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康哲药业所得税暴增 "抽血"西藏药业毛利逾50%

原作者: 秦剑 |原发: 投资者网

放大 缩小

3月31日,专业医药推广公司康哲药业(00867.HK)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2019年康哲药业业绩报告利润表中所得税项突增惹人注目,而其半年报利润表中所得税项仅有1.31亿元,半年时间所得税增长逾3倍,资产负债表中应付税项高达4.48亿元。康哲药业作为西藏药业(600211.SH)37.36%持股股东,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为康哲药业董事长林刚。


此外,康哲药业与西藏药业的关联交易也牵动着A股投资者的心跳,2019年康哲药业子公司康哲管理及其一致行动人与西藏药业关联交易涉及药品推广费5.29亿元,占西藏药业毛利润(10.49亿元)逾50%。


康哲药业所得税为何暴增?随后采取了哪些措施?其中暗藏了哪些玄机?康哲药业为何能获取西藏药业逾50%毛利?康哲药业为西藏药业相关产品推广付出多少?西藏药业股东对此交易的态度如何?针对上述问题,《投资者网》进行了详细的调研。


海外政策修订致康哲药业所得税突增


2019年康哲药业业绩报告利润表中所得税项突增至5.32亿元,康哲药业2019年合并报表综合所得税率约为21%,而上半年综合所得税率约为10%。《投资者网》致函康哲药业,问及其所得税率突增的原因及公司对此将采取的弥补措施。


康哲药业回复称,其所得税增加是马来西亚子公司CMS Pharma Co., Ltd计提所得税相关费用增加导致。马来西亚纳闽岛政府2018年末对其税收政策修订,自2019 年1月1日起,只有特定行业且满足经济实质要求的实体才能享受按其经审计利润3%的税率征税,其他行业相关实体应按其经审计利润24%的税率征税。纳闽岛政府拟将符合经济实质要求且从事贸易活动的实体( CMSPharma Co., Ltd 符合该等要求)纳入适用 3%税率征税目录,并于2020年2月上报马来西亚政府,目前仍在审批中。若马来西亚政府审批通过,康哲药业则会在2020年冲回计提的所得税。


关于措施,康哲药业回复称,收到纳闽岛政府税收政策修订通知后,已在2019年将CMS Pharma Co., Ltd的职能逐步分拆给CMS Bridging Limited(香港特别行政区注册成立的公司)、康哲国际发展管理有限公司(澳门特别行政区注册成立的公司)、 CMS Pharma DMCC(迪拜注册成立的公司), CMS Bridging DMCC(迪拜注册成立的公司)。


当《投资者网》问及2019 年海外业务进行了内部分工调整税筹效果,涉及多少金额时,康哲药业回复称,海外业务调整主要是顺应大湾区发展规划和吸引医药专业人才,与马来西亚税收政策调整时间刚好吻合。康哲药业调整后的各附属公司将按照各地的标准税收法规政策执行纳税。


对于税筹效果与节税金额,康哲药业未正面回应。根据2019年业绩报告中康哲药业所得税组成结构,马来西亚部分为3.57亿,按24%对应的税前利润为14.88亿元,占康哲药业税前利润的59.8%。2019年中报的康哲药业所得税组成结构中,马来西亚部分为0.2亿,按24%对应的税前利润为0.83亿元,占康哲药业税前利润的6.39%。若将扣减约3.2亿计提的所得税冲回,康哲药业2019年净利润将为22.7亿元。


这也令外界感到疑惑,为何康哲药业明知马来西亚所得税率偏高,所得税率调整审批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2019年下半年还是将近半的业务归属至马来西亚?


康哲药业、西藏药业关联交易频繁


除了所得税率的暴涨,康哲药业引发市场广泛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其与西藏药业之间的关联交易。


康哲药业2008年用475万元为西藏药业新活素(重组人脑利钠肽)完成四期临床实验,取得西藏药业新活素独家推广权。后续又主导多次小型循证医学研究为西藏药业新活素提升销售量,并承担相关研究费用。康哲药业给《投资者网》的回复中称,小型循证医学研究费用每年都会发生,计入销售费用。关于小型循证医学研究费用具体金额,康哲药业未对相关问题给出回应。


2014年康哲药业成为西藏药业大股东,2014年至2019年,康哲药业通过推广服务从西藏药业获得收入19.07亿元,约为康哲药业取得新活素独家经销权投入的381倍。2014至2017年,康哲药业下属子公司与西藏药业通过推广服务和药品采购“双向输血”,康哲药业通过推广服务获得西藏药业毛利润的约45%作为收入,康哲药业又通过药品采购为西藏药业贡献了约20%的收入。


2017年因执行两票制,康哲药业下属子公司与西藏药业业务形式发生转变,康哲药业透露西藏药业直接发货给康哲药业指定的配送商,康哲药业通过收取服务费的方式获得补偿,服务费按照含税销售额的56%计提,2018年新活素进入医保后服务费按照含税销售额的 55%计提。2019年康哲药业从西藏药业收取的服务费按照含税销售额的55%左右计提,该关联交易涉及药品推广费5.29亿元,可看做产品若由康哲药业直接销售的毛利,占西藏药业毛利润(10.49亿元)逾50%。


但这种做法引发了西藏药业中小股东的质疑,这两年,西藏药业中小股东中反对与康哲药业进行关联交易的声音愈发强烈,2018年、2019年西藏药业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显示,5%以下股东的表决中分别有43.6%、51.57%的票数反对《关于日常关联交易预计的议案》。西藏药业2019年年报中显示,已从康哲药业手中收回诺迪康独家推广权。


康哲药业在税务筹划上的操作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其与西藏药业的关联交易受到后者中小股东的反对,但其2019年业绩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营业收入增长12.4%,覆盖医院及医疗机构5.7万家,组建了3100人的学术推广团队,拥有19个创新产品,其中6个已在海外(美国/欧洲等)市场获批上市。2019年康哲药业净利润19.56亿元,若不计约3.2亿计提的所得税,其净利润将为22.76 亿元,同比增长22.70%。(思维财经出品)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