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乐刻三笔融资背后:计划年底门店达1000家

来源:  蓝鲸财经       作者:王雅迪      发布时间:2021-9-8 15:27  |  

8月25日,乐刻运动被披露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投资方为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具体金额未公布。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乐刻运动今年完成的第三笔融资。

与此同时,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却有900多条有关乐刻的投诉,其中因自动续费、预售卡不能用等原因而退款难的问题成重灾区。记者询问北京多家乐刻健身门店发现,“不退卡,只转卡”依旧是普遍现象。

今年健身领域融资金额超54亿元,乐刻已完成3轮融资

乐刻是杭州乐刻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杭州。自成立以来,乐刻目前已完成七轮融资。从已披露的金额看,最大的一笔来自2017年10月,获得由高瓴资本领投的3亿元C轮融资。疫情之后,鲜有融资动作。

据天眼查,截至目前,健身领域2021年已发生14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金额逾54.71亿人民币。乐刻今年也加速融资进程,仅目前就完成了3笔融资。高瓴创投、58产业基金、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等悉数进场,但融资金额均未披露。

今年6月,乐刻联合创始人夏东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曾指出,“乐刻隔一段时间就会融资,这跟企业的现金流没有直接关系。第一,我们想做的事情非常多;第二,行业的竞争在升级,如果某一天发现自己的钱无法支撑行业竞争,这会十分被动,所以一定要在不缺钱的时候融钱。”

从乐刻今年融资进程看,疫情产生的影响在逐渐恢复中。日前,国务院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就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全民健身更高水平发展作出部署。到2025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数比例达到38.5%,带动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达到5万亿元。

易观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李应涛接受蓝鲸TMT采访时指出,融资属于正常之举,乐刻要做产业平台一定要有大资本介入,因为它是深刻改变整个产业的举措,而不是单纯的一个品牌商或者零售商,只做自己的就行。乐刻要做的是深度改变产业的事情,有资本支持会减少乱象。

乐刻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业务和会员拓展,目前,其主要有自有品牌到店健身、商业健身房赋能改造、居家健身三个业务方向。乐刻会员可以在手机App端在线完成购卡、进店、约课、评价反馈等环节,方便之余因App端自动续费引发的投诉问题却让不少消费者“头疼”。

连续包月默认自动续费频遭投诉,对7天冷静期闪烁其词

杨小川(化名)5月初在深圳乐刻办了一个月的健身会员,之后5月21日离开深圳,就没再去过乐刻。他表示,“事先也没通知自动扣费,扣费前也没有提醒。希望能够退回六七八月份的会员费,期间我并没有去过乐刻,也未产生任何消费。”

7月29日他在黑猫投诉平台发起退款投诉,据他描述,由于5月份会员是其自愿办理的,这部分费用他是认可的,但6、7、8月份的自动扣费完全违背意愿,这部分申请全额退款。

记者查询投诉平台发现,类似的投诉不在少数,自动扣费问题饱受诟病。在乐刻运动App端VIP会员包括“季卡”、“连续包月”和“年卡”三类,并无单独非连续包月类的月卡类目,对此,记者向门店工作人员进行了咨询。

“连续包月的显示只是个正常流程,购买以后可以关掉”,门店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App端所有包月用户都要选这个选项,但如果需要关掉,门店工作人员可以告知关闭的操作流程。

河北厚诺律师事务所雷家茂律师接受蓝鲸TMT采访时指出,这种“流程”涉嫌违法。根据该规定,即使开通后消费者可自主取消,但如此操作也不当加重了消费者的义务,一是消费者的注意义务需提高,二是消费者的操作过程繁琐,涉嫌侵犯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

关于退卡退款问题,张扬(化名)8月25日发起投诉显示,因个人经济原因,他与私教教练协商好退掉未上的25节私教课,乐刻却要收取总课时费30%的手续费。在他看来,其未约课不占用私教时间,且在私教同意的情况下申请退课,平台收取这么高额的手续费并不合理。

张扬质疑:“希望平台能解释下,为什么收取这么高额的手续费,并且如此高额的手续费为什么不在消费者购买时做提示?”对此,8月26日,乐刻方面在投诉平台回复:“App购课页面有明确展示私教课退款退款规则,您可以在app查看。”

记者查看App端发现,对于私教课程会员自下单付款当日起30天内(包括当天)退款的,退会员剩余课时课时费,而超过30天,因个人原因退款的,收取剩余课时费一定比例的手续费。记者向门店工作人员证实,其比例确为总课时费的30%。

雷家茂认为,手续费问题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要看相关的用户协议是否有约定,若无则一般情况下不得擅自收取手续费。即便存在相关约定,但约定过高或并未进行提示说明,也不能对消费者产生法律效力。经查,商家制定的相关协议、政策并无按比例收取手续费的条款,故不能收取手续费。因此,是否合理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与私教课程不同的是,同样是价格较高的年卡会员则很难退卡退款。多家乐刻门店工作人员表示“可以转卡,但不能退卡”。当记者询问7天冷静期的相关规定时,部分工作人员闪烁其词,只强调办卡后不能退卡。记者进一步追问是否可以先体验几天后,门店工作人员为记者推荐了团购平台9.9元七天体验产品,仅限会员新人使用。

“7天冷静期的相关规定是否具有强制性效力值得商榷,且为北京市地方出台的,适用范围也仅限于北京市辖区内,因此不能轻易认定商家存在违法违规行为。”雷家茂表示,虽然该规定不具有强制性,但是设置合理,既能防止消费者非理性消费,又不会过分干预正常交易,也能为双方妥善处理纠纷提供指引。

计划年底门店数量达1000家,健身行业应以服务为导向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乐刻已经拥有600万+注册用户,9000+签约教练,入驻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有超600家门店。根据乐刻的规划,2021年乐刻门店数量要达到1000家。

夏东曾指出,健身房主要聚焦在核心的城市,但是更低线的城市比较少,乐刻在酝酿下沉。其认为,企业创造价值主要有两种路径,创新和规模化,创新之后,规模化就是最核心的任务,不能持续规模化,创新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关键还是规模,因为现在还没有量变到质变的一个阶段”,在李应涛看来,尽管达到1000家的规模,依旧是不够的。乐刻靠自有品牌把数字化的模式打通,未来再让更多个体真正完成在平台上的转变,要跨过这个阶段,才真正实现从量变到质变。

目前,乐刻开放平台包括存量赋能、教练招募和政企健身解决方案等几个方向,今年5月份,乐刻运动在杭州发布 “LITTA MIRROR”健身镜,在智能硬件上发力。

据市场数据,中国线上云健身用户已达2.61亿,特别在疫情时期,线上健身用户增长23%。根据天眼查,我国目前共有超64万家健身器材相关企业。其中3/4以上的健身器材相关企业均为小微企业,成立于5年之内的健身器材相关企业,超过7成。

“健身镜这类硬件产品一开始的时候体验肯定都一般,跟智能相关的技术类产品会有成本迭代效应,会随着技术逐渐进化,拥有更好的产品和体验”,李应涛认为,在线化之后在家健身场景会越来越普及,时间更加可控和便利,这对于乐刻智能硬件的发展具有一定条件。

根据《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截止到2020年12月,中国健身俱乐部门店数量约44305家(不含港澳台),比2019年下滑了11.1%。中国整个健身行业的会员数约为7029万(不含港澳台),比2019年增加3.19%。

李应涛指出,健身市场的老问题依旧存在,比如价格不透明,一直是销售导向,而不是服务导向。这个行业不是真正为消费者服务而让你去健身的,更多是销售导向让你办卡的,办卡之后最好是不去健身,不占用他的时间,这种意识就与行业的存在价值相违背。

乐刻主打“24小时”、“月付制”、“智能化”、“全程无推销”等模式,记者在探访过程中发现,其门店工作人员并没有明显的强制推销、强买强卖等行为,但退款难等问题依旧是乐刻在扩大规模的同时需要重视的。正如李应涛所说:“前期是不是盈利不重要,关键是它能够持续获得一些稳定的客源。”

稳定客源的获得不仅需要业务的拓展,更需要信任的建立。

(编辑:于思洋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李克强在广西南宁考察
郝鹏出席国资委与南非国企部部长级视频会
福厦铁路太城溪特大桥不平衡转体斜拉桥合龙
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平安抵京
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
融媒体更多

中成集团积极践行“负责任投资”理念

国投电力清洁发展再提速

国投人力:打造“双碳”人才蓄水池 支撑系统性变革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