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徐直军:华为要争取活到明年发财报

原作者: 曾宪天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近日,华为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年报显示华为2019年实现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为627亿元,同比增长22.4%,经营活动现金流为914亿元。


对比2018年,华为营收、净利同比增速均出现了一定程度放缓,销售收入、营业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三大数据指标过去5年的平均年复合增长率也同步下降。


具体到各个业务板块,华为消费者业务的营收为4673亿元,同比增长34%,增速较2018年有所放缓,但已支撑起华为营收的“半壁江山”,比重从2018年的45.1%增长至了2019年的54.4%。


2019年华为企业业务营收为897亿元,同比增速跌至个位数,为8.6%;运营商业务收入为2967亿元,摆脱2018年的负增长局面,同比增速为3.8%。


市场区域方面,华为2019年业务增长大部分来自于中国市场,同比增长了36.2%。而在中国之外的亚太地区、欧洲中东非洲、美洲等地区市场中,华为的业务收入增速均出现了较大程度的放缓,在部分地区市场中甚至出现了从原本高增长态势向下滑、萎缩状态转变的情况。


虽然2019年的业绩表现不如往年亮眼,但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依然给予了“整体经营稳健”的评价。他表示2019年华为经历了极为严苛的外部挑战,如今的财报数据表现基本符合预期。


“华为在2020年力争活下来,争取明年还能发布年报。”徐直军在财报发布会上坦言,2020年是华为最为艰难的一年,华为还将面临更大的困难和挑战,这也让求生存成为了华为未来发展的首要目标。


以生存为目标


“以生存为目标,意味着华为无法维持往年的业绩指标。”徐直军表示,美国“实体清单”的封锁和打压,对华为2019年的经营发展造成了较大影响。


以消费者业务为例,徐直军介绍称,受“实体清单”影响,华为手机终端无法使用GMS后,原本高速增长的海外手机销售态势戛然而止,海外手机销量迅速下滑,直至Q4才稍有回升,初步估计受影响损失的销售收入或达100亿美元。


在谈及2020年业绩展望的话题时,徐直军更是袒露了较为悲观的发展预测。他认为2019年5月前,“实体清单”还未发布,华为一直保持着良好的高速发展态势,“实体清单”只在2019年下半年对华为造成了影响。


而纵观2020年,华为全年都将处于“实体清单”的封锁打压下,业界也预测称华为应对外部压力的技术储备已于2019年悉数上场,换言之华为在应对外部持续性打压上,将会变得越来越捉襟见肘。


除此之外,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为华为的2020年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徐直军表示,在未来更长的周期中,持续的疫情增大了华为全球供应链能否稳定发展的不确定性。2020年将是全面检验华为积累的供应链体系能否连续性发挥作用的关键一年。


徐直军坦言,疫情可能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金融动荡,市场需求放缓等情况也会对华为在2020年的发展造成影响。


尽管如此,但在业界看来,华为的2020年也并非毫无希望。


“至少短期来看,华为倾向于国内市场的手机销售结构,有利于其抵御全球疫情的冲击。”3月31日,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情况下,倚重国内市场的现状也让华为形成了一定的对冲能力。


孙燕飚也表示,华为过硬的产品迭代能力提升了其手机产品的利润空间,而华为也将18%左右的利润空间让利给了渠道方,这样的让利比例远大于其他厂商。


这意味着2020年华为国内市场的渠道体系将得到进一步的稳固,这对其缓解海外市场的业绩影响无疑有着更为积极的作用。


对上述风险及难题的应对举措,徐直军也表示,将在国内全面推进“1+8+N”的全场景智慧终端和生态,同时对标苹果App Store,着力打造HMS生态以支撑手机终端的海外市场份额。


寻求原始创新


值得一提的是,在多重外部压力和自身业务发展的共同影响下,华为在研发策略上也做出了较大改变。


“华为将从基于客户需求的技术、工程、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创新1.0时代,迈向基于愿景驱动的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发明的创新2.0时代。”徐直军在财报发布会上介绍称,以往华为注重的是“1到N”的创新,2.0时代华为将更加聚焦于“0到1”的研发突破。


对于“创新2.0”,华为财报中也解释称,这是基于对未来智能社会的愿景假设,打破制约ICT发展的理论和基础技术瓶颈,是实现理论突破和技术发明的创新。简而言之,华为将从以往注重成熟技术的应用发展,转向更为前端的基础理论和科研创新层面。


“华为希望在‘0到1’的研究中持续找准未来的发展方向。”3月31日,上海交大行业研究院半导体行业研究团队负责人王金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为目前已经进入到了需要从原始创新中寻求突破动力的阶段。


不过王金桃也坦言,华为押注的创新方向有着巨大的难度壁垒和风险,毕竟从技术的诞生到最终被市场认可,成为成熟的落地应用,华为需要面对漫长的回报周期以及存在于多个环节的潜在失败风险。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为降低风险,攻克壁垒,华为在技术研发尤其是研发人才方面不断加大投入。


据财报显示,华为现有约15000人从事基础研究,其中包括700多位数学博士、200多位物理和化学博士、5000多位工学博士。同时,华为也与全球300多所高校、900多家研究机构和公司达成了合作,整合利用全球科研创新资源服务于基础创新研究。


截至2019年底,华为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9.6万名,约占公司总人数的49%。研发费用达1317亿元,占全年销售收入15.3%。相较于2018年而言,华为各项研发投入和人员数量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