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贺晓曦:做产业公司 需要不断地用好的产品与市场接触

原作者: 陆鹏鹏 |原发: 蓝鲸传媒

放大 缩小

问:笑果文化目前是否还是太依赖李诞了?


答:“还行,我已经很努力做到靠不住了。”


李诞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说道。


随着第五期节目的上线,笑果文化在腾讯视频推出的喜剧综艺《笑场》即将收官。


作为脱口秀节目形式的又一次尝试,《笑场》与此前的《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有什么不同?疫情的突袭给喜剧产业带来哪些影响?在此之后,笑果文化会进行怎样的创新型业务探索?


对此,蓝鲸财经与笑果文化CEO贺晓曦、COO李诞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


《笑场》收官在即


线下演出视频化是一次好的尝试吗?


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近5年来已连续推出多档脱口秀节目,在这其中《吐槽大会》系列、《脱口秀大会》系列更是成为喜剧类综艺节目中的王牌IP,凭借犀利的语言和独特的节目形式,两者在国内掀起一波脱口秀文化热潮。


然而作为一家内容驱动的喜剧产业公司,笑果文化目前仍在探索更多喜剧产品形态新的可能性,《笑场》便是其中之一。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从节目的名字来看,《笑场》与李诞2016年出版的首本个人自选故事集《笑场》同名,上述句子也同时被收录在书中,但当被问到新节目取名有何寓意时,李诞戏称:“没啥寓意,就挺合适,大家想来想去也想了一堆,还是觉得我会起名字。”


自2月26日《笑场》在腾讯视频首播第一期至今,已过去一个月。脱口秀专场嘉宾从呼兰、程璐、思文、到张博洋,已经连续推出五期,并且即将迎来收官。从节目形式来看,《笑场》每期30多分钟,一期一个脱口秀嘉宾专场,没有竞争,没有比赛,单纯是个人小专场。


李诞称:“《笑场》也谈不上太多形式,其实公司大部分人都想做没什么形式的脱口秀。但是,对吧。”


但在笑果的掌门人看来,《笑场》的上线,是中国喜剧视频市场发展过程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贺晓曦对记者表示,《笑场》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STAND-UP COMEDY SPECIAL 喜剧脱口秀专场节目,与以往的脱口秀综艺节目不同,它呈现了一场完整的演出,扩充了国内视频市场的品类。


对方举例称,《吐槽大会》像灌篮集锦,你很容易欣赏它;《脱口秀大会》有点像赛事集锦,剪辑一场比赛的精彩片段,你会发现除了灌篮还有绝杀、投篮、运球;专场更像是一场真正的比赛,而看比赛全场的人一定是最少的。


线下演出视频化对笑果文化而言无异于一次新的尝试,以目前中国脱口秀行业的普及度而言,观众对这种类型节目仍存在接受度不足的问题。记者查询数据发现,五期节目腾讯视频播放量约在6000万左右,豆瓣评分6.8,从流量和评分来看中规中矩。


但在贺晓曦看来,不同类型的节目都有固定受众群。做产业公司,需要不断地用好的产品与市场接触。市场是需要互动和培育的,如果你不去做,它永远不会成熟。


线下演出遭疫情突袭


笑果文化加速直播布局


对于笑果文化而言,线上拓宽内容赛道只是一方面,线下演出领域也是近年来重点布局的业务。只不过疫情的突袭暂停了原本的计划进程。


根据中国演出协会最新消息,今年3月份,全国20余省市,近8000场次演出(包含剧场和大型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线下演出停摆下,3月份直接票房损失超过10亿元。2020年一季度,总计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在这一情势下,笑果文化的喜剧演出也同样受到影响。目前线下的商演都处于暂停阶段,《李诞和他的朋友们全球巡演》在日本、加拿大、美国、澳洲、新西兰站的全球巡演也相继延期。


贺晓曦对记者表示,海外演出在收入上的损失并不大,但像我们原定今年在墨尔本喜剧节上的表演有着将中国喜剧推向海外的里程碑意义,这是第一次在国际喜剧节里有了华语板块,原本可以将中国年轻人的喜剧形式与全世界的喜剧爱好者一起分享,现在只能延迟,这是非常遗憾的。


不可否认的是,线下演出业务受到一定影响,但另一方面,疫情的到来也加速了笑果在线直播领域的业务布局。


连麦撞脸giao哥引热议


李诞:做主播难,但有意思


疫情期间李诞入驻快手,开启了《诞愿人长久》系列4期节目,在线与giao哥、朱一旦等多位快手网红“云串门”,通过实时直播、连麦为观众呈现出一场“云端聚会”。


数据显示,《诞愿人长久》前两期累计观看人数超过1000w,直播互动的玩法受到了观众的热议。首期直播中,李诞撞脸Giao哥的微博话题阅读量高达2223万,并在多平台引发热议。第二期直播中,陈小春惊现李诞直播间,并一度登上礼物榜前列。随后,#陈小春给李诞刷礼物#这一话题便在各大社交媒体广泛传播。


除了快手外,笑果文化在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上推出《喜剧周末Online》,团队派出了李诞、王建国、程璐等三十多组艺人参与此次线上直播。主题分享、脱口秀表演、游戏互动、魔术表演等多种节目形式轮番上演,被网友戏称为笑果团队的“云团建”。


事实上对脱口秀演员而言,转型主播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被问到做直播和平时做综艺有什么不同感受时,李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快手直播已经形成自己的语态,快手的主播和观众有默契,有固定的播法,比如点关注,甩人等等。难点就是我并不会使用那种语态,也不想,带不起那样的激情,先天激情不够。所以在快手直播要先适应人家的语态,再慢慢想办法用我自己的语态。


“其实干啥都这样,难但是有意思。”


李诞认为,喜剧类内容还是适合线上直播模式的,具体到我们的话,必须使用并坚持自己的语态,找到我们的观众,不要慌,慢慢来。


据不完全统计,笑果文化旗下脱口秀演员3月已开启了超过30场线上直播。笑果透露,流量方面头部卡司的直播流量比较大,例如李诞、呼兰就有几十万人观看,其他一些演员会相对少一点,维持在几千几万的量级。


贺晓曦表示,如今的笑果文化正在不断输出高水平的脱口秀演员,过去我们需要更多李诞,但现在想创造更多的卡姆。


疫情特殊时期,线下剧场的停摆并未降低观众对喜剧的需求,“云喜剧”的诞生也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人们的娱乐消费内容,缓解了宅家期间观众的焦虑与压力。


做直播不是为了“救命”


线下还有更多可能性


疫情期间影视、旅游、餐饮等各大行业着手变法自救,但在贺晓曦看来,不能用自救来形容喜剧行业疫情下的线上直播。


他认为,做直播不是为了“救命”,也不是完全为了营收,只是一种开拓型的业务。从某种程度来说,疫情只是加速和推动了笑果文化在直播上的布局,不至于对公司的经济或整个体系造成伤害。


当被问到直播业务的营收来源时,贺晓曦称:“目前在直播方面还是一个to B的模式,短视频平台会和我们合作采买内容,未来还会有广告植入等变现方法。C端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在C端的开发上,公司会开拓内容付费、增值服务等更多营收模式。至于打赏目前不是我们的主要盈利模式,但也是我们研究的下一个课题方向。”


除了线上综艺,笑果文化还发展了艺人经纪、线下演出、大型生活节、线下消费场景经营、整合营销、艺人经济等多元业务体系。


虽然疫情给线下演出造成了影响,但在笑果文化也没有停止在这一领域的创新,今年6月笑果文化在上海新天地会开设旗舰店,尝试更多线下喜剧新玩法。事实上去年开始就尝试了很多线下的新喜剧形式,例如《车间访谈》、Roast Battle、互动秀等等。


贺晓曦认为,线下是这个行业的本源。我们希望通过《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笑场》,让大家接受脱口秀这种形式,将这种形式带入到更多消费场景里。视频产品能够尽可能弥补现场感的缺失,但对于脱口秀而言,最好的消费场景仍然是线下,那里有最舒服的消费体验,消费的是脱口秀产品的内核。


李诞也说过,线下更有意思。


喜剧内容陷入“审美疲劳”?


李诞:观众还是很仁慈


作为一家内容生产公司,笑果文化常常面对的诘问大多来自于“创新力”,“笑果怎样保证内容的持续输出能力”,“《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不好看了怎么办”,“你们担心没有爆款内容吗”等问题。


据官方数据显示,《吐槽大会》从第一季到第四季播在腾讯视频的放量分别为14亿、17.5亿、22亿、21亿,四季累计播放量超过74亿。然而在高播放量的背后,节目评分却在逐季下滑,四季分别为7.6、6.9、6.3、6.2分。


人气下滑和观众的审美疲劳是综艺N代老生常谈的问题,《吐槽大会》似乎也没能逃过这一定律。


面对外界的质疑贺晓曦对蓝鲸记者表示,单单用豆瓣评分去得到观众审美疲劳这个结论不够完全准确。虽然目前没有很好的办法去解决单个节目评分降低的问题,但我们可以通过构建一个完整的喜剧产品矩阵,连通线上综艺节目和线下剧场演出的商业闭环,来解决审美疲劳的问题。


“当看完线上节目上后再回到线下体验,可以最大程度的帮助观众理解和享受喜剧者这种文化产品。此外,评分的不同也在客观上承认了线上节目并非喜剧最好的消费场景,观众需要在更多的场景中才能得到更好的消费体验。”


另一方面,李诞对记者表示,我觉得并不是审美疲劳的原因,就是我们做得不够好,你说漫威电影疲劳不疲劳,太疲劳了,我现在看着人飞来飞去子弹打不着就困,但看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离那个绝对高点还很远很远很远,无论是观众的数量,还是我们自己的质量。我们离成为一个让人一提就觉得有点骄傲,就那种我喜欢看漫威的东西我也是个不错的人,那种感觉,还得努力两百多年吧。所有问题都是因为不够好,分析都是多余的,继续努力就好了。


李诞最后称:“但是哈,我觉得6.2挺高的了,我自己打分是5,观众还是很仁慈的。”


虽然以脱口秀起家,但是如今的李诞早已超越“脱口秀演员”的身份,现在的李诞是一个全能艺人。他熟悉各种综艺节目的套路,并擅于在这些节目上给出恰当又讨喜的展示。比如在《做家务的男人》他可以自然地调侃朱丹,在《奇葩说》他也能上场辩论碾压罗振宇。


正如他在《十三邀》中表达的那样:“我的戏谑有时候是自我保护。”


据说笑果文化内部流传着一个说法,李诞只要好好活着就是kpi。然而对于太过于依赖李诞这一说法,其本人却表示:“还行,我已经很努力做到靠不住了。”


线上节目+线下演出+整合营销


笑果布局喜剧全产业链


作为一家涉及脱口秀全行业、全产业链的公司,目前笑果文化的收益来源于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线上节目的收益分成以及广告收入分成;第二部分是线下演出等产品的娱乐消费;第三部分是整合营销,这一部分包含了广告制作、全案代理等业务。


贺晓曦表示,目前营销业务上公司与Nike、Beats、滴滴、Vivo、欧莱雅、肯德基、宝马、高露洁、飞书、企业微信等企业均有合作。通过这种轻松的喜剧形态,可以更好的完成品牌和年轻人之间的沟通。


或许在美国脱口秀已经成为很成熟的行业,但在中国脱口秀依然只是大众诸多内容消费的一种,甚至是相对小众的一种。


贺晓曦也表示,如果要从市场规模、体量以及人们的消费习惯这几个维度来说,中国的喜剧脱口秀目前还处于起步的过程中。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笑果文化通过打造不同平台不同形式的年轻态喜剧产品,为脱口秀演员的培育成长以及喜剧产业的商业变现,勾勒出一条清晰的路径。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