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潮能源跨界卖酒两大疑点:无营销 高库存

原作者: 张克瑶 |原发: 财联社

放大 缩小

一年前,主营油气开发的新潮能源(600777.SH)因跨界卖酒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一年后,新潮能源2019年年报披露酒类业务开展情况,匪夷所思的是,公司既能在无销售费用的基础上获得酒类业务收入,又对酒类业务产生的高库存无动于衷。


新潮能源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60.7亿元,同比增长26.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78亿元,同比增长79.37%;主营业务油气开采收入58.93亿元,占营收比例97.08%。


2018年,新潮能源向上海尊驾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尊驾)预付1.55亿元,上交所曾对该笔预付款项用途进行问询。新潮能源表示,预付款项用于购买贵州茅台飞天酒和五粮液生肖纪念酒,鉴于两款酒价格呈上涨趋势,预计2019年三季度提货销售。


相比油气开采,酒类业务收入、毛利率相差甚远。根据新潮能源2019年年报,酒类业务收入1.77亿元、毛利率12.23%,而油气开采毛利率达48.55%。


2019年,新潮能源销售费用一栏为空白,同样情况在2017年出现过,当时新潮能源解释为合并报表变化、开采的油气由当地购油商包销。那么,2019年新潮能源酒类业务同样有渠道包销吗?


财联社记者采访多位酒业人士了解到,一般而言,酒企会有10%-20%的市场支出费用,多的会达到35%,除非有特殊渠道,可能不会产生销售费用,也可能把销售相关费用计入其他科目,但如果公司没有合理解释,收入真实性就有待进一步调查核实。


2019年末,新潮能源存货1.7亿元,较上期末增长500.05%。新潮能源表示,存货增加和酒类业务库存有关。存货包含库存商品和周转材料两类,其中库存商品期末账面价值1.35亿元。酒类商品占库存商品的比例,新潮能源没有说明。


新潮能源究竟从上海尊驾买了多少酒呢?根据新潮能源2018年年报,公司向上海尊驾预付账款为1.55亿元,可是到了2019年,公司不但有酒类业务收入1.77亿元,还有库存商品1.35亿元。


2018年7月,财联社刊发报道《新潮能源被曝部分信披内容不属实 1.5亿资金流向迷雾重重》,彼时新潮能源中小股东调查发现,公司董事长刘珂和上海尊驾存在关联关系,刘珂和上海尊驾执行董事蔡世山有债务纠纷;中小股东怀疑,2018年新潮能源向上海尊驾预付的1.55亿元,实际上是刘珂为了解决个人债务问题,1.55亿元预付款最终留到了刘珂的个人腰包。不过,新潮能源否认中小股东调查情况及质疑,但中小股东随后公布新证据。


2019年公司有继续向上海尊驾或其他酒企购买并销售酒类吗?2019年公司酒类收入的客户都有哪些?公司酒类业务的销售模式是什么?为何没有产生销售费用?公司为何不采取措施降低酒类库存?


就2019年年报酒类业务上述问题,财联社记者向新潮能源信披邮箱发送采访函,并致电新潮能源证券部办公电话及董秘张宇手机号,截稿前未得到任何答复。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