳妥,怕生出什么意想不到的意外,怕万一染上了病毒不知如何是好,这是幼小的女儿对我的关心,是出于对我身体健康的考量。但是,女儿的年龄确实太小了,幼小的她只考虑到了她爸爸这个单一个体的健康,他没有想到他爸爸还有任务在身,还要到社区去把守大门,还要到驻点社区去劝导那些执意不愿意戴口罩的居民自觉的佩戴口罩,还要到社区去劝导一些习惯于有事没事到处晃悠的居民主动回家隔离。”


说实话,听到妻子诉说了关于年幼的女儿担忧我在疫情这么重的情况下还跑去上班一事后,我的内心是充满莫大的感动的,我的内心深处是有一股巨大的暖流在温润的流淌着,就如同有一股春天的泉水润泽着我的身心。我感动于年幼的女儿知道关心我的冷暖安危,知道为我考量,知道考量我的处境,知道心中装着至亲,这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女儿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于是,在感动之余,在欣慰之余,我情不自禁的写下了一首小诗,算是对女儿的一种感念和回馈——《有感于女儿自动自发的考量我的安危》:“清晨难觅父之踪,忧父染疾心沉重。稚女亦怀体贴情,几许欣慰几动容?!”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上一篇:总有波涛汹涌在心中 下一篇:窗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